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社区 亲人回归
希望之谷美丽温馨

双溪毛糯麻风院“85载希望之谷”完结篇

双溪毛糯麻风院社区内的民众会堂,在1959年之前是座大戏院。

双溪毛糯麻风院社区内的民众会堂,在1959年之前是座大戏院。

双溪毛糯麻风院早年面貌与现在大不同,寻根活动和开放日 ,重振麻风院的热闹气息!

早前,该社区可谓非常热闹,但随着越来越多人离世,除了部分仍住在疗养院的院民,居住在小屋及经营花圃的85位康复者,大多年纪已超过70岁,甚少大量活动。

因为年纪已大,加上行动不便, 不少经营花圃者已放弃打理花圃,或租给外人经营,由双溪毛糯麻风病院参议会收取租金,在新年或佳节期间,分发给院民共度节庆。

因此,辗转间,目前仅剩下3家花圃持续由康复者经营,而另外有不到10间,打算余下时间在小屋过完此生,只在门前种些花草,空闲时干些小活当运动。

这些康复者的后代,因数年前展开的“回家”寻亲活动而陆续到来和亲人相认,也有的是在该社区长大,这批年届30至40岁,正值壮年的一批后代,也在社区种花及驾罗里等,形成支撑社区的另一股力量。

他们,让已逐渐被人遗忘的麻风院,多了一份生气。

麻风院的老居民李初成是于氨苯口(Dapsone)医药研发面世的后期病人,惟因错失治疗期,以致病情恶化。

失去右手手指的他,早年在院内任社会福利秘书,平均每日打30封信。他也是参议会活跃成员,目前担任参议会副主席。

康复者年纪日渐老迈,许多已行动不便,有者只在门前种种花草,空闲时干些小活当运动。

康复者年纪日渐老迈,许多已行动不便,有者只在门前种种花草,空闲时干些小活当运动。

出租花圃维持开销

接受《南洋商报》记者访问时,他表示目前社区内只有3间花圃是由康复者经营,另有7至9间只是小屋子门前种有花草。

“居住小屋的老人年龄都介于70至92岁,最“年轻”的一批也约65岁至70岁,有的花圃已出租,参议会每月只收取200至300令吉租金,在佳节时分发给大家。”

“卖花人的生意不见得好,加上早前消费税落实,消费者更谨慎开销,买花者也比以前来得少。”

他说,麻风院中,不少康复者当年把刚出世不久的孩子交由别人领养,最年轻的一批有者如今已届30至40岁,一些回到社区负责种花、驾罗里。

陈兴:孤老渴望关怀
盼开放日迎来5千人

双溪毛糯麻风病院参议会主席陈兴说,社区里的老人家都希望有人关怀他们,冀开放日当天迎来5000人。

“他们居住在此,多年脱离外面世界,有的认为失去朋友和亲人,感觉很孤单,只要见有人来,他们就会很高兴。”

陈兴年轻时来自柔佛拉美士,在希望之谷康复后娶妻生子,曾到日本玻璃厂工作,由于早年院内不允许小孩在院区范围,他把孩子交由亲友代照顾,如今孩子也成家。

年届安享晚年之时,他仍持续为康复者谋取福利,并表示会在开放日当天,重演早期社区内任职派菜员时期的状况,以此再现集体记忆,现场示范早期社区生活。

14日办国际研讨会

他坦言,麻风院未来难再有发展,希望借此让年轻一代对麻风病有所认识。

他说,当天也会有200至300人义务工作,8月14日为国际研讨会,8月15日的开放日则办美食会及其他活动,并将推介1000本《希望之谷历史图录》以筹经费,卫生部及医药总监也会出席。

陈彦妮:提出正规申请
后代“回家”寻根

双溪毛糯口述历史工作队总协调陈彦妮指出,展开寻亲行动后,越来越多后代“回家”寻根,逐渐令麻风康复者找回家人的过程比较有系统。

她说,除了海外领养需通过一定的法律程序,一般上,在本地被领养的后代在确认父母与孩子关系后,再提出正规申请,到国民登记局翻查领养记录即可,惟有者过程需数月甚至一年。

“也有一些是在完成程序后,处于最后的该否相认阶段。”

陈彦妮本身目前也是参议会委员。她坦言,外界对麻风病的误解造就寻根工作面对一定挑战,因而近年不断展开教育宣导工作。

她也说,麻风院集市早已关闭多年,参议会早前建议将小屋子交由康复者后代布置为示范区,让到访者可从示范区,了解早期的康复者生活。

梁志君:经费有限
征求赞助修复礼堂

现年75岁的参议会秘书梁志君,是在1957年入住麻风院,当时他曾在社区内的大戏院担任卷菲林工作。

他说,现在双溪毛糯麻风院的民众会堂,1959年之前其实就是大戏院,这地方也即将是8月15日开放日的活动开幕场地。

梁志君对曾经任职的地方充满感情,看着即将开放公众前来的大戏院建筑物因年久失修,漏水、油漆脱落及墙壁也剥脱,心里非常感慨。

“我们去年10月就争取院方协助修复礼堂,但经费有限,据估计,修复漏水的礼堂需8500令吉,要修补民众会堂大概要5万令吉,基于礼堂是开幕仪式地点,我们早前也致函团体赞助油漆等工作。

他说,为了筹资,礼堂平日也出租供民众打羽毛球,象征式收10令吉租金。

经营花圃的李初成,住在约建于1920年英殖民时期的工人宿舍,目前院内只有6间这类建筑。

经营花圃的李初成,住在约建于1920年英殖民时期的工人宿舍,目前院内只有6间这类建筑。

截双脚李初成学骑摩托车

李初成也是花圃经营者。26年前,他挑战自我学习骑摩托车,在左腿与右脚前段先后截肢后,他现在得依赖拐杖行走,无法走远。

由于行动不便,李初成惟有与朋友结伴经营,朋友仍需谋生养育孩子,而李初成只收取100至300令吉收入作为生活费。

“ 但是,从2014年至今市道不景,花圃销路不好,普通百姓生活辛苦,消费者哪来有多余的钱买花?”

他如今所住的并非小屋子,而是建自大约1920年英殖民时期的工人宿舍,英政府后来移交麻风院,作为康复者住所,目前这类建筑只有6间。

他表示该院东区于2007年被征用发展为玛拉工艺大学,当年39位老人被迫搬迁到中区。

“其实,康复者只求好好在此度完余生,别再有沉重打击,老人家就很高兴了。”

8月15日开放公众参观

麻风院与双溪毛糯麻风病院参议会联手于今年8月15日办开放日及开放文物馆,当天有60名康复者后代会出席。

李初成说,他们将将领到访者,到麻风院社区14个地点进行导览活动,包括一睹早期医治麻风病的大枫子果实植树。

“最早期,麻风院曾于1959年对外开放,70年代始逐渐麻风病不再是可怕之症,每年开放日都吸引约3000人前来,而今年所订的8月15日,据知日本、台湾、菲律宾及英国麻风研究学者都会到来。”

“我们欢迎公众前来,尤其是年轻人,因为很多人都不了解麻风病。”

 

 

 

 

独家报道:陈慧芸 摄影:黄志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