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主过了头

台湾一群学生因不满教育部“课纲微调”,翻墙闯入教育部,强占部长室。警方逮捕24名学生,其中11人未成年。

当年,台湾小龙腾跃,人人把能量交集在发展台湾、经营台湾。白手起家,建立塑胶王国的王永庆被奉为“经营之神”、国家的瑰宝、企业的榜样、青年的楷模。那年,社会和谐,勤奋上进。

煽动学霸上前线

曾几何时,台湾大拐弯,选举成为主轴,政治斗争成为焦点;人人谈民主,谈自由,谈人权;认为“只要我欢喜,为什么不可以”。

台湾议会成为“过头民主”的大戏坊。在野的像在朝,在朝的像在野。在野一见在朝的提案就反对,积非成是;在朝的则自同寒蝉,唯唯诺诺。最恶劣的是把学业和历练单薄的年轻学生推上前线,以“学霸”架势占领公家机关,说是“公民不服从”,要主管听令。

在政客、传媒和台湾特产的名嘴簇拥下,“学霸”被组成悲情特工队、选举的工具。这些青年神气十足,自以为是。第一炮由先前的太阳花大学生高举“反服贸”大旗,占领立法院,宣称代表民意,要政府听示。结果学生如愿以偿,背后的黑手大丰收。

这回依样画葫芦,“反课纲”换成比大学生更“神”的中学生。一名一脸稚气、“嘴炮”犀利的学生在其父到教育部劝他回家时,呛声老爸:”我在为台湾未来努力,你做了什么贡献?离我远一点!”然后把父亲的头夹在腋下。照片疯传,全台动容。接着一名学生说是不满课纲微调,自杀身亡,把台湾的情绪再引爆。

“课纲”全名“课程纲要”。1997年李登辉强行推出“认识台湾”教科书,迈出台独教育的第一步。李登辉和陈水扁时代,中学课纲向“反中”和“媚日”看齐,一直沿用至今。马英九执政后期,准备微幅修正,即所谓“微调”。

一知半解的童工

此次引发争议的课纲中,最引人瞩目的是把和彻底切割中国和“媚日”的字眼调整。例如“郑氏统治”改“明郑统治”;“清代治台政策”改“清廷治台政策”。“接受台湾”改“光复台湾”。“慰安妇”改“妇女被强迫做慰安妇”等等。“反课纲”者认为,新课纲将台湾列人中国史脉络,强调大汉沙文主义,把慰安认为是强迫之类,不符合台湾的价值观。

政客为了本身的利益涂改史实,玩弄文字;意犹未尽,再把稚气,对历史一知半解,或根本没看过几页史书,连文字运用都有困难的学生推上火线,其心非善。场景则有如农场雇用童工,廉价收割。

中国情结过去式

“反服贸”和“反课纲”说穿了,是台湾独立运动的一个环节。鼓吹台独者认为台湾脱离中国并不是什么平地起风波的事,苏格兰要挣脱英国,巴塞罗那要脱离西班牙,还不是全民投票就成!况且台湾有近邻日本投靠,有美国的“台湾关系法”安保。更有人相信预言,认为中共独立难支大厦,崩裂是迟早中事。再加以两蒋时代,国民教育把中共描绘为势不两立的“共匪”,李扁主政时又加插“去中国化”的课程;因此,台湾人有一大部分人没有中国情结,尤其是年轻的一辈。

即使是国民党,表面上虽不主张“去中国化”,但许多人骨子里头认为台湾独立才算尊严。两党对强大的大陆恐惧大于信任,不敢正面和大陆政治交锋;选举时则尽情炒作,反中的无所不用其极,亲中的嗫嗫诺喏。

歪理泛滥真理埋没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在日本称:“钓鱼台是日本的,台湾很感谢被日本统治”。李比日相安倍更日本、更“气派”;作为领导台湾的一分子,他肆无忌惮的参拜靖国神社,公然把钓鱼台认给日本。台湾的“嘴炮”不但没以“卖台”制裁李登辉;反而在他下台后,给他每年32万美元的礼遇。

狂妄的李登辉和学生的霸气,一再显示了台湾的政治景观:歪理泛滥,真理埋没。“只要我喜欢,为什么不可以”,毫无规范的哲学笼罩全台!

台湾,天天在沸腾;台湾,你走得出来吗?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 http://www.worldstt.com

蔡元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