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尖兵心中爱

150518X41_C737-0

《大地2》第12集
播出详情:
8月9日,每逢星期日,[email protected] AEC (频道301)和Astro AEC HD(频道306)
配合媒体:南洋商报

一支草,一点露。

每位农人的背后,都有着不同的故事,这一期的“大地2”深入东西马地区,发掘这些农业尖兵的创业过程。

他们走过的路,可成为后来者的借鉴…

【忘不了生态世界王诩颖】

150801ll1aa2

雷德福的水耕油麦,也是他一家的幸福泉源。

跌撞摸索觅出方向

来自砂拉越诗巫阿山港的王诩颖,因小时抓鱼为食的经验,经年累月之下促成了他对鱼儿的浓厚兴趣,名声响亮的“忘不了”便是他的心头爱。

“忘不了”,乍看误以为是一首歌曲,实则这是一种鱼类名堂。正因是捕捉不易,伴有阵阵果香的清甜鱼肉,食用后令人难以忘却,让王诩颖把它定名为“忘不了”。

如此霸气称谓,配上不菲价格,让八方食客慕名而来,为的是一解那嘴中馋。食客眼中的珍馔,却也可能是王诩颖赏心悦目的独有收藏。

他在某次渔获之中,银色斑斓的忘不了是渔场起步的见证,也是他一路走来的依托。

按照当地约定俗成的价格交易的王诩颖,在贩售时遭遇不少刁难。价格的昂贵,让他备受指摘、质疑。唯有真正了解的人们,才会知道他出价绝非是漫天开价。

王诩颖今日取得的成就,绝非偶然,而是他一步一脚印的跌撞摸索、寻觅而出的方向。

他说,忘不在砂拉越称为Empurau,印尼则就叫Jurong,而沙巴则称Lian,它有很多品种,大致都一样,属于忘不了鱼。

他的鱼全部都是野生的,捉来的鱼放在这里,有些拿来卖,有些则拿来收藏。

这些鱼全部都是土著捕捉,他们除钓,也放网篮捕捉,每一种方式都会让鱼受伤。鱼捉上来受伤的时候,他就会把它放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给它定水。

他说,因为这种鱼比较野性,一撞就会受伤。所以它的空间就要大,再混合一些其他小鱼,让它这样慢慢地适应。大概是两、三个月到半年内,忘不了的脾性才会固定。

忘不了在3、5年内大概有1公斤,有一些会大到2公斤,可是很少。雌性就比较快大。养出来的鱼,那品质也不一样,它的味道肯定没有野生有果香味那么重。

150801X38_C3185-0a

王诩颖在河道上追寻野生忘不了。

取名“忘不了”一炮而红

王诩颖说,它的鱼肉白嫩,还有果香味,其实它真正的名字也不是叫忘不了,忘不了这个名是他取的。因为我们吃了它,在一、两个星期内你肯定还想要再吃,所以他就取忘不了这个名字,结果一炮而红。他烹调忘不了的煮法都是原汁原味,什么调味料都不用添加的,只是擦一点油就拿去蒸,蒸了之后无需调味料,新鲜甜美的鱼肉就可以上桌了。

忘不了这个河鱼可说是全世界最贵的鱼。很多人都不懂它在砂拉越几十年前,已经是这样的昂贵的价钱,这不是他定的价钱,而是市场的趋势定下来的。

【水耕油麦生态世界雷德福】

把机械工程的概念应用在水耕法,雷德福成功减少对人力的依赖。

把机械工程的概念应用在水耕法,雷德福成功减少对人力的依赖。

最原始方法灭虫害

心疼孩子的健康、看透机械工程业的瓶颈,雷德福就这样与有机农耕结下了不解之缘。

运用自己在工程学方面的知识,雷德福在槟城浮罗山背建造了一片有机农地。一行行排列整齐的水耕油麦种植架子,正是他将农业与机械设计的完美并合而成的作品。

精细有设计,绝非只是为了体现对于机械的熟练操作,而是希望透过一己之力,促发城市绿色建筑的多元扩展。

对于农耕,他遵循以保护生态平衡为准的操作法则,不喷洒任何农药,只采用那自然界既定的生物链关系,以最原始的方法消灭虫害。

在园地里,可以看见雷德福与太太在各自岗位上的忙碌身影,孩子在绿意盎然的农园中熏陶养成一颗体恤之心。

雷德福这座有机农园,为人们提供健康蔬果的同时,也构筑了亲子共乐的相处时光。

收成比普通菜快

雷德福说,叫水耕法(Hydroponics),是采用营养液膜技术(Nutrient-Film Technique),就是很薄的一层的水在管那边流,不过,他改用圆的管,让三分之一的水会在管里面保留着,变成不必24小时开着水泵让它一直流,成本和开销会比较节省。

