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母至孝 自通琴画
蔡松火犹如大侠叱咤一生

世杰名人榜:蔡松火

150807Wxx_C2186-0

常听说人的一生就犹如一本书,当然,有的很精彩,有的却平凡。若以书来描述蔡松火的一生,我想武侠小说最为贴切。

他出身贫寒、努力打拼,经历内乱与战争,逃过鬼门关,走过生死;虽在商场展现锋芒,却不失风雅,琴棋书画无师自通;侍母至孝,铸铜像、设教育基金纪念母亲。

现在的他,年届86,身体依然硬朗,犹如武侠小说中的大侠,退隐江湖,闲时抚琴、挥毫,自得其乐,周游列国,逍遥自在,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蔡松火(亚枝),1929年出生于晋江紫帽塘头村,一个中国大陆的小村落,在一个贫苦的家庭长大。

他在9岁时,父亲去世,12岁读到小学四年级就辍学,长期上山砍材、捡猪粪,向农民换蕃薯充饥度日,与母亲相依为命,忍饥挨饿过着苦日子。

如今,蔡松火已贵为世界晋江同乡总会名誉会长,但回想当年,依然感慨:“我家无田无地,难得吃上一顿饭,终年以蕃薯及蕃薯叶充饥。当年家里穷到只有一掌米时,妈妈煮了很稀的粥,自己喝粥水,剩下一小撮米饭就给我吃。母亲说我正值成长时期,家里没得进补,若我不吃,她会流泪,每次我都含泪把粥吞下肚,每次想起她,我心都揪着。”

避内战离乡背井
只身下南洋打拼

1941年,日本南侵,哥哥们的侨汇寄不回来,12岁的他只得辍学,和母亲在穷困饥饿中挣扎求存。

1948年,抗日战争结束后,发生国共内战,国民党开始征兵,除单丁独子免役,兄弟规定三个抽两个,两个抽一个。家中的三个哥哥都出洋去了,留在家中的蔡松火自然是首当其冲。

眼看着村里的同龄人都纷纷逃往东南亚各地,蔡松火也萌起“出洋”的念头,希望借此改变贫穷的命运。于是,蔡松火在20岁那年被迫离乡背井,远来马来亚。

蔡松火在家乡所建的“望子楼”。

蔡松火在家乡所建的“望子楼”。

与母哭别订下3年约

临走时,已年近六十的母亲朱幼娟满怀的心疼和不舍,离别前,母子相拥而哭,约定3年后回家。

“妈,如果我不去南洋,留在家里被抓了当壮丁,那可是九死一生,连回家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只去3年,3年以后,一定回来!”

为了筹措蔡松火的盘缠,他的大姐还卖掉两只金戒指筹钱。1948年4月18日,蔡松火从厦门坐船到新加坡,经历7天7夜海上的颠簸。下了船后,蔡松火只有满怀的离愁和对未来的不安,而当时的他浑身上下只剩下8元,连一张从港口搭往吉隆坡的火车票都买不起。

庆幸的是,他乡遇贵人,遇到一位在码头做苦力的好心同乡资助他5元,而蔡松火就用手上这仅有的13元钱,买一张去吉隆坡的夜班火车票。他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既然出来了就一定要好好打拼,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蔡松火与中国著名雕塑大师潘鹤教授合影。

蔡松火与中国著名雕塑大师潘鹤教授合影。

苦干节俭存钱创业

到了吉隆坡,在同乡的介绍下,蔡松火到一间修车厂当4个月的学徒,但学徒的薪酬微薄,蔡松火还主动兼做财务,这样每个月下来就有60元的工资。

每个月领了工资,蔡松火都会将钱对半分成两份,其中30元寄回老家给母亲,剩下的就作为自己一个月的伙食费。为了省钱,他就买一条马加咸鱼配饭,一吃就是一个月。

生活虽然艰难,但蔡松火没有放弃努力。辗转间,他去了一间麻袋店工作,这里的待遇虽然比较高,但却十分辛苦,而店老板又十分刻薄。在工作一年零四个月后,蔡松火就带着他存下来的150元,离开麻袋店。

1950年,蔡松火从吉隆坡来到关丹,找到一块荒芜园地,和哥哥一起养猪种菜、买卖麻袋空瓶,自力更生。他每天去菜市场卖菜,当无牌小贩、买卖空酒瓶及旧报纸或向菜园养猪人买糠袋,赚蝇头小利来买养猪的饲料。

种菜种猪不忘读书自修

下午,蔡松火回到家中,帮忙种菜,晚间斩完猪菜,还坚持读书自修,生活非常忙碌与充实。等到本钱多了一些,蔡松火骑车到邻近的地方收买麻袋,每一次骑车去,还要载麻袋回,除了有一些柏油路之外,其他全部是黄泥道,路面崎岖不平,久而久之一天骑上百公里对蔡松火来说都是小事。

