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贤留下的福荫

没有前任大臣聂阿兹护航下的吉兰丹仍然显得平定民安,州政府施政顺利,选民不思变,这一切有赖于他种下厚重的福荫,让第二代后人摇脚享福,没有太多顾虑。

已故拿督聂阿兹是伊斯兰党党魁,也是吉兰丹前大臣,是党员的精神领袖,他是伊斯兰党代表性人物,可以说没有昨日的聂阿兹,就没有今日壮大的伊斯兰党,没有已故聂老,伊党也不能执政吉兰丹多年。

从政绩层面而论,吉兰丹在没有了聂阿兹后,依然一片歌舞升平,皆因,由聂老过去所建立的影响力及基础依在,足以安定民心,这一切归功于他过去成功为自己创造了价值。在大多数选民眼中,聂老形象健康及有亲和力,清廉、注重回教教义、亲切、生活简朴,对媒体友善的,如今谈到前任大臣,选民依然对他念念不忘。

先贤政绩福荫后人

聂阿兹留下来的影响力目前处于强弩之势,丹州选民对伊斯兰党的感情深厚,没有思变迹象,在发展基金方面,中央政府在第十三届大选时设立联邦发展局(JPP)机构注入发展基金,大型发展由中央发起,现任大臣阿末耶谷没有后顾之忧,甚至高枕无忧,即使丹州大水灾,处理重建灾民住所的地段涉及太多繁文缛节,成为民怨,然而,伊党支持率看似依然不减。

此现象让人联想到首相纳吉,他任相初期借着父亲(前任首相敦拉萨)留下的影响力,通过复制先父拜相时的作风,走遍乡区荒野与选民接触,北根选民或多或少因为敦拉萨效应而对纳吉支持有加,北根华社没有反风,对他的支持度有别于城镇的华人,公开相挺并非少见。

在一马公司事件及敦马攻击前,纳吉借着父亲的光环及表现,北根国会选民对他的支持率高,评价好,北根国会创下的多数票是过去两届大选全国最高,先贤留下的政绩及影响力足以成为福荫,让后人的路走得更平坦。

新思潮覆盖旧思维

聂阿兹的影响力能持续到何时无人懂,不过,敦拉萨效应在岁月的洗刷下如今“所剩无几”,讲义气、念旧情,受过先贤恩惠的先辈已年华老去,新生代的新思维不谈过去,只谈成绩,新选民的新思潮,会逐渐将旧思维覆盖。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效应,在政治上是短暂的,福荫也会有用完的一天,大马政局的种树人已一个一个离开,剩下的大树已不多,反之,“砍树人”数量却不在少数。

江湖讲究利益,政治讲究现实,若只是一味活在先贤的光环下,没有努力创造价值,最后的结果,你知我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