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悬殊严重
大马中产家庭仅占20%

我国的社会贫富悬殊问题在区域国家内是其中最严重的。

我国的社会贫富悬殊问题在区域国家内是其中最严重的。

何谓基尼系数?

谈到社会贫富悬殊或国民收入的差距时就无法不谈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

基尼系数是广泛地被世界各国采用为衡量家庭收入差距和社会贫富悬殊的一个标准。

基尼系数的比例数值是在0和1之间,基尼系数愈小表示人民收入差距愈合理,国家财富分配愈平均,社会贫富悬殊的问题愈小。

若基尼系数低于0.2表示国民之间的收入平均;系数在0.2至0.3之间表示国民之间的收入相对平均;系数在0.3至0.4之间表示国民之间的收入相对合理。

150803A05_1

大马处于警戒线

系数在0.4至0.5之间表示国民之间的收入差距大;系数在0.6以上表示国民之间的收入差距悬殊。

专家一般把基尼系数0.4作为收入差距的“警戒线”,一旦越过这警戒线,社会贫富将开始迈入两极化,比较容易引起社会阶层的对立而导致社会动荡。

我国在1970的基尼系数高达0.513,而此系数在1984年下滑至0.483。

在过去十年间,我国的基尼系数也在逐渐下降。在2002、2004、2007、2009和2012年的基尼系数分别是0.461、0.462、0.430、0.440和0.431。

换言之,在过去四十多年之间,我国的财富分配有着显著的改善。

然而,当官方的数据显示国民收入的差距愈来愈小时,为何许多人依旧有我国社会贫富悬殊愈趋严重的看法呢?

更糟的是,当我国政府以绝对贫困的计算法宣称我国在2012年只有1.7%的贫困率时,联合国却以相对贫困的计算法,在《2013年马国人类发展指数报告》中指出,我国的贫困率不降反升,从2007年的17.4%,升上了2012年的20%。

此外,我国的社会贫富悬殊问题在同区域的国家内是其中最严重的,我国在2012年以0.431的系数在亚洲基尼系数中排行第三,被归纳为贫富收入差距大的国家。

更甚的是,我国1%最富有的人的财富就超越了40%最贫穷人士的财富总和,并且,只有20%家庭的收入是落在国家中位数收入的80到120%之间。

离先进国目标很远

换言之,我国只有20%家庭属中产阶级。

在先进国,中产阶级家庭一般占50到55%。

有经济学家以公积金的缴款来分析,就我国私人界受雇人士之间的收入差距。

在我国所有受雇人士都必须登记公积金账户并按月缴款。

根据分析,公积金账户的基尼系数从2004年的0.643上升到2013年的0.661。

该分析也指出,底部下半区的公积金账户持有人的储蓄在2004年至2013年期间呈下降趋势,而顶部1%公积金账户持有人的储蓄则呈稍微上升的趋势。

这数据说明了一个事实:受雇于私人界的员工的收入差距悬殊。

华人最有钱?

在大马谈贫富悬殊问题几乎就会令人马上联想到各族间差距。

一般上,人们都会认为相较于非土著(尤其是华裔),土著/巫裔在国家经济体内被视为弱势群体,也因此,一般人都会有“华人是最富有,土著/巫裔最贫穷”的错误观念。

其实,贫穷问题的复杂性和敏感性源自一个事实:在1970年以前,特定族群与贫穷率之间的关联——马来人的贫穷率比非马来人高出许多。

在1970年,巫裔、华裔和印裔的贫穷率分别为65.9%、27.5%和40.2%。

然而,在政府推行了新经济政策后,这情况就获得了改善。

在1990年,也就是新经济政策结束的那一年,土著、华裔、印裔和其他族群的贫穷率分别为20.8%、5.7%、8.0%和18.0%。

在2012年,土著、华裔、印裔和其他族群的贫穷率更分别降至2.2%、0.3%、1.8%和1.5%。

此外,各种族在企业界的股权在1970至2008年之间都有所提升。

土著、华裔和印裔在企业界股权从1970年的2.4%、27.2%和1.1%提高至2008年的21.9%、34.9%和1.6%。

换言之,政府在推行新经济政策后,以及延续新经济政策的国家发展政策及其后的2020年宏愿,都令国家经济获得迅速成长,大幅度地降低贫穷率,也收窄各族间贫富悬殊问题。

社会为何贫富不均?

