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发展教育
思绪在行动之先

150804my2d07

可持续发展并不是一个新范例,以“重新发现”来形容则更贴切。世界正在快速移动,快得令人类的生活变质,着重于追求即时满足,以致失去和废弃了永恒不变或被称为“原始”的生态系统。

可持续发展是关于重新发现“原始”的生态系统,过程中讲究放弃追求不可持续的“新颖”生活习惯,重新追求“原始”及永续的生活质量,而大学无疑是培育和灌输“可持续发展教育”理念的最佳场所。

时光如梭,一个时代转眼过去。对于人类未来的挑战,约20年前所提出的“可持续发展”日益显得重要。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指出:“在这个新世纪中,我们的最大挑战是接受这个听起来十分抽象的想法——可持续发展,并为全世界的人们将这个想法变为现实。”

教育是人类未来发展的关键。联合国大会宣布在2005年至2014年实施“联合国可持续发展10年教育”,要求世界各国政府在这10年中将可持续发展教育融入他们国家各个相关层次的教育战略和行动计划中。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10年教育”(2005-2014)于去年在日本名古屋落幕,让世人见证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多项成功案例。从社会运动人士到学生、企业至政府机构,无论男女老少,数以百万的人们投入把这个概念化为真实。

由此可见,“可持续发展”超越了典型的“绿化”观念,实际上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并带来深远的影响。

提高生活质量

较早前,马来西亚创价学会(SGM)邀请了国际大学协会主席祖基菲里教授担任主题为“可持续发展教育:后2014议程”讲座的主讲人,探讨2014年后的趋势。

他在讲座一开始便解析“可持续发展”的定义。可持续发展是满足当代人的需求,而不损害后代人满足其需要的能力。

“可持续发展的重点是,思绪一定要在行动之先。活在这个时代,我们必须思考未来的事,预测下一代即将面对的问题。我们现在需要为未来作些什么准备?过了几代后,我们现在所拥有的环境、资源、设备等等,还存在吗?”

“可持续发展”的另一个定义是在地球生态系统的承载能力之下,提高人类的生活质量。一般上,人类提到的可持续发展大部分是指对生态环境的保护,而不是针对人类。他指出,环保分子呼吁停止砍伐树林,可是如果人类灭绝了,留着树林还有什么用呢?可持续发展与人类的生活质量有着密切的关系,不仅局限在马来西亚,而是全世界。

找到平衡点

在全世界,不可持续的发展过程为自然资源带来持续压力,而以不可持续方式进行的生产和消费,尤其是在发达国家,对自然环境的脆弱性和其他地区的高度贫困造成了威胁。

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了通过各种行动将想象变为现实的国际行动目标,包括消除贫困、促进儿童、产妇和性健康;扩大教育提供面并强调教育的性别平等以及建立可持续发展的国家战略。

“若是周遭的生态系统逐渐走向毁灭,一个人活得幸福快乐是没有意义的,因此我们必须从中找出一个平衡点。”

一个完整的人类生态系统是由经济体系(丰裕)、社会体系(政策)、生态体系(地球)及文化体系(人类)的元素组成。人类就是其中的主角,而达到平衡点是最具挑战的部分。

不可持续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特点:

不可持续发展
●消费/消耗
●4W(Want!(要)、Waste!(浪费)、Want more!(还要更多)、Waste more!(浪费更多))
●维持现状
●增量
●个人专注
●学习

可持续发展
●面向未来
●节约和保护
●4R(Refuse(拒绝)、Reuse(循环再用)、Reduce(减少)、Recycle(回收))
●现况的挑战
●转型
●社会关注
●合作学习
●合作关系

以未来为导向

教育是可持续发展变革、提高人们将社会理想转变成现实的能力的主要力量。现在国际社会强烈相信,我们需要通过教育培养可持续未来所需的价值观、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

可持续发展教育已经开始被视为一个学习如何在考虑到经济、生态和所有社会平等的前提下作出决策的过程,培养以未来为导向的思维能力是教育的一个关键任务。

这一教育新视野强调了发展可持续未来所需知识和技能的一种跨学科的整体方法,以及价值观、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需要进行的改变。这要求人们对教育体系、教育政策和教育工作进行重新定位,以使所有人能够以符合文化和当地情况的方式进行决策和行动,解决威胁到人类共同未来的各种问题。

祖基菲里教授指出,全球的可持续发展教育还未达到一个平衡点,目前所面对的挑战有:

●教育系统无法产生可持续发展的积极果效

人力资本有别于人类发展。在人类本质中具有人力资本,但在人力资本中有时会缺乏人类本质。现今的教育系统培育了不少迎合市场需求的专业人士,在各领域提供人力资源;然而,由工厂生产的“产品”却因过于被塑造化而失去了人类本质,人类发展目标因而停滞不前。

●人们注重有形过于无形

大学的关键绩效指标(KPI)是最好的例子。当祖基菲里教授任职马来西亚理科大学(USM)副校长时,教职员曾对他说:“你要数字,我给你数字,但不要问我如何达到这些数字。”

大部分人都爱以看得见的数字(有形)决定一个人的未来,看不见的过程(无形)却总是被人忽略;就在这有形与无形之间,我们往往会脱节,要么只看到了无形的理论,要么只看到有形的社会存在,很难把这二者兼顾平衡起来,这是世界正面对的一个大问题。

●既定事实的改变而迷失方向

他认同世界的改变是必须的,但并不是因着一些不变因素改变了,任何事都必须随之改变。有些既定的事实是不能由人类决定改变的,如果所有事情都改变了,人类会因无从参考而迷失了方向,尤其是新一代的年轻人。世界每时每刻都在更新,快速的变化为年轻人带来极大的影响,驱赶他们走向迷惑的时代。

总括而言,他认为人类要迈向可持续发展的最佳果效,必须跨越有形思维视角;提升社区意识;了解社会生态伦理,以及提倡跨学科教育。

 

祖基菲里教授:可持续发展与人类的生活质量有着密切的关系。

祖基菲里教授:可持续发展与人类的生活质量有着密切的关系。

祖基菲里教授简介:
●现任国际大学协会(IAU)主席。
●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名誉教授及马来西亚伊斯兰科技大学(USIM)学术主席,并担任多个与全球高等教育发展相关组织的要职。
●曾任马来西亚理科大学副校长、世界卫生组织(WHO)顾问等等,同时也是亚洲管理学院荣誉终身会员。
●著名专栏作家,长期在主要报章发表与教育相关的文章。

报道:游燕燕、摄影:陈奕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