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锦堂花园遭征地
300户拒搬迁

沙礼尔(前排左三)从两名超过8旬的居民李守洋(左二)及玛格丽特(右一)手中接过“请保卫我们的家园”签名横幅,陪同者包括官宝发(左一)、威拉沙米(后排右一起)、古纳遮连及莫泽浩。

沙礼尔(前排左三)从两名超过8旬的居民李守洋(左二)及玛格丽特(右一)手中接过“请保卫我们的家园”签名横幅,陪同者包括官宝发(左一)、威拉沙米(后排右一起)、古纳遮连及莫泽浩。

(新山2日讯)占地30英亩的新山锦堂花园(Kim Teng Park )于5月21日被颁布在宪报上为“重新发展城市”,因此逾300户住家及商店必须被征地。

该花园居民事先并不知情,如今接到征地的通知,逾百居民于今日响应“不搬迁”签名运动,以维护大家的权益。

新山首个民宅区

据了解,2个月前当地居民打算转售住宅时,因交易失败,进而获知该花园已在宪报上被列为征用地,无法进行任何买卖或交易,从而揭发征地一事。

锦堂花园居委会主席威拉沙米表示,根据今年5月21日柔佛州政府的宪报,委派一间私人发展商-城市中心转型(新山)私人有限公司征用30英亩地段。

他透露,位于前太平洋广场(Pacific Mall)对面的锦堂花园,在60年代是新山区首个花园民宅区,目前该区约有280户民宅,包括独立式洋房、双层半独立洋房及排楼,还有15间商店。

1500居民受影响

威拉沙米指出,受影响的居民高达1500人,大部分持有永久地契,但居民却一直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

他说,宪报上没有清楚列明征地的用途,居民有感知情权被狠狠夺走,因此居委会发动签署“坚持不搬迁”运动,以维护被征地居民的合法权益。

他表示,他已收集了214户居民的签名,于上周三提呈备忘录给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卡立诺丁,内容包括居民针对发展计划而质疑征地程序的合法性,要求大臣关注。

他认为,倘若政府要居民让路以便兴建马新捷运系统(RTS),居民觉得不合理,前往新加坡工作的大马“越堤族“大部分都没有缴税,反而是要缴税的人民牺牲让路发展,作法荒唐。

他尽早号召近300名居民出席“停止征地,一个锦堂花园”特别居民对话会,商讨保卫家园的对策。

出席者包括巫统新山区国会议员丹斯里沙礼尔和特别助理莫泽浩、民主行动党士都浪区州议员曾笳恩、新山市议员党鞭拿督雅亚、市议员官宝发、锦堂花园居委会理事文森、邱光平、古纳遮连及律师潘伟斯。

沙礼尔:征地必须应透明

沙礼尔指出,截至目前,马新捷运系统(RTS)没有一个完整的策划方案,到底是采用高架桥、柔佛长堤或兴建新桥仍未有定案,若打着征用锦堂花园土地作为捷运系统的说法,根本就不成立。

他认为,政府进行发展计划时应聆听民声,透明化处理私营化征地工作程序。

也是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特区顾问理事会成员、依斯干达特区发展局顾问的沙礼尔强调,他对锦堂花园被征地事件毫不知情,该计划也不属于依区发展计划下的计划。整件事让人摸不着头脑,到底征地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他表示,今天他特意前来了解情况并收集民意,他会跟进居民提出要进行估价赔偿,或是坚持不搬迁的决定。

处理多项征地计划

沙礼尔表示,在他手中曾接触多项征地发展计划,当中包括哥文茶及美乐花园居民拒绝政府征用民宅兴建高架汽车天桥,以解决堵车问题,但最终因反对声浪及争取下,搁置有关计划。

他指出,当年新山关卡设在柔佛长堤边界土地,后来把关卡设在武吉查卡(Bukit Chagar)组屋区地段,由于大部分居民以租屋方式居住,已安排搬迁至斯里士都浪廉价组屋。

他说,但也有居民的住宅遭征地,原定要建设罗里直通车道从新山关卡衔接至士乃路,征地完成却没有进行任何兴建工程,居民不明不白地被迫搬走。

潘伟斯:与边佳兰如出一撤

潘伟斯说,2周前他接获锦堂花园居委会要求他出席今天的对话会,以便讲解如何通过司法管道对征地程序提出质疑,防止该公司征地的方案。

他表示,根据目前的情况,宪报已颁布该区为“重新发展城市”将进行征地,相信很快就进入土地征用通知书(Borang E)阶段,届时居民必须依照司法程序到听证会谈判赔偿金额,或者可以在21天内入禀法庭申请司法审核。

不曾召开听证会

他认为,整个征地计划与边佳兰如出一撤,只是负责征地工作的公司不一样。

他透露,该公司决定征地前不曾召开听证会,而且该公司的缴足资金(Paid- Up Capital)仅有100万令吉,大股东为一名华裔女子,另一名小股东是巫裔男子。

他说,缴足资金有限的情况下,该公司是否能妥善发展该区土地以及赔偿,皆令人质疑。

他担心上述征地工程成为先例,难保下个一个会轮到彩虹花园或其他新山民宅区。

曾笳恩:不应罔顾民声

曾笳恩指出,锦堂花园是一个成熟社区,政府不应罔顾民声,丢弃人文关怀。他说,政府征地,居民却占下风,毫无谈判条件可言,这对人民来说不公平。

他表示,他会致函给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卡立诺丁要求检讨新山区发展大蓝图,并以未来发展潜能的社区作为考量,同时也针对征地事宜给予合理的赔偿及解释。

潘伟斯(台上右)向出席者讲解如何通过司法管道对征地程序提出质疑。

潘伟斯(台上右)向出席者讲解如何通过司法管道对征地程序提出质疑。

听不懂很混乱——88岁退休人士陈秀玉

1960年我在锦堂花园购买一间店铺,如今出租给一家货运公司,前阵子租户通知有关征地事件,我感到相当吃惊。

就算行动不便,我还是要求儿子带我出席对话会,掌握征地情况,可惜我都听不懂,现在感到很乱,不知道如何是好。

赔偿不符市值——52岁英语科讲师文森

1978年我用7万令吉在锦堂花园购买双层半独立洋房,我和家人同住,花了很多心思装潢打造的一个家,不舍得搬走。

根据估算,锦堂花园位于新山市中心的黄金地段,如今我的洋房市值逾150万令吉,比当年的价钱高出22倍,就算协议搬迁,不见得发展商会以市值作为赔偿金额。

搬迁影响病患——81岁柔佛新山德教会紫书阁阁长张铭钟

新山历史最悠久的德教会也殃及,加上新山市区地价昂贵,搬迁工作更加艰巨,理事们开会后决定坚持不搬。

德教会开设施医赠药活动,不少居住在新山市区及锦堂花园的乐龄人士前来看诊,若被迫搬迁,病患必须转到柔佛再也、马西及古来等德教会看诊,造成不便。

听估价师意见——85岁退休人士李守洋

1990年我和家人搬到锦堂花园,目前跟儿子、媳妇及孙子同住,希望不要被迫搬迁。

我收到有关征地通知,今天特意前来出席对话会了解情况,听听估价师及律师的见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