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救儿”失5万
假警官骇手机诈财

150802B06_C1048-0

李太太(右)在儿子陪同下,叙述事发经过。

(巴生1日讯)儿子上班时接获“银行促销”电话,母亲就接获“冒牌警官”通知儿子藏毒被捕,建议用钱私了的诈骗电话。

由于惊闻电话那端传来儿子求救的哭声,妇女惊慌地答应“冒牌警官”提出用钱私了藏毒案的建议,最终由12万减至5万,拱手送上她的积蓄。

疑骇入儿子手机拨电

此外,疑有骇客集团从中操纵,不但使妇女无法联络孩子,更骇入事主的孩子手机,用其电话号码联络事主,让他们不疑有诈。

这类似的诈骗手法国内已发生多宗。手法都是一名巫裔先拨电给受害人,指其孩子贩毒或藏毒被捕,最高刑罚会被判死刑,然后再把电话转给另一名华裔,继续在电话中声称能协助私了,而且通话时都会让受害人听见隐约中传来孩子求救的哭声。

最近一宗是月底发生在彭亨关丹的投诉案,如今类似案件也在森州芙蓉发生。

指藏毒恐死刑
“儿子”边哭边求救

来自森美兰州芙蓉的李太太(59岁)指她于7月29日上午10时30分期间,在住家接到一名马来女子的电话,自称从警局打来,并通知指其在吉隆坡武吉加里尔工作的儿子与4名同伙涉嫌贩毒,遭警方逮捕。

“该女子指儿子两名同伙所提供口供,对儿子非常不利,直指他藏毒,而最高刑罚是死刑,现在不能担保,也不能跟家人见面。”

李太太今日在社会工作者陈彼得安排下,召开记者会叙述事发经过。由于她当时非常心慌,便询问对方解决方案,女子便建议她联络上司求情。

“接着,一名自称是‘陈警官’的华裔男子接听电话。一开始,他装作不了解案情,耗一些时间后才问我儿子名字,并指他与伙伴搬运货物被警方逮捕时发现运毒。”

谎称禁担保见面

她说,对方一直强调儿子罪行严重,不能担保,也不能见面,让她更为担心,并通过电话不断求情。

“为了让我更相信他们的话,这位‘陈警官’尝试让儿子跟我通话。当时我听到的是儿子哭诉的声音,他边哭边自责,同时泣求我救他,由于心慌意乱,一时也不疑有诈,甚至相信电话另一端的便是自己的儿子。”

指示钱袋丢停车位

李太太指“陈警官”让她与儿子通话后,开始试探并向她敲诈12万令吉,以协助儿子脱罪。

150802B06_C1058-0

老千集团获得李太太手机联系后,便不断使用其子手机号码与李太太联系。

联络不上儿子

“他开始不断问我是否有诚意解决问题,于是我便问他怎么解决。

“他一开口就要12万,我表示只有1万令吉,他说我没有诚意,并威胁将立刻把孩子送往警局。最后我们协议以5万令吉解决问题,同时不能将此事告知他人。”

她说,对方较后便跟她要手机号码,以随时保持联络及说明交钱方式和地点。

“当我盖上电话后,便尝试拨打电话给儿子,但一直无法接通;不久后,突然接获儿子手机来电,但听电话的却是‘陈警官’。他说,这是试探我的电话是否能接通,并要求我随时接听儿子手机所打来的电话,与他保持联系。”

偷瞄男子取钱

李太太说,对方一直用儿子手机号跟她联系,引导她到银行领钱后,并到附近把钱丢在停车位走道。

“我去取钱时,对方似乎一直都在监视我的行动,因为当他叫我把钱袋放在停车道时,他突然制止我说有路人经过,当时确实有人经过。当我把钱袋放在他所指示的地点后,他叫我别回头望,不过我偷瞄到一名身材瘦瘦的马来男子前往取钱。”

她说,交钱后,“陈警官”向他保证儿子很快便会回到家里。

“我回家后,便立刻致电给儿子,结果他竟说自己在一直都在公司工作,对‘犯罪’事件毫不知情,这时我才醒悟上当了。”

查案官:直接联系事主
不会通过警局联络

李太太的儿子相信老千集团通过骇客手法,盗用他的手机号和警局电话号码干案。

他说,事发后,他与家人带母亲到警局报案,隔天母亲手机又接到一通06-7612 222来电,当时未接听,较后回电才发现是警局的电话。

“之后,我直接询问查案官,对方指案件由他接手后,只有他会直接联络受害者,而且一般会用自己手机号联系受害者,不可能有任何来自警局的联系电话。”

他说,查案官也建议他们不要接听任何致电母亲手机的电话,若有任何问题,该查案官会直接联络他本人或其兄长。

另一妇女被骗2万

他说,据查案官透露,母亲受骗当天下午,也有一名华裔妇女前来投报叙述同样的遭遇,被骗走2万令吉。

“我们希望将此事公诸于世,让公众提高警惕,勿跌入上述老千集团的圈套。”

不知信号是否曾中断
儿曾接促销信用卡电话

李太太的儿子也说,事发当天,其手机在上午10时期间曾接获银行信用卡促销电话,直到中午12时才接到母亲来电询问“贩毒”详情。

盼电讯公司加强保安

“当天早上,我一直未用电话,只是上午10时接到一通016-665 2332的来电。一名马来女子向他促销银行信用卡,通话时间不到26秒,接着我就忙着工作,也没有发现手机在那段期间是否出现信号中断问题。”

他希望电讯公司加强保安工作,确保用户号码不易遭盗用。

手机标明亲人身分
恐易成骇客目标

陈彼得将就此事向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投报,要求警方关注国内欺诈案件层出不穷的问题。

“我相信这是一种新的干案手法,通过骇客盗用家人手机号诈财,公众受促提高警惕,以免上当。”

他也呼吁公众家人的手机号码,勿以“母亲”、“父亲”或“家人”等昵称记录,避免容易被骇客盗取家人号码欺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