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棕落籍大马100年

我念小学时,从图书馆借了“鲁宾逊漂流记”回家看,老爸低声叮呤:也可看些历史故事的书。

读中学的时候,从班上的“图书馆”借了“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来看。

凑巧那时候,资深报人连士升先生在《南洋商报》的“商馀”版写“海滨寄简”,建议学子多读世界名人传记,如圣雄“甘地”传。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听了长辈的教诲,多读历史及人物传,人物包括作家鲁迅。每逢鲁迅的忌辰,我就写点他的生平及他作品的分析,在学校的刊物发表。没想到这些文章成了我被禁足教室的导火线,从此不能当教员,因为我的脑袋有问题:左倾。

今天,The Edge被冻结出版准证,令我想到自己不适合当老师的人生插曲,以及老爸听我陈述事情的经过,眼睛泛起泪光的情景。

这宗“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事件,令我十分懊恼。

还好,我依旧参与刊物的出版,写文章以及保持对历史的兴趣,尤其是种植历史,例如橡胶、油棕如何落籍大马,如何成为大马的重要经济作物。

三个人与三大族群

大马油棕业的历史可以说是由3个欧洲种族的人开始,后来再由我们的三大族群撑起来的企业。

这3个不同种族的欧洲人是德国的植物学家连霍华(44岁)、比利时的企业家海列尔(23岁)、及法国的作家富库纳(26岁)。

连霍华先到农业发达的荷兰念自然科 ,1817年他被委任为荷兰殖民地印尼,在爪哇的农作物商业、艺术及科学总监,他采集各种经济作物种在他工作的茂物植物园。后来的总监继续他的研究工作。

1848年植物园收到4株来自西非的油棕苗,这4株先驱油棕乃成了日后印尼及大马油棕种植业的始祖。最后一株在1993年死亡,活了145年。

比利时的年轻海列尔是农业工程师,1890年钦点他去非洲刚果开设商业办事处。海列尔收集了大量有关油棕和橡胶种植及出口资料,并投入种植业及原产品出口欧洲的生意。

作家参与种植油棕

1905年,已是富商的海列尔来到苏门答腊。这里的土壤、气候、劳力资源皆远胜非洲。他于是在当地创业,很快的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企业家。

1905年,法国作家富库纳不想留在英国当小学的音乐老师,动身前往婆罗洲种甘蔗,游船在星加坡停泊,他被在大马种植橡胶的英籍种植人留下来在大马发展。富库纳被海列尔邀请去苏门答腊看油棕。

两人在1917年成立了马来亚第一个油棕园。海列尔在印尼及马来亚的油棕园日益扩大,后来乃成为两地著名的索芬(Scofin)园丘公司。

描述大马种植故事的书有好几本,富库纳著的“马来亚的灵魂”(The Soul of Malaya)是最早一本。

限于专栏的篇幅,写历史及人物故事搔不到痒处,请谅。

朱乾海博士(橡胶研究专家)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