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人读书

 

我约在38岁后才开始努力查字典,往往有记性不佳的毛病,远不及学生时代的超好记忆力。记住不佳的结果是,记生字须加倍努力,且记得不周全,日后应用点模糊,最后是糊涂。譬如“析赏”“贴切”,如此颠倒而用,好像也没什么大不妥,但毕竟和平常习惯用法有出入,我手上的字典、词典也没说可反过来用。为了释疑,我又不死心的查网上资料,竟发觉以往作者用“析赏”、“切贴”的也颇有人在,鲁迅先生就有这样的句子:“我们的古人,人民的‘倒悬’之苦是想到的了,而且也实在形容得切贴。”

毫厘千里

至于形容差距很大,或距离很远,我好几次都用“一万八千里”,不过过后心中仍有猜疑,总觉得应该找找原来的出处,有一次停笔翻《西游记》,老孙的一个筋斗是“十万八千里”。

日前某地一新任部长只做6日便因故黯然下台,这种做官日子很短的遭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汉时的京兆尹张敞,为了想写一首七绝以记这时事,可能用上张敞的典故,便查字典、词典,但却糊里糊涂的查“六日京兆”竟怎么查也查不到,心中还埋怨字典、词典都太差,没奈何向网络一试,键下“六日京兆”,竟马上的跳出“五日京兆”来,真让人惭愧。

还好近日读到一则故事让我稍作自我安慰,那是从孙女的图书馆借回的《历代皇帝故事》中读到的,故事如下:

清康熙皇帝虽是满州人,却是中国历代皇帝中最博学的君王之一。有一次他和一班臣子春游来到一座古庙前,见庙左边不远处石砰上塑着一墩石像,是位骑着骏马,手握长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他想考考臣子们的学问,便问道:“这个人面目栩栩如生,你们当中有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随从中有人翰林学士脑筋一转,马上抢先回答:“启禀万岁,此人名叫仲翁,是先秦大将。”

康熙够幽默

第二天退朝后,康熙忽传旨翰林院命昨日那位回答的学士卷铺盖走人,那学士不知自己做借了什么,觉得十分委曲,但听完圣旨后就满脸通红,羞惭而去。圣旨曰:“翁仲如何念仲翁?想必求学少夫功,尔今不得为林翰,贬汝江南做判通。”

康熙也真够幽默,不当众点出大学士的糊涂,那戏笔式的七言诗甚够才情,把“翁仲”、“功夫”、“翰林”、“通判,都翻过来,一读就明白。

原来石雕大将本名阮翁仲,秦时曾击败匈奴立下大功,他威风凛凛的石像想必是用来镇煞的。实不相瞒,没读这故事前我也一直把所有的镇煞石将军叫石仲翁。

蔡家茂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