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活得无愧,死亦无憾·黄浩宁

_@Archive_045btela14

陈顺福校长(本报档案照)

陈顺福校长走了,他走得很仓促、很突然。在他去世的前几天,曾经托同事转告我说想见见父亲,和他谈一些事情。不料父亲刚好也是为了处理一些事情而到了外坡,因此没能及早和陈校长会面。到父亲赶回吉隆坡,准备和陈校长见面时,听到的却是陈校长离世的噩耗。

我和父亲在7月初还跟一些老师职员陪陈校长吃过饭,犹记得当时陈校长气色不错,走动也比平时灵活,他让父亲坐在旁边,谈一些他们两人之间的话。有谁会想到,这居然是陈校长和父亲“最后的午餐”。天意弄人,在这生离死别的关键时刻居然要在他们两人之间拉开如此遥远的距离,让逝者生人都不免抱憾。一死一生,乃知无常在呼吸间;一聚一散,方觉别离之恨意长。

教师节前夕离世

陈校长在隆中华庆祝教师节的前一天遽离人寰,使得后一天的教师节庆典弥漫着伤感的气氛。当光前堂播放斯人旧照,隆中华现任校长谢上才谈及此事的时候,有些老师难掩内心的悲哀,流下了眼泪。那一刻,我也感到很难过。

我感到难过,不仅仅是因为一个创校伟人从此星沉天际,更为重要的,是陈校长到底要和父亲谈些什么事情,我们永远无从得知了。陈校长和父亲,都是饱经风霜、有着丰富社会经验和人生阅历的长者。他们之间的谈话,哪怕只是简短的几句话,相信都会具有哲理和深度。

在今天这样一个喧嚣浮躁的社会,到处充斥着虚妄浅薄、哗众取宠的言论,要听到几句睿智和有意义的“醒世名言”,并不容易。我冒昧地想,如果父亲能及时见到陈校长最后一面,说上最后几句话,这番对话一定包含两位长者深刻的人生体悟,流露出他们独特的处世智慧和思想情感,给予后辈教益和启发。然而,这已是不能重来的如果了。

似蚕苦吐丝

生命的序曲是几声哭泣,终结往往只有一声叹息。我们既无法决定生命的起点,更不能预知生命的终点。就这么来了,也就那样去了,人的一生似乎只是被动的进行式,这或许是人类最大的无奈。父亲获悉陈校长离世的消息后,在纸笺上留下几句话:“三十六年风雨路,顺福似蚕苦吐丝。春蚕到死丝不尽,留赠学子御风寒”。

在父亲看来,陈校长为隆中华做出的巨大贡献,已经在某种程度上突破生命的被动规律,让他的生命质量得到了升华。父亲与陈校长相识多年,今年还与陈校长见过好几次面,谈了不少的话,加之双方都是坦率之人,有话向来直说,不会拐弯抹角又憋又藏。既然是真诚的谈话,有几次也已经足够。愿陈校长安息,愿生生不息的中华儿女吐万丈光芒!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