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缺乏民主法治意识

这几年来,华裔社会几乎一边倒响应“改朝换代,告别腐败”。对此,我感到不可思议,也感到恐惧。感到恐惧,倒不是政党替代的问题。极权政治也有完蛋的时候,何况每数年需要接受选民“验收”的政党。

民主选举导致政党轮替,是迟早问题。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社会,族群政治仍然是主流,“改朝换代”的结果仍然会是马来友族主导,“告别腐败”只是钓饵。

我感到恐惧的,是那些极想看到“改朝换代”的华裔言语与行为,对我而言又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因为不少我认识多年的人,突然变成另一个人;熟悉的是,那是中华文化里头不讲法治的“负能量”。

“人气我气”集体无意识

他们的语言陈腔滥调,赤裸裸显露出“人云亦云”的轨迹,“人气我气”的集体无意识。跟他们理论,比“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更严重几倍;他们的眼神充满怨愤。所以,一旦你知道遇上这些人,又不想找人吵架,最好别谈政治时事。因为他们要听到的,是可以符合他们过去几年来形成的想法——神圣不可侵犯的想法。一切客观事实,都是跟着预设立场为转移。

你看,最近反贪污委员会公布,闹得沸沸扬扬的26亿令吉,是进了纳吉的私人户头。这笔钱是政治献金,不是一马发展公司的钱。

可以预料的,之前许多人关注的是:纳吉偷了一马发展公司的钱,也就是人民的钱。随着反贪污委员会的宣布,同一批即使人不说,心里也会想:那么厉害,筹到那么多钱。语带讽刺,但不是客观理性的机械反应。

在我看来,有人捐那么一大笔钱进入纳吉的户头,如果是政治献金,有没有犯法。至于这笔钱如何用,我看还是等调查吧!

民主注重程序,关涉到公共事务的,有很多繁文缛节;大家都在谈,但是当主角是他们认为的“坏人”时,最好快快定罪;当主角是安华(华裔相信他是华裔“救世主”)的时候,要求快快放人。

还有,一开始就指控这笔纳吉“偷”(虽然没有明说,政治不正确来讲就是这个意思)来的人,如果还有一点道德羞耻感,是否欠纳吉一个道歉?要是这些批评者连基本的社会道德感都欠奉,有什么资格以社会道德观来指控公众人物?

关键课题看领袖素质

还有,谈到政治献金,行动党的某个领袖公开撒谎说国阵没跟该党谈到政治献金公开化的事。华裔同胞的情况是:被行动党指不透明化的一方搞透明化,到处告诉人家要透明化的面对真正考验的时候,却祭出诸多借口。

我不认为大部分华裔要的“改朝换代”,不是因为政党轮替的问题,而是在野党领袖的素质与道德,不但不比执政党领袖的素质及道德低落。看看他们对公开政治献金的反应—从2009年提出到现在,还是一味回避。

我想看到的是,是素质及道德更高的替代国家领袖——要判断他们有没有这样的特质,就看他们在关键课题的立场。

可悲的,即使许多事实表明他们当中都是“仙家”,华裔同胞还是追求琐碎,严重缺乏民主法治意识,看了让人心痛!

章龙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