有一次,蔡松火沿着海边骑车去杂货店回收五条麻袋,回程还遇到涨潮,潮水淹到岸边,他只得把自行车背肩上,步行了两公里。

蔡松火就这样刻苦耐劳地经营养殖,把猪和鸡卖掉后,赚了点小本钱,蔡松火申请了旧货执照,创立永和号,专门收买烂铜废铁、麻包空瓶,开始创业。

此时,蔡松火憧憬着不久的将来,自己可以衣锦还乡,让母亲欢度晚年。

同乡夹到欢迎蔡松火回乡。

同乡夹到欢迎蔡松火回乡。

以母名设教育基金

与母亲的3年之约已经来到,而母亲也开始写信催促蔡松火回家乡。由于事业才刚起步,基础还未稳健,蔡松火迟迟未动身回乡,只是先让哥哥回乡。

这个决定也让蔡松火遗憾一生,母亲朱幼娟在那年不幸辞世,想到未能见母亲最后一面而让母亲含恨九泉,蔡松火痛不欲生,终日以烟酒麻醉自己。

悲伤之后,还是需要面对事实。为了不让亡母失望,蔡松火在事业上发奋图强。以晋江人爱拼的精神,蔡松火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建立起了自己的事业帝国,旗下有土木工程、运输、贸易、种植等多家公司。

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才四十出头的蔡松火已拥有百辆挖泥机,还有采石场。1981年,他还成功投标登嘉楼飞机场扩长跑道工程,把原来小型飞机的跑道扩大以供737波音机降落。

事业有成后,蔡松火希望弥补憾事,于是询问远在家乡的侄子、当时在中学教书的蔡家谋。蔡家谋根据家乡的实际情况,给出的建议是:“可以兴建医院,也可以成立教育基金会。”

其中,成立教育基金会的建议,触动蔡松火的心。特别是了解到当时家乡不少学子因家贫而辍学之后,蔡松火更是坚定了成立教育基金会的念头。自身的成长经历,让蔡松火十分坚定:“应该让家乡的孩子接受教育,让没有机会读书的人,能完成学业。”

衣锦还乡学校放假3天

1982年7月,蔡松火以其母亲之名创办“朱幼娟教育基金会”,既可纪念母亲,又可以帮助家乡人,而这也是晋江最早由华侨独资创办的民间助学、奖学、奖教机构。

在朱幼娟教育基金会的带动下,晋江各镇、各村也纷纷成立教育基金会。由于对晋江有着莫大贡献,蔡松火在回乡时,乡镇的学校都放假3天,夹道欢迎蔡松火衣锦还乡。

蔡松火和友人与母亲铜像合影。

蔡松火和友人与母亲铜像合影。

铸母亲铜像

朱幼娟教育基金会成立后,也并非一帆风顺。特别是上世纪末,由于经济危机,蔡松火的生意曾深受冲击,资金周转不灵,时常要为基金会的奖学金而发愁,但他依然坚持“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原则,把朱幼娟教育基金会的奖学金列为首要解决的问题。

如今,数十年如一日,朱幼娟教育基金会从不间断,在一个1万多人的小镇,奖励了大学生500多人,发放助学金超过一万人次。

蔡松火在1983年,为纪念母亲也在家乡建“望子楼”。当时,他还写下一首感人的悼亡诗:“母亲寂寞晚年时,扶杖倚门计雁期。哭诉尊前娘不应,莫非孩子已来迟。”

为纪念母亲,他在中国邀请中国雕塑大师潘鹤教授先后建造了三尊铜像,首尊朱幼娟铜像是于1985年安置在晋江紫帽山望子楼,名为“母亲”,之后再耗资37万人民币铸造第二尊,收置在晋江博物馆华侨史馆,名为“望子归”。第三尊则是“母念子”,置放在潘鹤雕塑园。

在各项因缘俱足之下,蔡松火再出资50万人民币,铸造第四尊铜像,并于2014年10月20日在北京举行的赠捐大会后,获置放在北京市东城区北新桥三条的北京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对于一名普通百姓而言,能有四尊铜像屹立于中国,是前所未见的。

蔡松火(亞枝)个人资料:

公会、社团:

1.朱幼娟教育基金会创始人

2.世界晋江同乡总会名誉会长

3.马来西亚晋江社团联合会会务顾问

4.晋江市归国华侨联合会名誉会长

5.晋江市海外联谊会名誉会长

6.晋江东石龙江诗社名誉社长

7.晋江东石南音社名誉会长

8.登嘉楼德教会紫孚阁名誉阁长

9.甘马挽福建会馆名誉顾问

企业:蔡亞枝实业有限公司董事主席

事业:土木工程、运输、贸易、种植等

后记:笔者有幸拜访蔡松火老先生,听着他的事迹,深深被其人生故事触动。如此侍母至孝,还真是首见。在他的屋内,都摆满书画、乐器,没接受正统教育的他,能够无师自通地掌握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更是闻所未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