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

久旱之后是雨天,接连的
仿佛不复有晴
湿衣挂满了后院
沉坠着。母蛙在裤角产卵

墙面惊吓出水珠
水泥地板反潮,滑溜的
倒映出你的乡愁
像一尾
涸泽之鱼
书页吸饱了水,肿胀
草种子在字里行间发芽
书架年轮深处探出
发痒的
蕈菇的头

就像那年,父亲常用的梯子
歪斜崩塌的倚着树
长出许多木耳
大大小小,里里外外
倾听雨声
风声
在他死去多年以后的雨季
只有被遗弃在泥土里的那只橡胶鞋
还记得他脚底顽强的老茧

那时,胶林里
大雷小雷在云里奔逐
母亲幽幽的说,
“天要盖下来了,赶快
把灯点亮吧。”

黄锦树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