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窿债还不完心力交瘁
妇女与儿划清界限

 

150802B06_C1049-4

黄菊英(前排右起)在张秀福、陈峇峇、苏继铭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与多次欠债且不思悔改的长子刘伟廉划清界线。

(新山1日讯)55岁妇女过去多次为不断惹上债务纠纷的29岁长子收拾烂摊子,甚至数月前还在他跪求下要求弟弟帮忙解决大耳窿债务,但儿子仍不思悔改,令她彻底失望。

儿子上个月又招惹大耳窿上门追债骚扰家人,她决定与早已失联多日的他划清界线,儿子的所有债务问题以及在外招惹任何事端,一概与她无关。

在一家私人机构任职行政人员的女事主黄菊英,今日在马华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张秀福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这么说。

出席者包括马华区会署理主席陈峇峇、新山中区市议会倪顺海、振林山区的居民代表委员会(JPP)主席苏继铭、颜家伟等人。

向舅舅借车没还

黄菊英说,29岁长子刘伟廉,在上月15日带着越南籍女友前往吉隆坡,送女友回国,过后就失踪,连向舅舅借的第二国产迈薇轿车也没有归还,至今仍失联。

她说,两天后,她在住家范围收到有关向儿子追债的传单,由于害怕长子出事,她在上月19日中午前往报警。

她说,从报警开始的那天起至今,大耳窿就一直不断以各种方式对她骚扰,包括发送恐吓短讯、骚扰电话、在她住家张贴讨债传单、扔漆弹等,对她造成极大心理压力。

“上月28日傍晚下班回家,我发现不明人士用锁头锁我住家围篱大门,隔天大耳窿还扔两包漆弹,殃及隔壁邻居。”

她说,每次回家途中,她都很担心住家会发生事情。

抚养女友私生子
撂下重担给母亲

黄菊英对长子不成熟行为感到苦恼,因为儿子不明智决定,至今她还要担起养育一名无国籍孩童的责任。

操心无国籍孩童问题

她说,儿子曾结交一名印尼籍女友,后者还怀上别人的孩子,长子始终不听劝,坚持要抚育这名非亲生的孩子,结果女方诞下孩子不久便返国离去。

她指出,长子当初声称全力养育这名孩子,但是有关重担实际都落在她身上。

她透露,这名孩童如今到了适学年龄,她还要操心处理其国籍身分的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