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至少减30%
经济不景爱心“缩水”

经济不景气,善心人士钱包“缩水”,捐款时不再像以往般阔绰,以致慈善或福利机构收到的捐款减少。(档案照)

经济不景气,善心人士钱包“缩水”,捐款时不再像以往般阔绰,以致慈善或福利机构收到的捐款减少。(档案照)

(八打灵再也3日讯)经济不景气,做慈善也“大缩水”,慈善及福利机构面对严峻的经济挑战,近半年不但善款锐减30%至50%,连干粮及物资也难筹。

省吃俭用维持运作

此举导致管理层需更主动对外募捐及省吃俭用,以维持中心运作。

国民面对消费税落实、马币贬值及汽油涨价等因素,个个勒紧腰带过生活,因此自然减少向慈善或福利机构等单位捐款或物资,使得一些孤儿院、老人院或残疾中心也出现经济问题。

尤其是收入100%来自民众捐款的慈善团体,更面对沉重的经济压力,希望民众在这过渡期,仍能多多益善,协助孤苦无依的弱势群体。

《南洋商报》记者抽样电访巴生谷一些广为人知的福利中心,包括八打灵再也美门残疾中心、爱·关怀之家及得胜儿童青少年之家,受访的负责人均吐苦水,经济负担越来越沉重,有者更直言目前的状况是史无前例的“凄凉”。

他们大叹,从今年起善心人士钱包“缩水”的情况显而易见,捐款时不再像以往般阔绰,以致中心收到的捐款减少至少30%,也有的甚至减半。

自费购买米粮

有者也揭露,中心从来没有自行到超市购买米粮,但是近月少了善心人士的捐献,使得他们必须自费购买,以维持生活。

另一方面,面对通货膨胀,他们不得不省吃俭用,除了减少举办活动,也从衣食住行方面着手,务求能省则省。

各慈善福利中心叫苦
筹办活动募款自救

受访者坦言,经济不景气是大势所逼,无法预知经济状况何时会好转,所以为免“坐吃山崩”,鲜少举办筹款活动的慈善团体都采取主动,包括计划好于年杪举办一场筹款活动,希望民众慷慨解囊。

受访的中心都较有规模,除了弱势群体的基本生活开销,每月也需要支付一笔行政费,如员工薪金、租金,还有交通及维修费等,每月运作经费少介于2万至5万令吉。

举办筹款晚宴

他们指出,虽然目前的经济情况不至于捉襟见肘,但是总不能毫无计划地应对当前的经济状况及通货膨胀,所以有者通过“以活动养活动”的方式通过活动筹款,也有者计划索性来一场筹款晚宴,希望公众能热心捐助。

无论如何,他们都体谅大众同样面对经济困境,所以希望有能力者能在能力范围捐献给慈善团体,以帮助社会弱势群体。

每月不敷3万元——美门残疾关怀基金会总干事谢秀贞

以八打灵再也美门残障中心来说,从今年1月至5月,中心的账目都出现收入及开支不敷3万令吉的情况;这是该中心成立20年来,不曾遇过的窘境。

去年的捐款收入不错,甚至剩余至今,但是今年起的捐款就已减半。此外一些物资也难找到,好比以往要找人捐冰箱,几乎马上有人应捐,但最近我们找了3个月才找到。

我们目前运用去年剩余的存款,但是中心每月开销都上万令吉,当中员工薪金、租金、汽车燃油和维修、药物等相当吃力,所以中心计划在年杪举办慈善晚宴,以筹募明年的运作经费。

其实我们平常只靠举行买佳节礼品、回收资源等帮补开销,但因无法预计未来的经济情况,只好举办筹款慈善晚宴。我们也会以“以活动养活动”的方式举办活动,一些没有收入的活动则可能减少举办。

当然,在目前的情况下,中心也得更节省,包括从水电费,甚至是食物方面下手。

无论如何,希望社会一些有能力者,仍能持续捐献中心,以帮助残疾人士。

物资捐献算正常——得胜儿童青少年之家主任卢志安

很明显地今年的现金捐款减少30%,至于物资则尚算正常。

得胜儿童青少年之家在蒲种及华联花园各有一所中心,收容30多名青少年,每月开销达2万令吉。

由于开销100%来自公众,所以为应付日常开销及为明年打算,我们计划于年杪举办一场筹款义卖会,希望能筹得数十万令吉。

而目前我们则能省则省,通过良好规划只购买必需品,来维持日常生活。

善款米粮都锐减——爱·关怀之家总干事林国强

今年的经济的确让人很沉重,尤其是受到消费税的影响,物价也高涨。

目前的经济状况,是爱·关怀之家成立以来,首次面对的窘境,除了善款锐减,连米粮也减少,导致我们必须自资去购买。

尽管说爱·关怀之家也从事资源回收,但是大环境的经济不佳,导致回收收入也欠佳。

我们设有工作坊、也提供残疾人士福利金,加上其他日常开销,如行政费、租金等,每月起码需花4至5万令吉。

以往我们鲜少对外募捐,除非进行扩建工程,但是如今为应对逆境,我们除了节流,也得开源,包括择定在年杪举办筹款晚宴,希望筹募20万令吉,作为明年的开销。

 

独家报道:刘洁晖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