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乞丐好一点的大学生

有人说,真话犹如没穿衣的人,即使是妙龄女子,也难免刺眼,而且很少会引起旁人公开的赞赏,除非你不介意表露自己的好色。

早前,一名就读法律系的巫裔学生在出席“马来人经济报告:迈向高收入国”时,当着前任副首相的面发表“大学生穷得要当乞丐”的演说,引起许多人的共鸣。

没想到的是,有关演说在被上载至网络之后,遭到四面八方的抨击,甚至被轰“没有家教”——咦,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先谈“大学生”——还记得自己在设计学院就读时,讲师告诉我们说,单凭“英国分校荣誉学士”的头衔,毕业之后的薪水估计3000起跳,苦干个四五年吧,当个艺术总监是跑不了的,然后配套如何如何,甚是向往。

结果,2008年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广告制作公司,薪金1200令吉,最高纪录是3天没有回家,也沒有洗澡。资深设计师分享说,他苦干了五六年,也不过五千左右,而最重要的是最早的回家时间是凌晨3点。

大学生起薪不理想

另一个朋友,专攻商标设计(logo),每天必须生产最少50个设计,结果起薪1600,第二年加了100大洋;当时一杯美禄已要价接近两块钱。

还记得,当时法律系毕业的朋友,薪金也不过三千左右;另一个机械工程师硕士,总共读了六年半,薪金四千出。

媒体工作者,底薪约两千,加上固定津贴也不过三千,加上加班费等,勉强三千出,还没扣除公积金呢!

2015的今天,你花四五万令吉拿到的那张证书,可以带给你的起薪是多少?

当然,三四千的收入是(真正的)乞丐所没有的,大学生唯一的优势在于不至于沦落到每小时四块半(快餐侍应)的地步,以及筛选行业的权力。

而据我所知,中国大学毕业生的起薪只在四千人民币左右,台湾大学生的起薪平均也不到三千马币;才女陈文茜曾撰写一篇《台湾太对不起年轻人》的文章而引起热议,文中所捍卫的自然是有才干有学历而薪金却仅仅足以糊口的青年——到底是大学课程不符社会企业所需,是孩子表现差劲,还是国家“经营不善”,导致生活成本太高?又或,以上皆是?

努力实践本身理想

当然,许多国家的情况是如此,并不代表那就是应该有的现象,只是,你我深知那是不可能在短期内有所转变的事情,高声呼喊之后,还是应该积极面对。

振作点吧,“付出与收入不均”其实又何止出现在大学生呢?你的父亲工作没有30年也有20年吧,并不见得享有五位数字的收入,何况一张白纸的我们?

大学生足以自慰及自豪的,应该是在追求回报的过程中,努力实践自己的理想,如设计的如法律的,在别人为你的才能而缴付更多更大的代价之前,我们必须先证明自己的价值。

还年轻,选择多得是呢,年轻人的热血不应该只用在为自己打抱不平、为自己拔刀相助,应该趁那傻劲没被现实磨灭以前,为自己多干些不求短期回报的傻事。

倘若这世上还有怀才不遇这回事,我相信那是因为他足不出门,自然什么都遇不上了。

郑喜文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