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法律允许……

民事法庭任何违法案诉讼的开始、继续或中止,总检察长有唯一的任意决定权。

他在总检察署的决定和表现,对反贪污调查员关于“谁、什么、为什么”的疑问免责。我说过,他被赋予的权力,加上免责权,让只有“圣人般”的人才有资格当总检察长。

不过,7月28日,我们得知他可以在立即通知下被革职,受全权委托任意决定权,却没有足够的任期保障,这里有严重的异常。

律师公会坚持革职违宪。在私人领域,它看起来就像“建设性解雇”,一目了然的例子。

一劳永逸

在电影《教父》的高潮场面,麦克·考利昂在侄儿洗礼仪式当教父时,敌对家族塔塔吉拉、斯特拉奇、库内奥和难以容忍的暴发户莫·格林一个接一个被谋杀。后来,他的人渣妹夫卡洛·里奇承认巴尔扎尼家族杀了索尼·考利昂(在收费站被连串子弹打死),也被收拾了。

这部分剧本拍得如此之好,让全世界观众都欢呼,就像“正义战胜邪恶”的结局!这显示只要故事说得好、演得超凡,感觉是可以控制的。

43年后,在我国,我们见证了不特别受欢迎的总检察长、不讨人喜的副首相、心不在焉的部长被替换,重要的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另委他职。说到现实,在模仿艺术。

欢呼的部分观众,主要来自党派。在政治世界,潜规则绝对多于书面规则。在政治斗争中,“爱情和战争都不择手段”,伦理和道德通常是灰色的。重点是能区分纯粹政治和施政,领导人就能吸引更多观众。

上周四,首相肯定有战略和决心。显然,他要按他的条件解决事情。他需要政府和政党毫无疑问的效忠。

首相今后的策略,必须是多做正确和法律允许的事来缓和。这需要更多的思考和伴随的道德勇气。希望巫统策略通讯主任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在这方面能有所帮助。他有首相亟需的罕见素质:效忠、决心和智慧的结合。

至于新任副首相,他必须检讨其风格,使之真正有效。虽然永远流露信心是正确的,他也必须注意,过度自信很容易被误解为傲慢。我想,他习惯的“警告”到最新的“无预警行动”,正让好人远离,却又不一定与坏人建立起关系。

小注:1972年3月推出的《教父》,制作成本650万美元,票房介于2.45到2.86亿美元。它获得奥斯卡最佳电影、男演员和剧本,和其它重要电影奖项。又衍生了《教父2》和《教父3》。

政治转型进行中

近期与我谈过的马华前领导人和活跃党员,都没信心该党能保住7国11州议席。事实上,迫切的课题是,第14届大选没有安全席,包括从1959年第一届大选起属于该党、党主席已服务4届的文冬。

拿督斯里廖中莱的多数票从第12届的1万2549大跌至第13届的379。

国大党保得住4席吗?近期内阁重组确认了巫统视拿督斯里巴拉尼威为篡位者。失势的他号称获40%支部主席效忠。如果支持者仍有余怨,来届大选会比反对党更富攻击性。

新邦令金是民政党多届堡垒,但过去两届多数票渐减。以当地为基地的普通行动部队会否提供足够选票?至于安顺,我想连拿督马袖强也同意(即使是私下同意),若投票率高于补选的70%(66.67%或4万零236人),238张多数票将反属于行动党的黛安娜索菲雅。在第13届大选,投票率80.7%或4万8839人,结果行动党获7313张多数票。

我听说黛安娜在安顺维持服务中心,每周拜访。

巫统最高理事会会员拿督弗亚博士曾公开呼吁,不要把马来人占多数的议席让给联盟伙伴,因为他们赢不了。最近,森州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作出相同呼吁,语调更激烈。

政治转型正在进行中。有些政党正往与政治不再相关的方向去。

附笔

众所周知,我国首相是邱吉尔爵士的崇拜者。对观众来说,邱吉尔的表演像现代的莎士比亚演员。我好奇他成功带动观众的例子中,有多少是基于实际的想法,还是因为他无与伦比的口才。

有一个途径他肯定没用过:因法律允许……

无论如何,我们都知道,法律常常也是蠢驴!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