工资遭压缩

造成贫富悬殊或收入差距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就包括了受雇人士的工资被压缩、教育水平不均、贪腐等。

受雇人士的工资被压缩和外劳有着密切的关系。

截至2014年年中,我国外劳人口估计已达670万名,其中至少有460万或31.34%为非法外劳,合法和非法的外劳比例约为30:10。

我国在2014年的人口约为3000万,其中马来人占55%(1650万名),华人24%(720万名),印度人占7.3%(219万名)。

外劳比印裔多

但外劳人口却占了大马人口的22.33%,这数据早就把那7.3%的印裔国民比了下去,而外劳也只以50万或1.67%之微差就能赶上华裔人口!

这些数据显示我国的雇主是如何地依赖外劳,来降低营业成本来进行他们的营业活动。

我国各行各业这种极度依赖低薪资外劳的心态正是影响劳工薪资的增长,造成员工薪资被压缩的主要原因。

大量廉价的外劳影响本地的薪资制度,使到大部份体力劳动工作的薪资微薄,造成许多国民不得不面对低薪资以及国民收入差距日渐扩大的困境。

教育水平不均

教育在提升国民收入方面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政府能通过教育来提升国民的知识、语言和各种职业技术能力进而提升国民的收入。

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政府通过新经济政策为土著/巫裔提供进入大专学府的固打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土著/巫裔同胞的教育水平和在职场上的竞争能力,继而改善收入与生活水平。

然而,生活水平和教育程度是个相连的环。

例如,有着高贫穷率的沙巴和砂劳越的土著普遍上也有着高比例的弱势学生。

这类学生一般上由于贫困而面临学业成绩不良、出席率低、辍学率高等问题。

教育开销对贫困家庭来说是个昂贵的开销,在填饱肚子的现实考量下,教育往往会是被牺牲的一方。

在那样的恶性循环之下,他们和其他地区国民的收入差距是很明显的。

贪腐严重

至于贪腐,我国在国际廉洁指数得分自1995年开始至2014年,都徘徊在4到5之间,这并不是值得庆祝的廉洁指数。我国的肃贪表现或有改善,但始终给人原地踏步的印象。

根据多项报告显示,我国的政府机关和私人界的贪污行为盛行已是个不争的事实。

贪污和腐败不但破坏公平竞争,它也将造成物资和机会的垄断。

贪腐和垄断除了为某些具备贪腐和垄断的人带来巨额的收入而加剧社会贫富悬殊的情况以外,也将会对国家经济造成严重的伤害。

世行:收入差距拉大
应关注族群内部悬殊

根据世界银行在2014年发布的《大马经济观察:朝向中产阶级社会》报告显示,我国种族之间的经济悬殊已不是大问题。

在2014年我国种族之间的不平等问题,只占整体收入不平等的3.4%。

反之,族群内部的不平等问题则占了整体收入不平等的96.4%。

若以此报告为根据,人们就应把贫富悬殊的焦点从种族之间的经济不平等,转向族群内部贫富悬殊。

基尼系数也显示我国族群内部收入差距日益扩大。

在2012年我国各族家庭收入的基尼系数分别为土著0.421、华裔0.422、印裔0.443和其他种族0.435,以上的系数都已越过了0.4的警戒线。

这也就是说有迹象显示我国各族族群内部收入差距都有步向贫富两极化的趋势。

总结:政府应拟策收窄差距

总的来说,华裔中没穷人的说法绝对是个谬论。

与其浪费时间去争论华族是不是全都是富人,不如把时间花在研究我国社会贫富悬殊的问题上。

无可否认,经过几十年的努力,通过天然资源与种种政策我国政府大大地减少生活在赤贫内的国民人数,收窄了各族之间贫富悬殊的问题,降低了国民之间的收入差距。

然而,当《大马经济观察:朝向中产阶级社会》报告指出我国各族之间的经济悬殊已不是大问题时,却有迹象显示族群内部的贫富悬殊和受雇人士之间收入的差距,在我国有愈来愈严重的趋势。

造就这类贫富悬殊或收入差距的就包括了工资被压缩、教育水平不均、贪腐等问题。

因此,政府有必要朝这方面努力,制定更有效率的政策,以收窄族群内部的富悬殊和受雇人士之间收入的差距。

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189

巫群香博士■《大马经济网》研究员、理大社会科学学院政治系讲师

有意见,请电邮:[email protected]
或浏览大马经济网:www.malaysiaeconomy.net
欢迎经济/社会学者或对研究有热忱者加入团队

巫群香博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