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聘外劳吊销执照
“偷拍”取缔小贩喊不公

茨厂街共有773个合法档口,其中56档小贩声称市政厅未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就以聘请外劳营业为由吊销他们的执照。

茨厂街共有773个合法档口,其中56档小贩声称市政厅未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就以聘请外劳营业为由吊销他们的执照。

(吉隆坡5日讯)茨厂街56个档口业者早前遭吉隆坡市政厅执法人员以偷拍方式取缔外劳,结果营业执照被吊销至今,为了养家活口,在过去大半年来被逼非法营业!

准小贩重申请执照

56名小贩是于今年1月陆续接到市政厅的信函,指他们因聘请外劳,所以他们的营业执照吊销,不过相关小贩声称市政厅采取“偷拍”的方式并不透明,甚至当中有“冤案”。

根据小贩,市政厅没有向他们展示照片以证明他们聘请外劳,却误会其他档口的外劳或外劳顾客是他们聘请的员工,结果在没调查的情况下吊销他们营业执照,非常不公。

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主席拿督洪细弟指今日召开记者会时强调,茨厂街共有773个合法档口,被取缔的档口中,有56档是持有执照且没有聘请外劳的合法小贩。

他说,公会早前接获会员投诉后,在半年内多次与市政厅小贩及执照组会面,并为小贩求情,后获得市政厅答应让这些小贩重新申请营业执照。

准聘外劳开档收档

他指出,不过当局设定小贩必须签署信件的条件,包括同意不会再请外劳、不违法及呈上公会担保信内的条件。

“上个月,我也和时任市政厅副总监拿督诺玛会面,对方答应让年迈的小贩在开及收档前的一个小时,让外劳协助,但营业期间,档口不能聘请外劳,同时档主必须挂上有公会盖印证明的牌子,方便市政厅检查。”

洪细弟促别偷拍直接开罚单

洪细弟说 ,为免市政厅继续用偷拍的方式“杀错良民”,因此要求市政厅取消偷拍,直接给予违法档主罚单。

“茨厂街有些小贩是土著,来自沙巴砂拉越,却被市政厅误以为是外劳。”

此项建议也获得出席记者会的小贩支持。出席者还包括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副主席拿督廖锦华、庶务刘泉云、调查陈培志、植志威、文书陈汝顺、财政陈国展、交际李俊燊、副交际许统鈫及查账洪瑶梅。

洪细弟(中)要求市政厅取消以偷拍方式执法,直接开罚单给有聘请外劳的档主。左起陈汝顺及廖锦华,右起李俊燊及陈国展。

洪细弟(中)要求市政厅取消以偷拍方式执法,直接开罚单给有聘请外劳的档主。左起陈汝顺及廖锦华,右起李俊燊及陈国展。

罚款获减至300

洪细弟指出,自从小贩被吊销营业执照后,市政厅以小贩非法营业而开罚单给小贩,导致他们每天需要缴付300令吉的罚款长达半年,让他们大吃不消。

“后来在公会求情下,才将罚款减至每个档口只需缴付300令吉。”

预计小贩重新申请营业执照后,一星期内能够重新领回执照。

吁小贩减聘外劳

洪细弟也呼吁茨厂街小贩合作,减少聘请外劳,维持茨厂街旅游景点的面貌。

“公会有要求市政厅合法让每个档口聘请一名外劳,但在落实任何政策前,我们希望小贩还是必须守法。”

他强调,小贩的营业执照不能出租给外劳,也不能售卖盗版货,一旦遭取缔,公会将不会协助小贩求情。

明年执照费涨30%

明年1月1日起,吉隆坡市政厅将调涨吉隆坡小贩商业执照30%,而市政厅也担保未来20年内不会调涨执照费。

他说,目前小贩的执照费为每年168令吉,市政厅早前以20年来未调涨执照费,而打算调涨350%,即每年756令吉,不过此举遭到公会反对。

“根据市政厅的计算,每年168令吉的执照费,小贩一天才缴付约50仙的费用,因此才决定调涨。”

不过他说,由于涨幅过高,所以吉隆坡5个小贩公会都提出反对,并经过交涉后,达成只涨30%的协议。

没有多余钱请外劳——●郑先生,70岁,售卖手袋

我觉得以“偷拍”来执法是错误的手法,很多执法人员拍完后就交差,没有深入调查,结果将经过的外劳,或是坐在别人档口休息的外劳都当成是小贩的员工。

我在茨厂街经营了30多年,每天的收入约40令吉,连养自己都成问题,何来有多余的钱请外劳营业。

在被吊销执照的这段时间,我也只好照常营业。

市厅没寄来偷拍照——●罗女士,58岁,售卖手袋

我自1976年就在茨厂街营业,这些年来只有我和丈夫一起经营,从来没聘请外劳,市政厅却吊销我的营业执照。

市政厅没将拍到的照片作为证据寄给我,只是发出信函给我,相信可能是隔壁档口的外劳有时坐在我的档口,结果却刚好被拍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