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我“推”上讲台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刘石教授

论文奖已成功办至第三届,刘石教授(第二排右一)功不可没。

论文奖已成功办至第三届,刘石教授(第二排右一)功不可没。

马华终身学习项目的停办令很多人感到惋惜。我在这项目的所有学生中,可以算是最坚持不懈的。从第一个书法课程开始直到接获结束通告为止,每一个课程我都不曾放过。这不完全是因为我意志力特别强,当时住所就在马华大厦旁边也是因素之一。说到底,对书法的热爱才是最大的推动力。两年的时光让我留下许多值得怀念的回忆,最令我回味无穷的,莫过于与刘石教授认识的经过。

女士作品看似出自男士

2008年,刘石教授从北京清华大学远道而来,为马大中文系当客席教授。当天受邀出席在马华举行的终身学习书法展。这并不是什么名家的书法作品,而是篆书班(为期12周)学生“结业”的一个总结。刘教授的到来使我们这班学生战战兢兢,因为他是中国大教育家和书法大家启功先生的入室弟子。他在巡视所有展品后作出演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感到很吃惊!”接着又说:“有一位题款‘秋霞’的学生,明明是一位女士的名字,但是这幅书法怎么看都像出自男士之手……”刘教授幽默的一段话,打破了拘谨的局面。我在活动完后走前一步,到他身旁自我介绍说:“我就是那位秋霞女士。”

很多时候,只要肯踏出第一步,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接踵而来。很难想像,不曾上过大学的我,会与世界有名学府之一的清华大学有什么合作方案可言。其中的关键人物就是刘石教授。2010年,在他穿针引线之下,我感到莫大的荣幸,能以金狮百盛基金会的名义赞助《清华大学学报优秀论文奖》。极具权威的评审团,从全中国众多教授的论文中选出15篇最优秀的,献给为教育不断付出的获奖者的最高荣誉和肯定。参与这项意义重大的项目后,我的生活圈子扩大了。除了演艺界、政商界,我也结交了一班学术界的朋友。曾几何时,我认为学历不足是我的一点点遗憾,而这多多少少也会困扰着我。在认识刘教授后,我将自己融入学术的环境裹,这个心结渐渐解开了。起码在第一届颁奖礼时,面对几十位教授,我还能自信地献出我的致词。

以《天发神忏碑》篆体来写“舒畅”二字,是当年一个大胆尝试,想不到会引起接二连三的妙事。

以《天发神忏碑》篆体来写“舒畅”二字,是当年一个大胆尝试,想不到会引起接二连三的妙事。

因演讲压力发梦

真的是充满自信吗?谈何容易?记得颁奖礼的前一晚我到达北京,一直对致词的内容担心不已,所以事先请百盛的开拓部经理辛彤先生替我准备一份稿作参考。辛先生是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的后人,文学根底深厚,找他一定错不了,只是觉得有点大材小用,难得他不介意。当晚刘石教授也细心地从旁指导,可惜辛先生的超高水平与我的华语发音对不上频道,只好放弃继续与讲词“纠缠”而决定回房间就寝。心里再不是味道也无能为力,只好听天由命。

可能是压力太大,一大清早我做了一个关于在台上演讲的梦。我想,我再差也不至于带着空白的脑袋赴约,最少我有属于自己的梦境,也算是创作的一种,总比结结巴巴读稿自然得多吧!好,就决定将这个梦跟大家分享吧!

(待续)

■潘斯里陈秋霞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