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票

某次“辞职写诗”3个月后,很蒙福地,有工作找上门来。应征前,我翻箱倒柜,不知道把大学文凭塞到哪里去了——我竟然把“饭票”乱葬在一橱橱一箱箱无从整理的书和灰尘中。不禁自嘲:真的以为不用工作咩。也许,只是因为毕业太久了。至于那堆书,会像补天的遗石那样,纷纷修炼成人身吗?

邢诒旺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