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尼泊尔(上篇)

150802D02_C1824-5

全球地震大大小小日有千回,但一个人遇上死亡地震,机会还是微乎其微,一生中碰上两回,恐怕更是难乎其难。但是,对于登山客“琦哥”来说,这种不可能的机会———两场亡命地震大灾难,那么惊天动地、那么轰动国际,一个半月内竟全让他撞上了。

震前一瞬间 古迹就在眼前消失了

4月25日近午11时56分秒(大马时间下午2时11分),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突发的里氏8.1级强级大地震震波,以及6月5日清晨7时15分,沙巴神山惊现的5.9级近强级大地震,都令身历险境的他怆惶逃命,生死一瞬间。侥幸两遇地震两回死里逃生,朋友们都谑笑他“搞搞震,去到那里震到那里!”

每一次地震前,郭宝珠都看到一群鸽子飞起,接着人们尖叫,然后那些古建筑物就颓然塌下,尘土飞扬。一连数次都是如此。

当时,她只觉得“怎么可能?这么珍贵的古迹竟在我眼前消失?”却不懂得害怕。

今日,特访山名“四脚蛇”活跃于中文(部落格“不老的希望”)博客的琦哥(64岁),以及他的登山眷侣郭宝珠(62岁),请他“重回”现场,畅谈两回出生入死的历险传奇。

150802D02_C1817-5

地震杀那,鸽飞屋倒人惊逃。

背包16天游藏尼

半背包式旅游世界屋脊西藏和尼泊尔,是一位朋友的心愿,也是6年来恋山爱摄影的“琦哥”薛玉琦与郭宝珠夫妇之所欲。

今年4月11日,筹备一年多的16天藏尼之旅成行了,20名马新摄影和旅游发烧友从吉隆坡出发,直飞成都。

在中国四川成都自由行2天后,一行人高高兴兴踏上青藏铁路。谈笑间,沿途42小时美不胜收的天路不觉漫长,很快地,拉萨到了。

当晚,下了场雪,活了半辈子还没见过皑皑白雪的琦哥夫妇可乐透;殊不知,白雪把他们隔天游玩的纳木措山路都覆盖,过不了;他们继程前往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中方旅游大本营。

次早,曾徒步上巴基斯坦K2大本营和尼泊尔安纳普纳山大本营的琦哥等人再徒步走上约100米,到约5200公尺高、接近登山大本营的山上,在此扎营过夜。宝珠没随行。

在樟木过一夜后,大队会合,结束西藏之旅,取道中尼公路,走约5小时车程,进入“最接近天堂的国家”尼泊尔。

到达首都加德满都时,已是4月23日,第二天,他们参观世界有名的“佛观天下”,4面4双眼的猴庙,也不急着购物买手信,心想反正26日晚上才回马,还有时间,不如先看看,26日早上再买也不迟。

150802D02_C1819-5

震后的帕垣古城满目疮痍。

鸟飞尘扬古迹倒

25日,用完早餐后,一行人分3组分道扬镳自由行。琦哥夫妻等往帕坦(Patan)古城的杜巴广场(Durbar Square)拍旧皇宫照片,重遇另4位团友,又继续拍呀拍,把一幢幢年代久远、但富历史意义的古建筑物摄入镜头。杜巴广场建于1908年,帕坦城国王登基加冕大典就在这里举行。

中午时分,一位团友肚子饿了,要找点吃的喝的。广场两旁商店林立,他们相中了天台上的露天咖啡厅。那Roof Top咖啡厅的4楼天台处地绝佳,把周遭美景都揽来,蔚蓝的天空下白云飘飘,更衬托出这些名列世界文物遗产的古迹之不平凡,他们各自选了最佳观景点,悠哉闲哉拍照。

餐厅服务员来写菜单,认出他们,宝珠笑问“有没有给优惠?”话才说完,她突然觉得有点晃动,眼前神庙屋顶垂地的长长铁片也一直不停地左摆右晃。

宝珠下意识觉得是地震,不假思索大喊“地震,快蹲!”。她的妹妹住在美国洛杉矶,女儿在台北,都有地震经验,她故事听多了,也累积了地震的常识。

突然,一群鸽子飞起来,尘土飞扬,建筑物都在左右摆动,宝珠感觉身体也在摇晃,她左手紧抓身旁的大伞,握着相机的右手提得更高,猛按快门。

开始时只是小摇晃,接着四周都“动”起来,建筑物一座座瓦解倒下。

“当时,我只觉得‘怎么可能?这么珍贵的古迹竟在我眼前消失?’”

停震杀那,团友辉哥高喊“快点离开建筑物,跑去空地!”

大伙惊慌地夺路飞下楼梯,宝珠一直告诫自己“保持警惕,受伤不得。”在底层,她看到一个大花瓶倒在地上,泥土也撒满地。

与死神擦身而过

大门口外是片空地,惊慌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每一次余震,先是鸽子群惊飞,接着人们高声呼喊,惊慌恐惧,人群流窜,都飞涌过来空地避难,人越聚越多。

更教宝珠怵目惊心的是,她们之前在广场内摆首弄姿拍照的建筑物也倒了,变成一堆残垣破瓦。她心想“要是这时还在,会是怎样的结果?”

