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凌驾政治的弊端

在古代中世纪时,欧洲基督教为封建统治阶级中最强大的政治力量,并渗透到社会各个层面。教会把一切都置于神学控制之下,凌驾政治,并有权直接调动军队来镇压和屠杀异端分子。

回教从7世纪初创立起,在阿拉伯回教徒国家中宗教与政治便是合为一体的,宗教领袖就是政治领袖。在这种情况下,各种阶级、和民族的政治斗争,也往往取决于宗教斗争,由此产生一系列宗教战争,至今依旧不变。

仔细思索人类宗教的发展历程,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包容、开放的宗教更具有生命力。否则,不当的宗教观念会紊乱了人性、道德,也造成祸害社会国家,连累后代。庆幸大马立国以来处于多元族群社会,宗教信仰自由;而中国社会,却又不同格局。

在长达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里,中国并没有政教合一的传统,而是任由各种宗教信仰在民间滋养,百花齐放。儒家思想长期稳占中国人家庭中心主要地位,国策的订定也以儒家观点为本,并非宗教却有宗教之“典型”。道家也是中国人的思想主导,原非宗教派,却无意中进入宗教的色彩领域。

利用宗教发动起义

中国疆域广大,自古就是一个多民族、多文化、多宗教、多民俗的国家,没有一神教的传统,却有多神崇拜的习俗。传统思维皆以宗法为主,尤其著重祭祀形式。在儒学的中庸之道和道家的无为之道的长期熏陶之下,历代王朝多沿袭旧制政策。

两汉时期,佛教从印度经西域、河西走廊传入中国内地。不久,道教在中国应运而生。佛和道的激情下才开始有了宗教信仰形式,佛道两大宗教主导中国宗教界的格局。

宗教教义,要求信徒行善积德,然而却有人利用宗教来发动起义。如黄巾起义、五斗米道起义、白莲教与太平天国等等所号召的起义,在当时可是轰动及震惊朝廷大事。但是这种起义多数因朝政腐败,或在赋税本来沉重而又遭天灾的情况下,领导人不得已通过宗教,发展群众,揭竿起义。然而这些通通并非借用宗教有计划地发动仇杀,与西方哈里发回教国组织的残酷手段相比,他们可单纯多了。

宗教也受朝廷迫害

宗教战争主要发生在西方世界。如欧洲的十字军东征,法国的胡格诺战争以及“回教国”IS圣战。而在中国古代,农民发动起义虽然借用宗教,却不是为了维护某一教的教义,也不是为了某一教派的利益,而是为了通过宗教组织更多的群众,反抗统治者的沉重压迫,让自己喘一口气,求得延续自己生命的机会而已。

曾发生在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宗教迫害运动,是三武一宗灭佛事件,即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和后周世宗灭佛。其他三次都是在国家分裂时期,惟独唐武宗灭佛是在国家大一统时期,皇帝与大臣联合剿灭佛教。这种佛教的兴灭结局,往往取决于朝廷的政策,亦不是有能力凌驾政治。

不过最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崇道的结果,李唐王朝先后有六位皇帝,即太宗、宪宗、穆宗、敬宗、武宗和宣宗,为求长生而服丹药,结果枉送性命。

中庸仁和利已利人

事实证明,佛教经过千余年之后依然屹立不倒。印证中庸之道的仁和主义能够兼顾自已、他人的利益,体现平等大爱的精神。

在北京南城牛街几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至今有牛街清真寺、宣武门天主教教堂、佛教的法源寺,都是著名的文化古迹。由此可看出各宗教和平相处是中国的历史传统,“有容乃大”“和而不同”是中国历朝历代统治者能和平地处理宗教问题的基本态度。

不尊重法律的信教者侵害其他公民的权利,破坏正常的社会管理程序,最终也会伤害到自己。而假借宗教之名,凌驾政治为实的极端恐怖主义与社会为敌,与世人为敌,是不得人心的,也不会永恒。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