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一改商标就可用?

鸿鹄之智●陈行鸿

知识产权顾问 (LLB, CLP)
Gennesis Intellectual Property[email protected]
在1987年,瑞士名表商Fabrique Ebel 就成功起诉几位大马商人侵犯它的名表商标 “EBEL”。

在1987年,瑞士名表商Fabrique Ebel 就成功起诉几位大马商人侵犯它的名表商标 “EBEL”。

曾经有人问过我,他想投资一项咳药水的生意,但是自己无法为产品想出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同时他觉得某某咳嗽糖的牌子听起来很火红,所以想拿来修改一下,再作为自己的产品牌子;咳嗽糖和咳药水生意范畴并不一样,“新牌子”用起来应该没问题。

最后给他的建议是,还是设计自己的牌子吧。

所谓的修改后不一样,只不过是他的主观看法。若他的品牌有可能造成混淆,对方还是可以起诉他!

这类例子比比皆是,认为把别人的名牌东改西凑就能搭顺风车,其实是为日后的宏图大业留下计时炸弹!

法律上并没有一套标准方程式去计算两个商标的相似度,可是商标法令和多年的案例还是提供了一些方式来判断。

在1987年,瑞士名表商Fabrique Ebel 就成功起诉几位大马商人侵犯它的名表商标 “EBEL”。

当时被告未经许可,分别在秋杰路,金河广场及吉隆坡各地售卖假冒的“EBEL”手表。

由于证据确凿, 法官宣判 Fabrique Ebel胜诉。

法官在判词中列出了以下标准来决定被告是否侵犯他人的商标:

1.被告所用的假冒商标须和已注册的商标一样或近乎相似,进而造成混淆或欺诈

2.被告不是该商标的注册拥有人

3.假冒商标作为商业用途

4.假冒商标所涉及的商品或服务落在已注册商标的范围内

5.被告使用商标的方法令人觉得他与商标拥有人有关联

如何决定商标是否相似?

一般法官并不会把两个商标并列比较,而是会基于客户在单一的情况下看到假冒商标时,会不会误以为那就是正牌商标的产品。

同时必须以商标的整体作比较,不能把商标一一拆开,因为其中一部分元素一样,就草草判断它们相似。

此外,法官也会考虑双方的经商渠道和客户群体是否有联系。

我国就有几宗有名的商标官司。

在1989年,张福生(译音,Chong Fok Sang)起诉 Lily Handicraft 商标侵权,他是 “Minlon” 的商标拥有人。

他状告Lily Handicraft 所使用的 “Winlon” 与 “Minlon” 相似。

Lily Handicraft 否认说两个商标并不一样。

法官最后判定原告胜诉, “Winlon” 和 “Minlon” 相似,并会造成客户混淆。

另一边厢,在1992 年,法官在一宗案件判定 “Mister” 和 “Sister” 并不相似。

不足以造成混淆

虽然它们的第二发音是一样的,可是整体上的相似度,并不足以造成混淆或形成欺诈。

在同一年, Anakku 起诉Comelku说双方的商标相似。

法官觉得不能因为双方商标同样含有 “KU” 就说 Comelku 侵权。

除了用字,双方商标的意思,包装,发音和颜色都大不相同,因此判定原告败诉。

以上的种种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商标的相似不是单纯的视觉上比较,也考虑了许多周边的客观因素。

所谓“改一点点就能用” 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看法,所以大家还是多多发挥自己的小宇宙和无限创意,设计出独树一格的品牌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