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最古老乐种
粤籍三姐弟勤学福建南音

广东籍贯的李氏三姐弟目前可是雪隆同安会馆南音组的台柱之一,左起邱宝华、张启智、李佩琪、李佩恩及李俊杰。

广东籍贯的李氏三姐弟目前可是雪隆同安会馆南音组的台柱之一,左起邱宝华、张启智、李佩琪、李佩恩及李俊杰。

(巴生8日讯)被联合国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福建南音在现实中知音难寻,雪隆同安会馆为保留传承这项中国现存最古老的乐种,撇开门户籍贯之见,广招新血,并全力栽培广东籍贯的三姐弟更成为南音团台柱之一。

全国仅两团南音组

据了解,目前全国较活跃的南音组仅剩下两团,即雪隆同安会馆外及瓜雪暨沙白县福建会馆南音乐团,组员也都以长者为主。

对新时代人而言,南音是曲高和寡的乐种,学南音的年轻人更是买少见少,因此年龄分别为15、17及18岁的李氏姐弟算是异数,广东人学福建南音更是难能可贵。

雪隆同安会馆南音组主任张启智接受《南洋商报》记者访问时坦言,随着岁月的洗礼,我国南音的传承确实已后继无力,招募新人的反应大不如前,情况如此下去,难保有朝一日,我国的南音将失传。

他表示,巴生最早的南音组织可追溯到1955年的马来西亚黄梨制造有限公司南音部,当时的团员多是福建同安、厦门、金门及永春人。其父亲张鸿墙当年也是黄梨厂南音部团员之一。

巴生同安会馆南音组便是由黄梨厂工人筹组,后于2005年因反应欠佳而停办,至2009年复办,也是目前巴生所过仅存的南音团。

张启智:学南音不局限福建人

张启智认为,推广南音不应局限在福建人,任何对传统音律有兴趣者,尤其是年轻人皆可参与。

“与中国与海外国家和地区相比,我国的南音风气开始走下坡,过去的南音团经常受邀到婚丧礼演出,颇为活跃;反而今日多属业余性质,偶有在会庆上演出。”

他表示,尤其是城市化的地区,课业的压力已填满学生的时间,学习南音的学生更少,甚至无人问津,后继无人。

“目前南音组组员都是中老年人士,本组除了三姐弟,年轻的学员非常少,我们需要更多的新血,否则必将出现断层,甚至在我们这代之后便失传。”

瓜雪暨沙白县福建会馆南音乐团在雪隆颜氏会会庆上演出,张启智(右)当晚客串吹洞箫。

瓜雪暨沙白县福建会馆南音乐团在雪隆颜氏会会庆上演出,张启智(右)当晚客串吹洞箫。

常随团到外国观摩演出

大姐李佩琪(18岁)、二姐佩恩,以及弟弟俊杰(15岁)祖籍广东,但在好奇心驱使下,爱上了福建南音。

先是弟弟俊杰在六年级时,突然有一天发现雪隆同安会馆楼上每周五有南音班,踏上门一探究竟后,三姐弟便被传统的乐器所吸引。

如今,大姐学琵琶、二姐学三弦,弟弟则擅长与二弦,经常随会馆出国与其他国家南音团交流观摩演出,包括到中国、台湾、菲律宾、新加坡及印尼等。

曲风哀怨 方言古语演唱

南音采用传统《工尺谱》演绎,主要是抒发情爱,曲风带哀怨,以方言古语演唱,委婉深情。

张启智表示,南音主要有5种演奏乐器,即拍板、二弦、三弦、琵琶及洞箫,曲目则以《梁祝》、《孟姜女》及《陈三五娘》等主题为多,因此曲调优美,节奏徐缓,古朴幽雅。

先贤抒发乡情自娱

“据父辈告知,早年南来的乡亲一般都居住估俚间,平时并无太多的娱乐,便以传统南音抒发思乡情怀,自娱娱人。”

他指南音讲究曲、指、谱,其中以演奏洞箫难度最高,因为必须记谱、运气及指法同时进行。身为导师更必须精通各样乐器,才能让传统南音完整相承下去。

“若要掌握好南音的乐器,学员起码要练习两三年。”

有兴趣参与该会馆南音组活动的人士,可直接联络张启智016-254 2335或会馆秘书处03-3341 3564。

张启智向记者展示演绎南音的五种乐器。

张启智向记者展示演绎南音的五种乐器。

书到用时:

列非物质文化遗产

南音也称“弦管”、“泉州南音”,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乐种之一,被联合国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两汉、晋、唐、两宋等朝代中原移民把音乐文化带入以泉州为中心的闽南地区,并与当地民间音乐融合,形成具有中原古乐依云的文化表现形式,即南音。

泉州南音演奏演唱形式为右琵琶、三弦;左洞箫、二弦,执拍板者居中而歌。这与汉代“丝竹更相和,执节者歌”的相和歌表现形式一脉相承。其工尺谱记法自成体系,是古代音乐机械形制的遗存。

南音以标准泉州方言古语演唱,读音保留了中原古汉语音韵。演唱时讲究咬字吐词,归韵收音。南曲曲调优美,节奏徐缓,古朴幽雅,委婉深情。

 

 

 

 

报道/摄影:陈钊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