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者Elisa

150804my2d08

Elisa是我的同学,课余时间在学校附近的一家中餐馆工作。说是中餐馆,其实也不尽然是,因为老板及厨师都是越南人。餐厅中华风格的装潢、中国菜的风味只能在德国人面前蒙混过关,有一种挂羊头、卖狗肉的意味。

Elisa脚程很快。有时候,她下了课就马上没了人影;有时候,讲师在讲台上说了半句钟,才看见她气喘吁吁的赶来。久而久之,我们一群死党难免对她的课业有所担心,也愿意把漏了的笔记或者讲师的录音分享给她,作出实际行动以亡羊补牢。

她在餐厅里的工作很普通,比如说点菜、洗刷碗盘,但是对于女生来说相当繁重。不知道是否跟Elisa倔强的个性有关,她反而不是看起来身形单薄的人。扎起一头俐落马尾,炯炯的眼神总是神采奕奕。

对吃的独到看法

Elisa对吃有自己的一套独到看法,这一套独到看法在她口中说得头头是道。我听着听着,觉得她说起话来铿锵有声,被她这种风格迷得不省人事。在潜移默化下觉得颇为有理后,我慢慢的变成了被她教吃素的一群朋友之一。

但是,一开始我是带着抗拒性的。我是如何走过那一段从良的路途呢?

在最初的时候,我这一个肉食动物,遇上了另一个草食动物,是这样子碰撞出一些小火花的。“你是出于对于动物的关怀吗?”我好奇的问。“不是,我是因为讨厌植物所以才要吃光它们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这么幽默的素食者。

素食主义者对食物有些讲究、也比较敏感,于是为了吃得更好,他们把自己训练成一名厨师的例子比比皆是,Elisa就是这种人!她为了鼓励我加入吃素食的行列,充分的发挥了创意,用上了新鲜的香草和异国的香料, 把单调的灰绿色,点缀成了更诱人的五颜六色。

善解人意的安排

跟熟识的朋友一起吃饭,她会讨论肉食或素食,哪一个更能带来健康的题目。但是跟新朋友吃饭的话,她会避免根本性的辩论,不想吃肉的朋友失去了胃口,也失去了一起吃下一顿的兴趣。不要让餐桌成为问题区是她的善解人意。

有一次在她家,她躲在厨房里不让我接近。后来用豆腐代替肉、以小麦麸为基础烹煮出红烧肉,作出假的荤菜,美好的滋味直到现在还是口齿留香。但令我既感激又为难的是,她拿着部分打工的钱,到健康食品店购买这些昂贵的食材,又不许我平摊。

我家衣柜里有件鼠灰色的体恤是Elisa为素食主义团体募款的时候硬塞给我的。平常在Whatsapp的群组里,她会分享素食主义者的酷玩,像是夹克、手袋、运动鞋。“那是一种物以稀为贵的时髦啦。”有个搞地下乐团的同学有感而发。

我另一个德国同学好像对Elisa有意思,他跟我说,“爱是当你考虑另一个人多于自己的时候”(Liebe ist wenn man über einen anderen Menshen mehr nachdenkt als sich selbst)。对于身边出现太多这种文艺腔,我感到无所适从。

●蔡庆晖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