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备齐全生活自在
麻风病院犹如社区

康复者各有本身的故事,由于部分社会人士长久以来对他们的误解及偏见,选择留在原地生活。

康复者各有本身的故事,由于部分社会人士长久以来对他们的误解及偏见,选择留在原地生活。

双溪毛糯麻风病院与一般的医院有所不同,更准确说起来,应该像是一个社区。麻风院内有学校、邮政局、礼堂、巴刹、茶餐室、会馆、各宗教膜拜场所及监狱等,犹如一般社区。

住在这里的康复者,自在生活,有者也有本身的职业,从清洁工人、病楼护士、分派米粮、警察、保安、书记及教师等工作,他们自治所居之地,与其他的社区无异。

由院长及病患组成的双溪毛糯麻风病院参议会,互相商讨事务,分工合作管理该院,大家互相关怀彼此照料。这里,可说是他们与外界隔绝后,惟一的家园。

据说在早期,麻风院附近的河边停留着很多翠鸟,不少病人总是期盼,康复后就像翠鸟般飞回家。

住在这里的康复者,各有本身的故事,尽管很多后来的康复者其实老早就可以回家,而他们心里也渴望回家,但碍于时局转变,加上社会人士长久以来对他们的误解及偏见,宁愿选择留在原地,这个被他们喻为“希望之地”的地方。

双溪毛糯麻风病院拥有独立设施且环境怡人,但早期此处是荒野。

双溪毛糯麻风病院拥有独立设施且环境怡人,但早期此处是荒野。

病院近3千病人
60年前就业机会少

现年93岁的林斗,是于1949年入住麻风院,至今已迈入66载。他入住时期,麻风院有将近3000人,就业机会不多,加上马共事件使马来半岛进入紧急状态,更难对外谋求工作机会。

“我还记得,我是1949年6月18日入住麻风院。当时入住麻风院的病患不少于2800人,有的甚至是偷偷进入区内居住,希望获得收留,但因工作是僧多粥少,所以我当时只从事一般杂工。

医楼当杂工

“1962年后,谋生环境仍是不容易,我找到医楼杂工,当年工资虽然70仙,但相信不会白做,平日工作主要是到米仓扛米粮,与大护士打理社区伙食。”

他笑言,早期该社区仍是个山芭,现在新的医生楼其实当年仍是荒野之地,居民虽有麻风病,但其实仍是如常人般可工作,当中医楼杂工不好找,每次要等到有3个空缺,医楼需要人手时,才从合格的8至10位报名应征者中挑选。

“医楼杂工工作包括倒垃圾、扫地、打理医楼草地、树叶、搬米到市场或米仓。

“在后期,我也养鸡、种水果,如此生活也过了好几年,在1970年麻风院走向开明,对外开放让外界社会接近病者。”

林斗见证者麻风院有2800人入住的巅峰期,也见证该区逐渐开放及岁月流逝,无限唏嘘。

林斗见证者麻风院有2800人入住的巅峰期,也见证该区逐渐开放及岁月流逝,无限唏嘘。

诊断患麻风病入院就医
林斗从此没返乡

林斗回忆,1947年他患病前,是在怡保红土坎巴士公司工作,当年的书信往来派送是依靠当地社区7至8个信件派送局交由巴士载到各地,司机再把外围书信载回到怡保去。

他说,因发现自己经常有手脚麻痹的现象,尤其是一次不慎跌倒后因为没有痛的感觉,感觉有异,于是去求医,但就连医生也说不上是怎么回事。

“有一次,巴士公司有个员工无意间触碰到我的手,他发现我毫无知觉,就劝我到吉隆坡去求医。我来到吉隆坡后做了检查,诊断是患上麻风病,从那时开始,我才知道双溪毛糯麻风病院这个地方。”

双手拿不稳筷子吃饭

他说,辞去巴士公司职接受正式医治的前期,已感受到双手拿不稳东西,就连要拿筷子吃饭也成问题,而入住麻风院就医,他是以大枫子果实油注射治疗,到了70年代才有服用药丸的出现。

“基于当时情况紧急,我离职时等待发放的3个月薪资,也只好交待由父母收取。早年,也还收到从事工头的大哥寄钱给我,只是没想到这一离别,从此再也没有回到家乡去。”

甥侄问身世 方知有亲人

林斗本身有7个兄弟和9个姐妹,他是老幺,但在亲人相继离世后,兄弟姐妹中就只剩他和现年90岁的小妹。

“不久前,曾有书信寄来麻风院找我的住处,原来是兄弟的儿女问起我的身世,一众后代亲人才知道家族里还有个不曾见过的“伯伯”,我也才知道自己还有亲戚。”

甥侄到来探望

他说,他年届58岁的甥侄,不久前也到来探望他。

结识印尼女子结连理
“麻风院是我家”

提起落地生根的往事,林斗说早年交通不便,要从荒野山芭回家困难重重,而且他在麻风院认识了一名印尼女子,两人也结为夫妻,这里就是他的家。

“当年,有人为我做媒,那年代要养活自己已很困难,所以我是直到1965年工作稳定后,才娶了对方当太太,结婚时,还有大医生在东院的天主教堂见证我们的注册结婚仪式。”

“妻子早年因子宫瘤而不能生育,我重视的是她的健康,所以不是很计较这些。后来年纪越来越大,老朋友一个接一个“移民”,我于2007年从东区搬进小屋子,而妻子则因心脏病,于2008年9月离逝。”

从入住麻风院至今数十年,医生宣布他已康复也不必再服用药物,他大可以回家,但林斗还是留了下来。

他说,麻风院的医生没和他计较,而且仍关注康复者的健康及定期做身体检查,所以他就这样,一直留在这个地方。

下篇预告:麻风病院患早期冒险横渡,前来双溪毛糯治病及寻求栖身之所,让这个希望之地遗留下许多当代病患的足迹与故事,当局筹备建设的文物馆,让人一览麻风院的过去。

 

 

 

独家报道:陈慧芸 摄影:黄志强、姚春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