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助产士救援手记︰ 疯狂的决定

在南苏丹戈格里亚勒医院内一名初生婴儿。当地产妇死亡率属全球最高之一,故项目重点为产妇提供医疗护理。(Isabel Corthier/MSF)

在南苏丹戈格里亚勒医院内一名初生婴儿。当地产妇死亡率属全球最高之一,故项目重点为产妇提供医疗护理。(Isabel Corthier/MSF)

以为在我长大的省内的其中一家医院工作,有助于了解自己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但完全错了,那只给我很短暂的满足。于是,我要展开另一个追寻,就是到大学里教书。同一个问题并未解决,继续困扰着我,再次思考自己存在的本质为何。在没有任何计划与往后事业生涯规划的情况之下,我辞去工作,期待某处有某个位子为我保留。

成功申请获录取

提出辞呈的数星期后,收到一封来自我不认识的组织的电邮,信中表示我可能有机会成为助产士监督主管(Midwife Supervisor),才想起之前曾向“无国界医生”递交成为救援人员的申请。这个致力为受武装冲突、疫病和天灾影响,以及遭排拒于医疗体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紧急医疗援助的国际独立医疗人道救援组织,我在几次面试之后被录取了。

太疯狂了!亲朋好友得知我接受前往南苏丹戈格里亚勒的6个月任务时,纷纷给我这句评语。他们问:“为什么是南苏丹?你在那里会被杀死的。”或是他们会说:“你疯了吗?你要服务其他国家的人,而不是自己国家的人?”我只会笑笑的告诉他们,如果我不去,那谁会去?为人道工作服务,与服务自己国家的人们一样。况且,我已经花了生命中的十年时间,持续不断地到我的国家各处服务人们。

来自菲律宾的助产士迪亚斯(右二)参加无国界医生后,首个救援任务获派到非洲的南苏丹,图为他与当地员工合照。(Darwin Diaz)

来自菲律宾的助产士迪亚斯(右二)参加无国界医生后,首个救援任务获派到非洲的南苏丹,图为他与当地员工合照。(Darwin Diaz)

挑战救援的勇气

带着简单的助人决心,以及面对救援挑战的勇气,不作二想的搭机飞往南苏丹。作为一位助产士监督主管,我被分派监督18位当地员工(有执照的助产士与助产士帮理),并管理产前护理诊所,该诊所每日可接收多达375例诊症;以及管理产孕妇诊所,该诊所有12张产后护理病床、6张给高危险产妇使用的病床、5张是给阵痛的产妇用的,另有两张是产妇分娩用的。

此外,我还需要管理照顾性与生殖健康护理的服务,包括给性暴力受伤者的护理、家庭计划,以及待产之家──让即将分娩的母亲如因居住在非常偏远的村落,可选择于怀孕的最后一个月里在医院营地留宿。我也负责药物与物资库存清单,每两个月为药房订药。

就这样,我展开了参加无国界医生的第一个救援任务。

在戈格里亚勒的医院内的吹气帐幕手术室。该院提供基础医疗及手术护理,是当地的主要医院。(Isabel Corthier/MSF)

在戈格里亚勒的医院内的吹气帐幕手术室。该院提供基础医疗及手术护理,是当地的主要医院。(Isabel Corthier/MSF)

www.MSF-seAsia.org

●迪亚斯(无国界医生菲律宾救援人员)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