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冲突 马币趋软 内阁改组
乱象纷生老百姓忧心

 

(督亚冷2日讯)一马发展有限公司课题延伸我国政经界地震,内阁改组、汇率走低一度令国民

小镇的生活节奏让居民之间有更多时间交流,经历国家动荡年代的乐龄人士聚在咖啡茶,开口就室畅谈国家时局。

小镇的生活节奏让居民之间有更多时间交流,经历国家动荡年代的乐龄人士聚在咖啡茶,开口就室畅谈国家时局。

担忧和混乱,在霹州郊区小镇督亚冷,一批乐龄人士热烈谈论国事,莫不寄望勿再发生国家动荡,苦了老百姓。

这批乐龄人年逾70岁,最长者已达90高龄,他们曾见证英殖民时代、日治时代及马共时代,曾经尝尽当年困苦的生活,眼看着我国数十年来不断改进,盼安定、和谐及稳定的政局能继续下去。

动荡时期生活步步惊心

远离城市的他们,过着相对安逸的生活,没有大城市的交通拥堵、没有打工的压力,却务农自足、闲暇时与友人闲聊,各族之间邻里没有隔阂;反观大城市,许多人是独立个体,更经常透过网络挑起负面情绪。

近期的“刘蝶冲突”唤回他们不堪回首的“5·13”记忆,他们认为一宗偷手机案演变成种族问题的因素,乃城市人与人关系越趋疏远,邻里白天开门匆匆外出,夜里归来关门入睡,各族之间的沟通甚少,少相互照应和理解。

他们谈到动荡时期生活步步惊心,时刻注意本身的安危,包括入夜不出门、不穿着光鲜、节俭用食避免日后饥饿,不可能能像今日往返怡保市区享用白咖啡,悠闲自在的过日子。

勿因误解闹分歧——马水养(90岁)

回想当年我们在日占时期、马共时代生活总是躲躲藏藏,不能穿着亮丽,担心被部队认为有钱而遭带走。当时没有新村,我们住在荒山之中,啃番薯木薯度日,还得节省,深怕粮食很快耗尽。

日占时期,许多华裔都没有工作,更没有自由和娱乐,当年的商店都是很早关门,也不可能入夜不归的在外活动;国家一步一步改善到今天的生活环境,希望不要因人们之间缺乏谅解而分歧动荡。

因“7亿美元”事件,实在难以让人相信会直接汇入首相的私人户头,一般上当贼不把赃物藏在家中,然而即便引起了混乱,我们年长者已无法改变国家大局。

应公平对待各族——顾亚卓(74岁)

我国各族在乡区就如好友,而在大城市却互相挑拨离间,如刘蝶事件,偷手机案引发种族冲突,政府需要监督各民族的动静,不可放任分化趋势,若不处理好,恐怕国家会回到如“5·13”的混乱动荡时代。

城市人早出晚归,时间都损耗在车龙中,邻居红事、白事都不闻不问,他们面对环境、阶层、贫富差距的隔阂,对交流感到压力,宁可“河水不犯井水”。

政府对人民非常重要,只有政府好,人民才会过得好,在此基础上,政府须公平对待各族,如包公秉公办事,才能让领袖和基层人民上下一心,国家才会稳定,外资才愿意来我国。

政经界陷强国圈套——张忠富(71岁)

感觉我国政经界陷入超级强国的圈套中,石油、油棕和橡胶等产品在国际被抛售,更被该国的媒体报道“7亿美元”事件,可是国内领袖却因此乱了阵脚,心意阑珊各有所思,甚至有者鼓吹东西马分裂。

我们历经多年,才从尝尽苦头的战乱时期来到和平的日子,不希望政府和人民行差搭错,步中东和北非国家的后尘,引发不可收拾的冲突事件。

回想起小时后生活艰苦,读书看病都要钱,现在却可享受免费教育和津贴医疗服务,人民应该珍惜和团结起来,共同面对外来挑战。

官僚主义情况严重——刘苏棋(80岁)

大城市多为受薪群体,因从事的方向不一,难免话题对不上号,加上交通拥堵消耗时间,尤其是单身者,向来与邻里没有接触,社区里缺乏沟通,最多也就是见面打招呼,这方面小地方好很多,较常一起交流。

我国政府官僚主义情况严重,有的匪徒被捉到干案后,身分竟然是官员或警员的家人,令人民觉得上梁不正下梁歪。

国家要稳定前进——曾棠(80岁)

大马多元种族的协调确实不易,政府难以调控,比较以往,如今的政府已很好,人民想要怎样的享受,只要努力工作,就能挣钱去追求;以往不好的时期已去,相信也不会复返,最重要国家稳定前进。大城市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各自在大城市的生活目的也不同,流动人口太多很难辨识,也相对少主动去接洽旁人,不过,也可能邻居从事不良事业,不愿意与你接洽和交流。

报道:司徒哲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