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失利拖欠48组放贷商
56万债款变224万

高薪主管张先生因投资失利,向放贷商借钱应急,如今拖欠48组放贷商超过80万元(224万令吉)债务。

高薪主管张先生因投资失利,向放贷商借钱应急,如今拖欠48组放贷商超过80万元(224万令吉)债务。

(新加坡3日讯)月入超过2万(约5万6000令吉)的高薪主管因投资失利,两年来向48组合法放贷商借了20万(56万令吉),利滚利后竟超过80万(224万令吉)!放贷商追债出新招,扬言要申请让他破产,又要他自付办理破产的3000元(8400令吉)律师费。

45岁的张先生是新加坡一家金融公司主管,月入2万多元(逾5万6000令吉),年底还能期待高额花红。

不料,2008年的一场雷曼兄弟危机,却将他推向债务深渊。他去年2月求助亚杜兰生命辅导中心,当时已拖欠48组合法放贷商超过80万的债务。

在义工协调下,多数放贷商愿意让张先生以低息分期偿还债务,但部分仍紧咬不放。张先生透露,这类放贷商通过向借贷人提出破产申请,加紧追讨欠款。“我是公司高层,如果惹上官非还是破产,工作就丢了。”

他举例,自己拖欠其中一组放贷商4000元(1万1000令吉),为避免闹上法庭,要求庭外和解,对方竟要他签署新的放贷合约,将欠款调高至8000元(2万2400令吉)。

促自付律师费

不仅如此,对方聘请的律师还告诉他,律师费得由他掏腰包。如此一来,放贷商分文未付,却任意提高债务。

另两组放贷商也用同样手法,将欠款分别从2万和5万(5.6万和14万令吉),提高到5万和13万(14万和36.4万令吉)。

“他们就是吃定我不能上庭,只能签下新合约,还要到处挖钱还律师费。”

卖屋套现房价却飙涨

为避金融海啸而卖屋套现,怎料房价一涨再涨,想用花红补洞,又因股价崩盘导致花红缩水,高薪主管感叹,想破头苦撑债务,却聪明反被聪明误。

张先生说:“2008年,我投资股票失利,开始向银行贷款。2010年,又以为金融海啸要来了,房价会大跌,赶紧卖屋套现,没想到房价却越来越高。”

卖屋后,由于需支付每月3000多元(逾8400令吉)的租金,张先生手头现款开始萎缩。而当局加强对金融业的管制,也导致花红不比以往。

150804B08_C953-0

张先生拖欠48组合法放贷商超过80万的债务。

股市崩盘花红大缩水

他开始向放贷商借钱,每当无法准时支付期款,就会“开新洞补旧洞”。张先生坦言,当时为苦撑债务想破头,甚至将所得税一拖再拖。

“我当时只是在耗时间,以为等到花红进来能一次过偿还。”

怎料,2013年低价股崩盘事件,却使他的花红大缩水。债务瞬间如骨牌般轰然倒下,不但放贷商向他追债,税务局也追讨超过27万元所得税。

他坦言,债务问题影响家庭生活,妻子也曾郁郁寡欢。如今,他专心还债,虽然钱看得比较紧,但相比以往,能花更多时间在家陪伴妻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