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之日夜:我杀了我的甲状腺

患上甲状腺机能亢进的原因是什么呢?原因众多,除了压力、过度疲劳,还包括一种遗传性的自体免疫疾病——格雷氏疾病(Graves’disease),诱发了甲状腺机能亢进。发病者的年龄很广,我所认识的人中有些青春期已患上,而我的外婆在90多岁才发病。

甲状腺机能亢进其实十分普遍,也不难医治,疗法不乏针灸法、中西医治疗等。然而,病患必须学习掌控自己的情绪,调适个人作息,避免操劳,别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而挑战极限,否则病情难以控制。

自我修炼

这是一种自我修炼的疾病,由于愤怒之后的恶化效果显著,因此我必须常锻炼自己以达致修身养性。“人事不顺稍纵即逝,一切为过眼云烟;天地之大,我之渺小,万物皆空,放下、放下……”心里重复催眠自己,慢慢就习惯了。若要化解心里对小人的怨气,可尝试这句阿Q催眠文: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我并非高EQ之人,但为了能活多几年,掌控自己的情绪即最好的疗法之一了。

甲亢3年,我一直都在服用Carbimazole,这是控制甲亢最基本的药物,它使甲状腺减少吸收碘以及碘的释放。如果超过18个月,甲亢仍无法控制,则必须采取以下其中一个疗法,一是手术切除甲状腺肿块,二则是服用放射性碘(Radioactive Iodine),但不适用于老人、小孩和孕妇,并且必须在甲状腺激素指数稳定后,才能使用。放射性碘的弊处也有不少,比如可能造成癌症(机率很低);过度破坏甲状腺,造成终生须服用酪胺酸(Tyrosine)来提供甲状腺素,但甲低比甲高容易控制、安全(起码时时不容易和人发生不能“抗拒”的冲突)。

服用放射性碘

长期服药无效,我必须尽快跟甲亢一刀两断,否则会有生病的危险,比如心脏病、中风等。而疗法各有利与弊,我犹豫了许久。医生建议我服用放射性碘,因为我的甲状腺激素过多的范围颇大了,而且手术后无法保证不会复发。就这样,我计划服用放射性碘,并在甲状腺激素指数不再大幅度跳跃后,便和医院订了一个服用放射性碘的良辰吉日。

当天,工作人员准备了依我情况而限定剂量的放射性碘,大约是10ml的透明液体。液体经过我的喉咙时,有微微灼热感。我被安排在一个房间饮用时,工作人员好像见鬼似的躲了起来(其实是避免受辐射伤害)。多数国外的医院都会为服用者安排入院隔离,但我国很少,可能是病床不够。接着我就自行回家了。

连尿液都有辐射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我都和人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尤其是小孩和孕妇;必须多喝水(清理放射性碘经过体内的痕迹)、多大小解(将放射性碘排除体外),排泄后马桶须冲洗几次,(有辐射!不过我确定尿液没有发光……)此外最好使用丢弃式的餐饮用具。我有如全身散发毒素的外星人,这是难得的体验。

服用放射性碘后,医生预计3个月后才会见效,然而一个月后,我就浑身不适,随时想睡觉,不饿也不渴,甚至不上厕所,身体无故持续发胖。

复诊后,我才知道——我的甲状腺机能低下,一切大逆转。命运真有趣!

(甲状腺疾病之三)

方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