150802D02_C1826-5

宝珠惊见地震的第一错愕反应。旁为响导。

余震未了人心惶惶

所有人都惊恐万分,傍徨无措……有人被砸伤,立足地余震未了,震震震震……。

宝珠还看到,空地旁的神庙顶上垂地的长铁片也在晃动……。虽说是空地,事实上空间很小,大家都在担心金庙随时会倒,人心惶惶。

她总共看到对面的建筑物摇晃了2次,感觉有一点点的震动……总之是余震不休。天动地摇,所有人都一脸茫然,不知何去何从?

有人赶紧用手机对外联系,宝珠也第一时间向在吉隆坡家中的女儿报平安说:“我们遇上地震,但平安。”也吩咐她向亲人报平安,要他们放心。

事发时在广场参观的学生群也跑到空地来避,其中一位女生突然不支晕倒。受过急救训练的辉哥马上指挥围观的人群散开,让她呼吸新鲜空气。他也按住她的人中,并要人给她喝水。她果然苏醒,醒后直哭。

在空地不知所措地呆了约1小时后,他们觉得应该离开。不幸中的大幸是,宝珠同团的新加坡团友明哥有聘请响导,危急之际,响导成了指路明灯。他知道外面许多道路都受到破坏行不通,建议他们向另一方向逃命。

天晚狼狈无栖处

要离开空地,得经过两排4层楼高的老宅,说是路,窄小得充其量只能称得上小路,两旁老屋若倒塌,砖瓦恐怕会填满路上,大家竞相奔跑奋力通过这排建筑物。小路虽说不长,惊魂未定、怆惶夺路逃命的琦哥宝珠等却仿如漫漫长路,胆颤心惊。

终于逃到路口了,路面较大,心也稍宽。来到一个小公园,附近居民已在此集合。他们一伙人也在这儿等待,想办法回旅舍。可惜,响导探知无车可接送,他们又呆了漫长的一句钟,也体验几次的余震。

天气开始转冷,“必须想办法离开小公园,与其他团友会合!”这是当时唯一的念头。

3时左右,他们决定走出公园,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看,企盼车子经过。其实,截车根本是不可能,大家都逃命去了,怎么可能有车子呢?一路上,所有商店都紧关着门,有的只是熙熙攘攘的进城出城人。

也有些人干脆停下不走,就地而席,痴痴呆呆,双眼无神。

150802D02_C1838-5

热心青年协助受伤妇女止血。

拿着行李傍惶无助

步行近一小时,终于回到旅舍。其中一组团友早已安全归来,并将所有团友放在5楼的行李都搬下来。旅舍不给住了,拿着行李,狼狈傍惶地站在门口,不知何去何从?

晚上住哪?身边装着十多天衣物的行李特别沉重。

有些团友探知前方有一片空地,要拉行李前去。但有一位团友在西藏跌断了手,这朋友4年前与太太到尼泊尔旅行结婚,此行既是祝庆结婚纪念日,又圆西藏梦,手伤后,他行李多,也需要人照顾,因此只能留下,不作他想。

琦哥等12人捱义气,也不走。但是,何处可安身呢?

10多度的晚上漫漫长夜,余震不断,沉重的心情更觉寒意透心!“明天,我们又将往哪去……”。

开水价钱趁机翻倍

饥饿交逼中,眼见对面有间较新的背包旅舍,决定过去避难。他们就靠着硬墙呆着。晚上旅舍员工回来,琦哥等请他们煮水,配饼干当晚餐,第一壶公升的开水要100卢比,第二壶坐地起价翻一倍,变200卢比。

琦哥宝珠依然感恩。“在这落难时刻,还有滚水让我们冲泡随身还有的咖啡饮料,是何况等幸运!”

旅舍餐厅有长凳,他们把4张靠拢一起,当板床,女的躺床凳,男的坐椅睡。

折腾了一整天,他们依然无法安睡。当晚余震不断,深夜时分又摇晃了,还夹带着尖叫声,他们一惊醒,立刻夺门逃到外头的空地。所谓的空地其实并不大,如果两旁的建筑物倒下,肯定无法幸免地被压个正着。但生死有命,事到如今只好听天由命。

一切恢复平静后,他们又回旅舍去,可那能睡得下?但不眠不休也不行,宝珠一直告诫自己必须坚强,还得留命回家。

从女儿的短讯中,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一伙竟遇上尼泊尔80年来最严重的强震。

150802D02_C1834-5

大使馆职员莫哈末阿敏为大马落难旅客送来温暖。

绝境患难真情义

午夜12时,餐馆员工捧上数片蛋糕。原来是女团员慧敏先前嘀咕“今日是我生日”,明哥记在心里,不动声色地吩咐员工把所剩的几片蛋糕留下为她庆生。

在要庆祝当儿,另一批团友回来了。“原来他们牵挂我们的安危,特地回来看看。外面可是黑漆漆的一片哪!”他们正赶上热闹,寒夜里送来了丝丝温暖。眼看团友特来关心,宝珠心里一阵激动,哭了。

