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还是怕马打

马来小孩如何?不知道。华裔印裔都一样,父母吓小孩,就是叫马打来TANGKAP。如此薰陶下,我们几人能从见到马打就怕怕的阴影走出来呢?

去看看BERSIH1.0、2.0、3.0,以及来临的4.0,非巫裔,大多数是年轻人。年轻一代的父母,深知如此恐吓小孩,为害深远,已纷纷扬弃此“恶法”了。

长大后,虽不怎么怕马打;不过,做生意,则免不了怕所得税局,生意再特殊些 ,则连反贪污局也怕。有位长辈,政治世家。他参政而没当官,因须打理庞大家族企业。盛年时曾卷入著名的党争,如火如茶之际,所得税局上门要彻查,七年账目。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彻查,体力的消耗,精神的虐待折磨,希腊神话故事里的诸神都会痛不欲生。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炼狱中,唯一的解脱,是退出政坛。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若是从政,投入反对党,肯定是马打都不怕才行。加入执政党,根本不需要怕马打,大家合作愉快呢。升官发财,所得税局不怎么怕,倒是反贪污局。

华尔街日报的26亿令吉进入纳吉私人户口,在潘俭伟和敦马的一片炮火中,犹如广岛的原子弹。虽然大马政客的脸厚皮坚,顶得住,却也被震得打个趄趔。在举世众目睽睽之下,不能当没一回事,沉默已非金,无声不能胜有声。回应之道,是设立四大天王特工队,旷古未有,其Heavy duty犹在官样文章的皇家调查委员会之上。

如此超级的钢铁阵容,查谁,只要有罪,谁就必死无疑,除了首相,谁镇得住?

诸葛亮,恐怕也料不到,特工队才登场,风风火火捉人拿人,戏尚未唱完,竟然螳螂捕蝉,被在后的黄雀喙了!众多官民皆怕的反贪会、国行、总检察长,和马打一同查案的特工队成员,竟然被转过身来的马打又扣又查!突遭变脸奇袭,人人自危,反贪会官员甚至怕到要祷告,求上苍给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