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解释更要拨乱反正

26亿令吉事件越滚越大,剪不断理还乱。

反贪会说首相户头26亿令吉是献金,并且也不是来自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文告一出不但没能平息众议,反之引来更多疑问与不满,猜测与不信任如波涛汹涌一波高过一波。

如果只是献金,大家不禁好奇:捐款人未免慷慨到难以置信,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羊毛出在羊身上,捐款人给了一大笔钱,所为何事,又为何目的而来?如果是来自国内可能为财,要是外国捐款,会不会对国家人民不利?

从重组内阁到撤换总检察长,再到委任公账会主席及成员为副部长,纳吉所做的一切皆有法理依据,但却都引起诟病,更多的疑问和不信任。

反贪会的解释太简单了,纳吉却到今天还保持沉默,欠人民一个更具说服力的解答。

任何符合法理的言行,只要没能让人信服,都只是没有犯法,不能说完全是对的。譬如吸烟不犯法,但医生会告诉你这是不好的,甚至对健康是有害的,而在非吸烟区抽烟,更是犯法行为。

所以,纳吉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首相,却可从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Tanore Finance公司和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筹得6.81亿美元(约25亿3000万令吉)和4200万令吉,尽管是捐款,反贪会的解说和纳吉的沉默,就是一大疑问。

要知道,SRC国际原是一家原由一马公司管理,并于2012年交由财政部接手的能源公司。任何涉及一马公司的事务,都会马上牵动人民怀疑的思绪,引来猜疑不辍。

纳吉撤换慕尤丁副首相职务与一系列动作后,反而让党内这股势力与马哈迪走得更近,反对党阵营更不谋而合,一前一后相互呼应提出既多又尖锐的逼供。

26亿不是小数目,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讥讽纳吉筹募政治献金的能力,就连2012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候选人奥巴马与罗姆尼也自叹不如。

2012年美国总统选举,奥巴马和对手罗姆尼也不过是筹得7.15亿美元(约26亿5000万令吉)和4.46亿美元(约16亿5000万令吉。

柔佛州务大臣卡立诺丁更直言,若贪污已沦为一种文化,或信任已遭背叛,巫统就不能沉默不语。无独有偶,其儿子阿克马的个人面子书马上出现了15道尖锐问题,而伊斯兰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也针对26亿令吉献金,要求反贪会进一步解释。

事态演变至今,反贪会也不好受,迄今7名高级官员因为政府文件泄密案,正接受警方调查。包括副检察司阿末沙兹里、特别行动组主任巴里莫哈末辛、特别行动小组副总监陈江使,鉴证组主任詹德拉和罗斯兰仄阿马;而身为特工队四大成员之一的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也告假一周,副主席苏克里则在较早前被要求出国。

或许受到纳吉要求党内言行一致,于是包括巫青团长凯利等人,无不为他漂白与护航,但都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之引来更多舆论。

老子说,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

现在,人民希望体制修整,政府则要互联网议论的不被滥用,建议修改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及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法令。

大家都认为出了乱子,需要拨乱反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