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劲霖:马币贬值 存款趋少 众筹或成造富新管道

 

150802A03_C1752-0

4名主讲人为出席者呈献一场精彩的专题分享,左起为潘力克、刘同斌、吕吉崴及陈劲霖。

(八打灵再也1日讯)当马币贬值和通货膨胀,存款越来越少,众筹有望成为中层阶级人士造富的新管道。

盟达资本联合创办人陈劲霖指出,众筹是指群众筹资,让企业有正确的管道融资。

他说,马币近期贬值20%,存款无形中减少,有必要通过其他方法赚钱。

他今日在股权筹募与IPO论坛主讲“海外股权投资策略”时说,全世界已比赛开发检讨资本模式,许多国家都批准众筹,马来西亚、澳洲及新加坡今年开始批准众筹。

陈劲霖说,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近期批准了6个众筹执照。

众筹两大致命伤

他说,世界上没有稳赚的投资,众筹也有缺点,其中两大致命伤即融资不到位,以及调查、审核、认证与分析等细节,投资者必须做好功课。

陈劲霖说,为了避免融资不到位,领投在众筹扮演重要角色,他们必须擦亮眼睛找出适当企业,不能盲目跟风。

“众筹必须选对企业才能取得盈利及回报。如果大公司是夕阳行业,投资他们未必赚,一些崛起的小公司或许有不错的回报。”

吕吉崴:风险小回收快
企业上市前提早入股

英智集团行政总裁吕吉崴主讲IPO投资机会时指出,在企业上市前入股(Pre IPO)概念下,人们可提早入股企业,然后等待企业上市,股份锁定期结束后,在二级市场出售获利,它是私募股权投资的一种,具有投资风险小,回收快的优点。

投资者可讨价还价

他说,在企业上市前入股也让投资者可以讨价还价。

“至于首次公开募股则难以讨价还价,因为其价格已被锁定。”

他表示,一般企业在上市前1、2年,会进行企业重组,由于公司重组的需要,投资者即可讨价还价。

在企业上市前入股的另一项好处是投资者有一些控制权,确保公司不能随意开销及投资,投资者也可确定退出计划。

刘同斌:20年内从10家增至8千
中国股权投资企业剧增

截至今年上半年,中国的股权投资企业达到8000家,投资资本额为4万亿人民币。

亚太柜台市场(APOTC)执行董事刘同斌说,在过去20年,中国的股权投资市场迅速发展,从1995年的10家企业剧增至今年的8000家,企业增长数量惊人。

“这说明了中国的股权投资机构从过去的小作坊阶段扩展开成资金管理,而且内涵外延,投资范围大变化,尤其是今年上半年的募筹数量相等于去年一整年的企业总数量。”

刘同斌发表主题为“中国股权投资崛起与机遇”专题讲演说时指出,股权投资快速发展,主要是因为其盈利能力强。

他说,一般企业的年度回报率介于10多及几十巴仙;股权投资却投资在选择性行业,促使一些投资回报率在几年内达到几倍或几十倍。

投资基金放缓

“由于中国近年来的经济增长放缓,平均经济增长率为7%,这促使参与中国股权投资的企业从过去的大企业变为中小企业,而且投资基金出现放缓现象。

“虽然中国经济放缓,不过它还有新动力,因为中国刻在进行经济结构调整。

“中国是传统制造业大国,惟不是强国,因为它在科技研发及创新领域逊色于美国;随着新兴科技快速发展,中国一些行业已超越美国及欧洲,其中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就是最好例子。”

刘同斌认为,尽管近年来中国经济放缓,不过却趋向平稳,它不会出现太大问题。

至于中国的投资热点,他说,主要集中在互联网、资讯工艺、电讯、金融、生物科技及医疗健康,而互联网金融则是热点中的热点。

与股票炒作有明显区别

较早前,刘同斌解释,所谓的股权投资主要是针对非上市公司的权益性投资,其投资时间长,与股票炒作有明显区别。

“由于股权投资的流动性差,时间长,投资者只能用自由资金或闲置资金投资,切勿投资所有资金,因为它对个人资产退出及变现存有有一定的风险。”

潘力克:避免经济放缓影响全球
美国升息在所难免

财经分析员潘力克指出,美国升息在所难免,否则美国经济放缓,进而影响全球经济。

他说,虽然美国升息使美元升值,造成亚洲国家出口价格会被压低,但若美国不采取行动,他们未来的经济增长会放缓。

“美元升值之外,美国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国,使他们还有议价的条件。”

潘力克主讲“全球经济与投资展望”时说,美国即将面对选举年,因此也不会让他们的货币升值太快。

他说,目前全球面对的问题是消费增长,大部分国家如中国、欧盟国家、印度、日本、美国及俄罗斯在消费上都接近顶点。

日元贬值影响德国出口

潘力克说,日元贬值使日本生产成本降低,无形中造成德国的出口下滑。

“当丰田汽车比马赛地更便宜,消费者自然会选择日本汽车。”

他说,日元贬值也带动了日本旅游业,吸引中国人到当地消费。

“日本与德国是互相竞争的对手,当欧元与日元疲弱,其他亚洲国家更受影响,他们要只好一起贬值。”

欧盟给希腊“下错药”

潘力克认为,虽然欧盟经济看似脱离困境,但希腊债务问题依然存在,已经无药可救。

他说,欧盟给希腊“下错药”,增税反而使人民收入减少,而国家还是负债累累。

“即使希腊人把所有积蓄借给政府,但政府的开销已超越人民的储蓄,因此希腊无法自救,必须靠外人帮忙。

“所以,国际货币基金要求德国减少希腊的债务,惟德国不答应,目前还在讨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