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手段堪比马哈迪

因为“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负巨债(420亿令吉)的丑闻曝光后,已引发朝野政坛的震惊而导致双方对事件有不同的诠释。不但国外的报章有报道,国内的报章也连续不停地发表各式各样的报道和评论文章。

在这么多的评论中,有几个方面是压力重重的,包括前首相马哈迪及前副首相慕尤丁的某种程度“逼宫”;再加上“华尔街日报”及“财经日报和周刊”的大篇幅报道,已使到一马事件全面地冲击我国的政坛。

这就意味着正副首相之间对一马问题有不同的看法,因此首相署有向副揆发出忠告,希望他能慎言。

接着就听闻首相将改组内阁的传言,果然让人难以消化和震惊的是首相在7月28日正式宣布改组内阁;特别是将副首相慕尤丁除名,也将总检察长阿都干尼替换;更有公账会的4名成员被擢升为副部长。因此,有人推测调查工作的进度可能受到影响。

政府结构大洗牌

不仅于此,纳吉的改组内阁也表露了他的巧妙安排,一方面增加马华的部长(一正一副)以让华社感到没有被忽视;另一方面,也除掉国大党前主席巴拉尼威的部长职,而以苏巴马廉作为印裔的政府代表,剪去了两派的争议。

在华印社群没有发出不满之声下,纳吉显然认为已在心理上作了妥当的安排,而且在东马的沙巴和砂拉越的阁员也有所平衡。除了巫统副主席沙菲宜与慕尤丁相同命运,失掉了乡村部长职外,整体而言,内阁还是以巫统为骨干和核心,以便已被凝聚起来的党的力量不被打散。

其实,纳吉的战略也是向马哈迪学来的,他一方面抓住巫统(国州议员、区会主席及青年团、妇女组与女青年团的领导人)的领导层和重要干部,顺利地将党选推迟18个月,也就得以腾出时间(不必为党选伤脑筋)将政府结构来个大洗牌,让人第一印象看到新的内阁既团结又合作,不再有杂声了。

由此来看纳吉的手段不逊于马哈迪,基本上也是师父教会了徒弟,例如在1987年马哈迪在党选胜利后,就将B队的人马(以东姑拉沙里为首)全面革出内阁,包括东姑拉沙里、阿都拉及莱士雅丁。他的理由是不能与不同意见和不同派系的人共事一堂。纳吉今天也以这样的理由快刀斩乱麻了。

此外,马哈迪在1998年为要对付安华,也是通过迅雷不及掩耳手法将安华的官职全部解除;接着迅速地召开巫统最高理事会,在安华出席的情况下,通过开除安华党籍。这样一来,安华在短时间内失掉了一切。可是,不甘失败的他,大搞“烈火莫熄”运动,才有今日安华讲不完的故事。

不要司法过于干预政治

为什么马哈迪能顺利将安华“连根拔起”?主要是马哈迪全面掌控巫统。在他的威严下,没有人敢于靠向安华。今日纳吉采用马哈迪的招数一点也不逊色,反而青出于蓝,不但大胆(即使有痛心但政治无慈悲可言)地将身边的“战友”砍掉,而且也将管理司法的总检察长撤换。

这与马哈迪当年(1988年)革除最高法院院长赛沙烈阿峇及另三名联邦大法官(后来对两人收回成命)的手段没有太大的差别。马哈迪是希望司法不要过于干预政治;纳吉也是希望司法不要对政治介入太深。

慕尤丁可保党籍

不过,今天的慕尤丁的政治命运与安华大不同,其一是慕尤丁没有掀起群众抗议行动;其二是开除慕尤丁党籍的理由不强。这也是为什么巫统展延周五的最高理事会议,让彼此冷却下来,大概在党内尚不会对慕尤丁采取纪律行动。

至于会有什么反弹,就看马哈迪如何声援慕尤丁等人及净选盟和在野政党如何对事件作出反应?纳吉看来已是准备对方“放马过来”。后事如何,未卜先知的算命师可能还没有出世。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