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受难者新地标 ——写在8月15日总碑动土之前

马来西亚是个得天独厚之国,资源丰富、财源广进,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众多外国人,特别是经济大国日本的退休人士,乐于以我国为“第二家园”首选,悠哉悠哉地安享晚年。但,可曾想过,我们今日之无比幸福与繁荣,是拜众多在残酷无比的二战时期,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之赐?多少英勇无比的爱国青年反抗英帝、日帝的野蛮侵略而牺牲成仁?

反过来说,假如没有他们的先知先觉和英勇爱国行动,今天我们可能还属两大帝国的领土和臣民,变成一切须仰人鼻息,看人脸色行事的行尸走肉,正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美国总统面前那样,永远扮演“Yes-man”丑角,唯唯诺诺,虽自鸣得意也无法名留青史(众多日本人看了不齿,表示鄙视)。

再看今日日本,自1945年8月15日投降那天开始,便沦为美国的附庸国、半殖民地,或“美国第51州”;新霸主美国也无视日本的主权和人权,于是从南到北,自冲绳岛到北海道,美国军事基地星罗棋布,总数近140处,基地内美军住房美轮美奂,风景绮丽,又花园又游泳池;基地外的日本民房则密密麻麻,狭而又窄,犹如兔子笼或鸽子笼,如此喧宾夺主、天差地别,简直是日本的《天方夜谭》。

屠杀华人战犯墓碑最抢眼

日本版《天方夜谭》的另一故事是,日本列岛对好战分子或军国遗臣仍极力歌功颂德的纪念碑数目,比在日美军基地多好几十几百倍,犹如夜空繁星,无从计算。旅日期间,我经常漫游于乡间,例必在神社境内发现战争纪念碑的踪影,一些还称为“忠魂碑”呢!其中以东京市中心的靖国神社尤为出名,这个曾经是鼓吹黩武主义与对外侵略的思想支柱的神社甚至把14名甲级战犯供奉为神明,依然扮演旧角色!

海外呢?在吉隆坡和新加坡等处的日本人墓园,下令屠杀无辜华人的战犯墓碑最大最抢眼,仿佛这些刽子手劳苦功高,必须大加彰显表扬,但如此拜祭,却使其神圣墓园弥漫着军国主义的阴魂!干了坏勾当,还自赞自夸、自我陶醉,令人觉得不是味道。

反观我国又如何?其实,我们也并无忘怀千千万万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的先烈,马来亚二战历史研究会曾出版了一册《马来亚抗日纪念碑图集》,内收遍布东、西马70余座纪念碑,包括马共本身草率建造的。惭愧的是,我们也有一个大马版的《天方夜谭》故事:竟然没有一座纪念各族牺牲同胞的纪念总碑。在邻国新加坡市中心,与莱佛士酒店为邻的战争纪念公园内,巍然矗立着一座高达68米的纪念碑——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亦称血债之塔),每年2月15日沦陷纪念日,政府举行严肃而隆重的追悼仪式,多国大使出席,各民族中小学生献花致敬。

应警惕军国主义死灰复燃

当我们迎来战后70周年,广东义山与华总、马来亚二战历史研究会终于议决在广东义山建造一座纪念碑以悼念战争牺牲者。我们引颈翘望路70年的总碑终于在义山前动土了!这纪念碑的特色是:1.不问种族与宗教、任何人都可以前来悼念他们殉难亲属。2.由民间发动筹建,建筑费不依赖政府。3.除纪念碑外,该处将修建为一个和平公园,以弘扬和平的珍贵,战争的可恶,可说是首都最新地标,肯定会吸引众多日本游客来参拜,让他们了解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我国的那段残酷历史(却不知好战的安倍首相会否光临?)。

当然,建碑并非终站,希望大家,不管是曾经前来侵略我国的日本的国民,还是曾遭蹂躏的我国受害同胞或遗属,都应年年参拜此碑来悼念先烈,重温那段惨痛的历史,从而居安思危,警惕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的同时,也维护亚洲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以及人民好不容易到手的幸福日子。

二战人民蒙难纪念总碑,是战争的伤痕,也是我们战争受害者心坎里的新地标!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