水耕法它有比较大的“容忍性” ,就是它可以接受比较严峻的气候,很多地方,甚至在沙漠也可以种,因为不需要太多的水,如果它跟土耕比较,它只占用了大概5到10% 的水而已。

他说,水耕系统的收成会比普通菜快一点,可能会快一个星期,因为它的水份、养分足够,加上阳光充足,它就一直成长。 他说,他不把它当作是一个职业来做,以半退休跟兴趣的心态去做,所以做了会比较好过。

因为他不一定要依靠它作为经济来源,只是做得比较成功一点,有人来参观,来分享的时候,就感觉到很满意及有满足感。

【杜古生态世界吴德贵】

人弃我取,吴德贵在许多农人放弃种植杜古后,毅然投入。

人弃我取,吴德贵在许多农人放弃种植杜古后,毅然投入。

良心耕作健康果实

家族从事农业的吴德贵,在毕业以后选择从事会计工作。几年的兜兜转转,他再度回到了种植行业,以杜古作为他的农业起步选项。

果实收成时期,他都会来到柔佛居銮吗什的果园爬上果树的高处,忍受蚂蚁满布身上的痕痒感觉,熟练地将一串串的杜古果摘下,放进桶子再经由绳索运送到树下,让等待的人们将浑圆饱满的杜古平放到篮子里。

虚心受教的吴德贵,谨记着农业老前辈所给予自己的提点,再以些许的方法改良提升,让果树在自己的有机农耕下开花结果。

每当接收到来自客人的肯定,就为他注入一支有力的强心针,让他深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承载着粮食供应的深重职责,吴德贵深知唯独无公害的良心耕作,方能种植出益于他人的健康果实。

即便艰辛,他依旧隐居在后无私的含蓄付出,展现了务农者为人着想的循善初心。

吴德贵说, 杜古的果皮基本上会比较厚,比较重一点,比较浑圆,也比较大一点。它的结果期跟龙贡、杜古冷刹一样,都需要大量的水份。

它的果皮基本上和杜古冷刹还有龙贡是一样的,果蝇和其他的虫害比较不会去叮它。可能它的皮比较厚,也比较酸一点,还是会分泌一些植物荷尔蒙出来,使到那些害虫不会叮咬。

杜古的皮成熟的时候会是深红色,如果下雨天过后不能马上採,要等到果皮比较干,水份比较少过后才能采收。不然采了过后它会很容易爆裂,爆裂过后就没有经济价值及市场了。

他说,收成需看季节性,有一些比较大棵的杜古树, 如7年树龄它一次的产量可以有一大箩,就是50、60公斤左右。

吴德贵爬上果树,熟练地把一串串的杜古果摘下。

吴德贵爬上果树,熟练地把一串串的杜古果摘下。

种杜古需大量水份

杜古黄到发红,会比较甜,当然,杜古、龙贡,跟杜古冷刹都一样,它需要大量的水份。这个是老前辈告诉他的,就是说如果它在结果期,差不多好像拇指这么大颗的时候,发育到要成熟的那一个时期,需要灌溉蛮多的水份。

一棵7、8年的树,一天内可能要浇50公升到100公升的水。那它的产量才会比较好,然后果实也会比较甜。

他说,不管是任何的果树,他比较崇尚大自然的方法,也就是说尽量以无毒,无公害的方法来去管理它。就是说我们尽量用良菌,尽量用酵素,用蔬果发酵的酵素。

如果以经济角度来讲,杜古现在可以说是几乎只有人在砍,没有人在种。

在未来的市场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它的价钱会比较稳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