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走廊:《亲爱的》 真实与虚构的界线·郑国豪

150809D18_C1689-5

许多电影改编自真人真事,故事情节反而更打动人心的。真实,成为了打动人心的催化剂。就好像某些有着曲折离奇剧情的纪录片,让人觉得“比剧情片还好看”,而改变自真人真事的剧情片,再经历了艺术加工后更容易阅读,反而让观众觉得“比纪录片还趋近真实,也更能打动人心”。

2014年陈可辛导演的《亲爱的》就是这样的作品。

《亲爱的》讲述一个儿童被拐带复被寻获的故事。

在影片的前半段,田文军夫妇丢失了他们的儿子田鹏。

经过3年的寻找,他们终于在人口贩子家中找回儿子。

此时人口贩子已去世,但这时的田鹏已经变成杨吉刚,并且只认人口贩子的妻子李红琴为母亲……影片的前半部类似一般的通俗剧,看着田文军夫妇如何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看一群失去孩子的父母如何组成互助会彼此鼓励,看田文军如何跑遍大江南北来寻子……但影片精彩的却是找到孩子之后的剧情发展。

加害者也是受害者

原本的田鹏变成了杨吉刚,只认得李红琴为母亲。

此时影片的观点转向从李红琴的角度切入,观众才发现这个加害者其实是另一个层次的受害者———小孩不是她拐带的,她也确实将丈夫拐带来的小孩视如己出。将孩子从李红琴身边带走,不正是再一次将孩子从母亲手中抢走?生养的母亲和扶育的母亲,哪个才是真的母亲?

而李红琴的另一个女儿也被公安当局怀疑是遭拐儿童而被带走,李红琴为了证明女儿是弃婴而非被拐来的孩子,开始踏上都市寻求法律援助,面对了人情冷暖和重重考验。原先以为的加害人李红琴,至此却彻底以受害人的姿态出现在观众面前。

这故事的原型是2008年,中国中央电视台报道的一则打拐新闻,这段曲折心酸的故事被央视拍成了纪录片,最后被导演陈可辛改变成《亲爱的》。在《亲爱的》影片的结尾处,故事原型人物的真实影像出现在大银幕上,并且与扮演他们的演员一起见面、一起出现在银幕上,此时影片仿佛游走在剧情与纪实边缘,已经难以分清打动观众的是这荒诞的剧情,还是来自真实人物的情感。

矛盾、荒谬,这曲折离奇的故事却是真实发生的事件。只能令人感叹;真实世界发生的故事往往比杜撰的故事更富戏剧性。

郑国豪(影像工作者)书写电影镜头

文:郑国豪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