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挑战,朝高科技领域发展

马币走跌,石油价格趋软,以及国内政治因素使然,本地经济出现不稳定因素下,经济学者普遍对国内经济增长不表乐观。

大马经济研究院预测,如果国际原油价格继续下跌,令吉汇率可能进一步跌破1美元兑换4令吉的水平,整体上对国家经济发展不是好事。

世界经济,包括欧美与亚洲皆出现放缓或不利消息,加上美国经济增长不如预期影响下,国内经济也受到影响,工厂撤离或缩小规模的消息不时传出,引起了人民忧虑及关注,尤其是工厂打工一族开始采取谨慎开销措施。

上个月,美国飞兆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宣布将在今年底全面关闭槟城的工厂,到时将有约1000名员工遭到遣散,消息传出后, 马上引起州政府与人民深表关注与震惊。

所幸后来传出,德国及美国两家跨国企业有意购置飞兆20亩厂址及设备,才得以重拾投资者和员工们的信心。

飞兆是1970年代在槟城建厂的8大公司之一,其他公司还有超微(AMD)、惠普(现为安捷伦)、Clarion、英特尔,日立(现为Renesas)、Litronix(现为欧司朗光电半导体公司)和罗伯特博世(Bosch)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说,飞兆的撤离,与半导体电子业发展没有关系,而是该公司的全球发展策略。尽管如此,它反映了一个问题,即任何工业必须多元化,并且不断地往高层次领域前进,否则一旦相关领域有所更动或出现问题,强烈依赖有关领域的州属之经济与就业,必然遭受沉重打击。

8月1日,掌管雪州工商与交通事务的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说,作为国内主要的工业州属,雪兰莪州要集中并善用本身优势与资源,筛选更有利于州内工业环境发展的投资项目,不能继续停留在吸引劳工密集的投资,甚至应当摒弃低成本和污染性强的工业。

他说,州政府希望吸引更多知识型工业的投资,从而开发州内的工业研发领域,如生物科技、再循环能源、药剂研发等。

周二,投资槟城董事李家全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指出,飞兆撤离与槟城工业竞争力减弱无关,而是新科技的新陈代谢,相反的,其撤离对求才若渴的槟城工业领域是项好事,所有熟练员工与高科技人才,也因而马上获得其他公司的吸纳。

近年,国内不时传出工厂撤离的消息,当中不少是移往东盟较低工资国家继续生产,与此同时,也出现许多高科技领域工业表示欲到我国,尤其是槟城与雪州一带设立高科技生产线不果。

林冠英不只一次重申槟城缺乏的不是制造就业机会的工厂,更关键的是,跨国公司对本地专才不足的失望而止步。

今天,不只是槟城,作为先进州的雪州也看到了相同的问题。邓章钦说,雪州作为国内高等教育中心,每年至少需培训1万名知识型人才,州政府更应积极推展知识型工业,以为莘莘学子制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专业与高科技人才的缺乏与培训已对成为了我国经济转型与持续增长的先决条件与手段,我们必须重视高科技人才分布不均衡、缺乏有效激励机制、报酬、工作条件、科研等问题。

我们甚至必须建设具有竞争力的高科技人才制度,放宽引进高科技人才的限制,而更重要的是吸引这类人才的回流,以应对邻国快速迫进的经济威胁与强烈竞争。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