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刮乐抄钞票号码诈财
3人被骗8.9万元

3名刮刮乐受害者出示所获得的“奖品”、收据及报案证明。左起黄先生、刘女士、刘开强及陈先生。

3名刮刮乐受害者出示所获得的“奖品”、收据及报案证明。左起黄先生、刘女士、刘开强及陈先生。

(吉隆坡5日讯)刮刮乐集团不断改变行骗伎俩,这次以抄取钞票系列号码及支付消费税为由,骗走3名受害者总额8万9000令吉储蓄。

3名刮刮乐受害者今日在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刘开强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叙述各自受骗经过。

这3名受害者是陈先生(55岁,退休人士)、刘女士(46岁,家庭主妇)及黄先生(21岁,拉曼大学学院生),各自损失8万、3000及6000令吉。

将往刮刮乐公司理论

刘开强指出,3名受害者已经报警,本身将会陪同3人前往刮刮乐公司理论。

他说,由于陈先生并没有获得任何“奖品”,而且是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被“抢走”8万令吉,因此也会陪同陈先生前往蕉赖警局与调查官接洽。

“我认为这并非属于刮刮乐骗案,而是抵触刑事法典395条文即结伙打抢。”

刘女士及黄先生在支付该笔款项后,各自获得脚底按摩器及玉床。

他说,该局也会向警方传达信息,以便在刮刮乐经常出没的地带,包括旅游景点之一的武吉免登金三角提高执法行动。

个案1:陈先生(55岁,退休人士),损失8万令吉

假警护送提款
团伙闯入抢钱

陈先生于今年6月在吉隆坡时代广场遇上刮刮乐集团,抽奖后,对方声称奖品是3辆轿车及15万令吉现金。

刮刮乐集团随后陪同陈先生乘搭德士到位于蕉赖美和家花园办公室签署文件及领奖。

刮刮乐成员声称必须支付8万令吉政府税后才能领取所有奖品。

隔日,刮刮乐成员陪同陈先生前往银行提出8万令吉后,回到办公室表示必须抄下钞票的系列编号。

“当时共有5个人陪我去银行,其中一人自称是警察,他们说提取巨款因此要保护我的安全。

“回到他们公司后,我把钱放在会议室的桌上,他们还说会议室内装有闭路电视,证明我已缴税的证据,但是警方告诉我闭路电视并没有运作。”

突遭10人按倒勒颈

他说,正当在抄钞票系列号码时,两名刮刮乐成员忽然抢走桌上所有现金,逾10人捉着陈先生。

“他们拉着我不让我追上前,其中一人还勒着我的颈项,随后把我关在会议室内。”

陈先生说,逾10分钟后,刮刮乐成员才开门,但是抢钱者已不知所终,于是立即报警,但赶到的便衣警察却没采取任何行动。

他说,由于在报案后警方仍然没有采取积极行动,因此寻求刘开强协助。

陈先生补充,8万令吉是退休储蓄,原本计划用来结婚,结果被骗后,女伴也离他而去。

个案2:刘女士(46岁,家庭主妇),损失3000令吉

讹称大企业图逃税送奖

刘女士表示,原本并不相信刮刮乐赢奖,但是刮刮乐成员以多人不断游说策略,企图扰乱其思绪,最终上当。

她于今年5月12日在谷中城电动火车站遇上一批刮刮乐成员,当时有5个年轻人围着她,宣称一些大企业欲逃税,因此派发奖品给公众。

“一开始我并没有兴趣,但是他们递给我一张幸运抽奖券,表示可以获得4种电器产品,包括脚底按摩器、饮水机、电风扇等,最后我就跟他们乘搭德士到蒲种的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一名自称经理的人向我解说,表示必须支付3000令吉消费税,才可以领取奖品。”

耗两小时被说服中计

刘女士说,本身并不相信,与对方耗了近两小时。

“他们不断换人向我游说,语气也很客气。”

随后,刮刮乐成员陪同刘女士前往附近的7-11便利店提款。

她说,对方表示必须抄下钞票系列编号,要求交出3000令吉现金,并开出一张2500令吉收据给刘女士。

“他们又再给我抽奖,这次抽到玉床,由于玉床体积庞大,我无法带走,他们声称可以协助售卖,我便答应了,最终我只拿了脚底按摩器。”

她说,在回到家后越想越不对劲,才发现自己受骗而前往报警。

她补充,曾经拨电给刮刮乐成员,对方说已经以3万令吉卖了玉床,即要求对方转账至户头,但是刮刮乐成员拒绝这么做。由于深知已经中计,陈女士也不敢再单独前往理论。

而她所获得的脚底按摩器市价仅200至300令吉,而且使用20分钟后就无法操作。

个案3:黄先生(21岁,拉曼大学学院生),损失6000令吉

欲讨回现款被赶

黄先生同样在谷中城电动火车站遇上刮刮乐成员,与刘女士遇到的属于同一间“公司”,他们不断强调并非刮刮乐,因为他们的幸运抽奖礼券并不需要“刮”而是“扫描”。

“他们告诉我小奖已经被抽走,剩下的都是一些大奖,包括旅游配套、汽车、金条等,若不想要旅游配套还可以换现金。”

指银行合作本金翻倍

最终在好奇心驱使下,黄先生与女友随他们前往办公室。

黄先生形容,刮刮乐集团的办公室内只有数张桌子及白板。

“一名年约40岁的中年男子向我解说,并出示一些文件及幸运儿的照片证明。

“他说,该公司与本地多家银行合作,只要拿出3000令吉,就可以获得6000令吉,拿出6000令吉就可获得1万2000令吉。”

他还表示,只要提出款项,让公司抄下钞票的系列号码,就会归还该笔款项赢得的钱。

同时,刮刮乐成员扫描黄先生在电动火车站获得的奖券,显示奖品是一张玉床。

黄先生当下心生怀疑表示不要玉床了,只想拿回现金时,刮刮乐成员顿时脸色生变,数名疑似流氓的男子进入会议室,表示已经召来德士,要求他们离开。

“他们把玉床放入德士内就赶我们上车离开,由于担忧自身安全,唯有乖乖就范。”

黄先生根据所获得的收据,浏览大马公司委员会网站查询,这家公司是于今年4月才注册。

刘开强说,这些刮刮乐公司向公司委员会注册后,多数经营3个月至6个月后就会关闭。

黄先生获得玉床的收据。

黄先生获得玉床的收据。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