遇上地震之神山惊世震怒(下篇):结合微力量

150809D01_C897-5

尼泊尔大地震后,当地导游感激又诚恳的说:“谢谢你们的善心捐款,但捐款不是真正长远解救我们的办法,你们来旅游,才是真正能帮到我们。”

沙巴神山地震后,琦哥对他说:“您不要哭泣,我会再来看您!”

再去爬神山,就是帮到山导、挑夫;再去加德满都,也是帮助他们!

又遇上地震惊惶恐了!

4月25日在尼泊尔大地震中逃过死劫后,生性豁达的琦哥命大不畏,6月3日三上东南亚第3高峰沙巴神山,竟再遇到地震!当时他拿正起相机拍对面的腥腥脸峰(4090公尺),猛然感觉山体似乎有点震动,就那么一杀那不及一秒钟。紧接着是3声“KONG!

KONG!KONG!”闷响。他第一个念头闪过“不会吧?又遇上地震?”接着,只见“猩猩脸”的一部分石头崩溃泻落……三上神山,这次最悲伤!

星期天捷兔会”会员“琦哥”薜玉琦第1次上沙巴神山,是在2009年开始爱上爬山的半年后,想试试自己的能耐。

2010年再上这座俗称“中国寡妇山”的神山,是要自我检视有没有进步。果然走得比较轻松,也有机会好好地领略神山的美,“真雄伟,四周风景又美。”他慢慢地爱上神山了。

4月25日在尼泊尔大地震中逃过死劫后,生性豁达的琦哥,6月3日三上这座东南亚第3高峰。

150809D02_C1211-5a

晨曦下,金黄色的罗氏峰雄哉伟哉,人也渺小。

摸黑登顶沿途赏景

4日上午8时,一行22人从默西劳(Mesilau)登山,几经辛苦到达拉邦拉达宿舍(3272公尺)留宿,5日凌晨2时30分就摸黑出发登顶。从登山口到顶峰路程是8.72公里。

来到8公里处,太阳出来了。琦哥来到罗氏峰山脚(8.5公里处)时,脚程快的队友已赶着下山了。他可不怕慢,还悠闲地在路程牌拍照,好好欣赏神山上独有的日出美景、多拍些好照片。

终于登顶了———清晨7时。琦哥写意地在神山最高峰———罗氏峰(Low’sPeak)的4095.2公尺顶峰摄下神采飞扬的经典纪念照,然后才心满意足地下山。

临走前,还替3名年轻的登山男女抓相机。

下到大约50公尺,他拿起相机拍对面的腥腥脸峰(St.John Peak,又名Monkey Face Peak,4090公尺),猛然感觉山体似乎有点震动,就那么一杀那不及一秒钟。紧接着是3声“KONG!KONG!KONG!”闷响。

他第一念头闪过:“不会吧!又遇上地震?!”

150809D02_C1820-5

尼泊尔地震

记录石头泻落一刻

接着,他看到“猩猩脸”的一部分石头崩溃泻落。他淡定地按快门。相机记录着清晨7时13分。

这时耳际响听到山导高喊“Turun!Turun!Cari puncak ada orang lagikah?”琦哥拔腿就跑,但山路崎岖不平,快不了。奔跑中,阵阵石尘扑面来。

逃走途中,他看到腥腥脸背后的其他山峰也纷纷倒下。他过后看自己拍的照片,那驴子峰的双耳有一只被震断半截,断耳就掉在峰下。

靠WhatsApp 对外联系

7时30分,逃到7.5公里处地势较平坦的高原,登山客已聚集一起,估计有百多人。大家惊惶万状,场面混乱,琦哥头脑一片空白。有人说,下山的路行不通,Sayat Sayat检查站(3668公尺处)下面的攀岩绳已经断了。他们无法可施,只能坐着等。

7时48分,琦哥发手机短讯给留守家中的太太郭宝珠报平安:“我们在神山顶又遇上地震,暂时不能下山,有余震。”

接着,他的小儿子回复说:“沙巴兰脑(神山山脚下的小镇)今早7时15分发生6.0级地震。”琦哥早前还以为又是受印尼或菲律宾发生的地震波及,怎知竟是沙巴本土发生这么大的地震。

有人说9时会有直升机来救援,可过了9时30分还不见踪影。

11时30分,大女儿报讯说:“英文《星报》报导会有直升机来救援,你再忍耐一下。”