他们仍然住在原地,寿星妹跟着他们走了。第二天(26日),那些团友又特地回来帮大伙搬行李到他们在1公里外的大帐篷。原来,那批团友原本打算到一空地过夜,途中遇上一位中国游客,知道尼国政府已在不远处搭了大帐篷,收留地震灾民。

抵达帐篷,琦哥等赫然发现,竟是身在副总统府前的大草场,那大帐篷,足可容纳4000至5000人。

在地的中国饭店老板和义工们已经准备食物给避难者享用。那是多么温暖、洋溢着人间温情的可口美食,散发浓浓真情味。

在这落难时刻,每一口汤、每一口面,吃进口里但觉美味无比,温馨满满,很感动、很感动。

他们回国的班机是晚上9时,为了确保航程顺利,中午12时必须前往机场。通往机场的公路并未损坏,但这么多人和行李,也是行不得也。

响导竭力相助,终于找到只能乘3个人的大马小灵鹿,行李还得放在车顶。谢天谢地,7辆“甘吉儿”顺利地把他们送出灾区。

上云霄逃出生天

未抵机场,路上已排了长长的人龙,不过他们非常幸运地挤进机场大厅,柜台无人办公,唯一还在营业的巧克力商店也将关门不做生意了。

偌大的机场人潮满满,若回不了,呆多久还是个未知数,经验告诉他们得尽快储水和饼干,更重要的是,马上传名单向大马驻尼泊尔大使馆求助。

数小时后,一位马来官员挥着马来西亚国旗,寻找他们来了。“还有人关心我们哪!”

这一刻,宝珠心中又是振奋、又是感动。

是大马驻尼泊尔负责移民及领事服务的三等秘书莫哈末阿敏(51岁),接获讯息赶来;落难的还有其他大马人。“如有民航机就先乘搭,机程比政府随后派来救援的军机快上两小时。”

晚上,他们以睡袋在机场大厅留宿,但人来人往,纷扰至深夜,他们依然乍睡乍醒。

次早(27日)可以办登机手续,但登机闸门未定。一行人过了安检,就有人海堵路,原来这大班人从地震当天就在这里等飞。20人再也无法前进,只好聚在一个角落。又是一个漫长的等待。

近午,大使馆人员给他们送饭来,每一大盒够让3个人吃个饱,宝珠感激不尽,也难以置信“怎么这个时候我们还有饭吃。”

虽然只是平平常常、干巴巴的蛋炒饭,却是美妙之极的珍馐,“只要能耐饱,就是很幸福了!”

旁边的一位老外也老实不客气的拿起炒饭狼吞虎燕,另一名中国游客很诧异“去哪儿买的炒饭?”这一刻,宝珠感恩地告诉自己“我们这一群人是多么幸运呵!”后来才知道有人等了三天三夜还等不到飞机!

浩劫后成生死之交

他们20人离登机闸门太远,听不到管理层的报告,年轻的团员不时得趋近去听,终于,兴奋的呼声响起“Air Asia班机的登机闸门在第5号!”。

急穿鞋、抓行李,他们飞快穿梭人群中,只5分钟便冲进5号候机室,检查机票。排队登机时看到飞机的大红标志,逃生机会就在眼前,心儿激动得扑扑跳!

坐上机位那一刻,宝珠满是幸福感:终于能够回去温暖的家了!遇难3天来,团友交心互助互爱,患难见真情,最是难能可贵;也因为大家同生死、共患难,都成了生死之交。

飞机离地的杀那,全机人如释重负,欢呼声响彻云宵!逃出生天了!

150802D02_C1831-5

薛玉琦与郭宝珠在尼泊尔经历惊心地震。

后记:浩劫无情

2015年尼泊尔8.1级大地震也称“喜马拉雅山地震”,震源就在第一城首都加德满都与第二大城市兼著名旅游城普卡拉之间、喜玛拉雅山麓小山村峇八克(Barpak)———拉姆琼(Lamjung)县县治贝西萨哈东南偏东34公里处,是这个“微笑国”自1934年的里氏8.4级大地震后,81年来地牛再次翻身的另一场浩劫。

强震彷如万马奔腾,激起千层震,震波所到之处山崩地裂,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不堪撼动,雪崩连连殃及登山大本营,淹没许多登山客,加德满都和普卡拉多座百年著名历史文物古迹受到无情摧残,面目全非。

邻近的西藏、印度新德里和印北地区、巴基斯坦、孟加拉以及缅甸,也无可幸免,都遭受池鱼之殃,总共9000条生命没了,成千上万的灾民流离失所,留下满目疮痍。

下期<优生活>预告:

尼泊尔大地震大难记忆犹新,琦哥一个半月后又赴沙巴神山之约。他万万没有想到世间事竟有那么巧:又遇大地震,与死神再次擦身而过!(稿费捐南洋报业基金)

报导: 谢春澜 /摄影: 薛玉琦、郭宝珠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