饥饿交集等救援

琦哥又晒又渴又肚饿,天空中没有飞机,云雾却快来了。他一直听到直升机的声音,但左盼右等,直升机仍无踪影。

饥肠辘辘,随身携带的1小瓶(500毫米)水已喝剩半瓶,前途未卜,他担心没水,只好省省喝。这瓶水本来刚好够喝,怎知人算不如天算,竟遇上这意外灾难。

在神山上,012,016,017手机全不管,只019收讯最强。大家就全靠琦哥用WhatsApp对外联系。

为了避免宝贵而有限的手机电池耗尽,他一直关机;下午3时,救援人依然不来,空等的登山客缺水缺粮又晒又冷,骂声四起。

家人一直是琦哥的精神支柱,不断地隔空为他打气。“等待是一种考验,不要生气,保留力气才是最重要!”太太在3时40分这样鼓励他。

当时天气不算冷,但山雾一来就撒落寒意。

漫漫等待无尽头,下午4时,依然一点消息也没有,每个人都茫茫然,不知如何是好。遇到如此,唯有随遇而安。

大部分落难的登山客都是第一次上神山,适应不了神山的夜寒雾冷,不少人体温过低,加上神山震震不休震惊人,他们心中的惶恐焦虑绝非他人所能想像。

150809D02_C1239-5

耐心等待救援。

山导指挥慢慢下山

4时10分,山导召集排队、点名。不能再等了,山导决定自行设法带大伙走出险境。登山经验告诉他“要听从山导的话”。“走山人永远要服从山导,他比我们熟悉山路和情况,千万不可自作主张。”

32名山导指挥下,137名登山客慢慢下山。

4时13分,琦哥传讯说:“没电了。”直到下午5时,才远远地看到直升机姗姗到来,远远地丢东西。可他们捡不到。

经过Sayat Sayat检查站,山导拿了引导绳下山去绑着被石头砸断的绳子,让众人拉着下山……。

走到一半时,就在7公里下至6公里的路段,山路上的梯级、绳子都被砸坏,乱石挡路,行不得也。

这是神山上最陡直的路段之一,大地震造成的最严重山崩灾区,就在这儿。

此路不通,热心灵巧的山导在这关键时刻发挥了非常专业的精神。他们想方设法,一些在上、另一些在下,上下出力拉绳,让登山客们拉着安全下山。

心惊胆跳走碎石

乱草混杂的碎石泥上一片狼籍,登山客们小心翼翼避过锋利的碎石边缘,心惊胆跳之余,也倍觉伤感,心里特别难过。

回到半山的休息站拉邦拉达宿舍,山导热情地递上水和干粮、指路,也大派定心丸:“下面没事了,小心走下去就安全了。”真是救命大恩人!

到拉邦拉达休息处,天色已暗,宿舍电流中断,琦哥等靠登山头灯照明,收拾行李,带着食物和水连夜兼程下山,慌不择路,有路就走。

下到Layang-Layang三岔口,又有人递水过来。下山的路就得靠登山客自己走了,所幸大家平时走惯雨林山路,全部一起跟着大队走。前后徒步4、5小时,抵达神山脚的登山口登坡汉(Timpohon)时,已是凌晨1时左右。

琦哥与队友乘车回亚庇市区,冲好凉后,各自赶着去会周公。自登神山开始,他们已经2天没睡了。

150809D02_C1210-5

琦哥出发前在默西劳登山口留影。

 

猩猩脸土动山崩

神山大地震时,“星期天捷兔”薛玉琦兀自好整以暇地大显摄影身手。正因他的慢,当神山怒震时,身在山上的他既逃过一场“雨石”劫,也恰因正在拍摄对面的猩猩峰(St. John’s Peak,4090公尺),让人在险境的他目睹了“猩猩”脸上石头崩裂的惊心动魄一幕,并摄下惊世镜头。

150809D04_C1291-5

 

后记

三上神山这次最悲

第二天阅报,神山5.9级的地震接近“强级”(外国列为里氏6级强震),是沙巴、乃至马来西亚有史以来最强级的大地震!“风下之乡”本土发生大地震夺走18人命,全国惊讶,无一不震惊。而琦哥性命两次都蒙天特别眷顾得以保全,鬼门关前兜了圈。

在为自己命大庆幸之余,他也悲天悯人地要竭尽所能,为面目已非的尼泊尔和神山奉献个人微薄有限、但真心的力量。他呼吁,再到当地旅游,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

(稿费捐南洋基金)

 

报导: 谢春澜 / 摄影: 薛玉琦(琦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