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可应付5个月进口
不怕外储跌破千亿美元

白文春

白文春

(吉隆坡31日讯)经济学家认为,即使我国外汇储备金跌破1000亿美元(约3800亿令吉),只要足以应付5个月以上的进口,仍算是处于舒适水平。

根据国际标准,只要能够应付5个月以上的进口,外汇储备金属于舒适水平。

国家银行宣布,我国截至7月15日的外汇储备金,降至3794亿令吉,相等于1005亿美元,足以应付7.9个月的进口,以及1.1倍的短期外债。

市场认为,国行持续进场干预,扶持令吉,将使到外汇储备金在7月底跌破1000亿美元,创2010年以来低点,这将使到大马面对难以缓冲投资者信心狂泻情况的风险。

外汇储备金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跌破1000亿美元,直到2010年9月才重回该水平以上,并保持至今。

政局牵制走势

兴业投行研究高级经济学家白文春向《南洋商报》指,政治局势的变化将左右外汇储备金的走势。

“短期内,政治局势仍显得不稳定,相信将出现外汇储备金跌破1000亿美元的风险。”

此外,外资频频撤离大马市场,导致资金流出将超越来往账项资金流入的数额,这并不是一个健康的现象。

最近炒得火热的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风波、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宣布内阁改组,把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踢出内阁,以及革除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职务,使到政治局势恶化,拖累令吉兑美元持续疲弱。

目前,令吉在介于3.81至3.83之间游走,上周五更一度挫至3.86,跌至1998年9月以来新低水平。

150801A06F1_200x85d8

影响投资情绪

白文春表示,假设外汇储备金持续下跌,将对国民信心造成打击,进一步影响令吉走跌,而这也会影响投资情绪。

他补充,这会使到国内外投资者,延后投资项目,并采取观望态度。

此外,驻新加坡麦格理资本固定收入和外汇策略主管尼詹依德利斯表示:“外汇储备金跌破1000亿美元的心理水平,将进一步影响市场情绪。”

他补充,最大的问题是政治局势突然恶化,到底会对外资流出造成多大的影响。

同时,瑞穗银行(Mizuho Bank)驻新加坡经济学家瓦拉丹表示,跌破1000亿美元将会使到市场担心出现“现金燃烧”现象。

“国内政治风险、国际油市情况,以及美元走强,这是一场完美的风暴。”

不过,白文春认为,假设政治局势获得改善,相信外资不会大幅流出。

他指,即便美联储升息已在预料之内,早前外资流出已反映该因素。

他说,大马利率高于美国,这对外资仍具吸引力,只要他们看好令吉会回升,相信会重回大马市场。

美国升息成关键

艾芬黄氏投行研究首席经济学家陈秋隆则认为,美联储升息是左右外汇储备金下跌的主要因素。

他表示,只要来往账项保持盈余,且我国经济基本面稳健,相信外汇储备金在今年底保持在1000亿美元水平左右。

“不过,若美联储比预期中采取更积极的升息行动,那会促使资金显著流出区域市场,而大马也会受到影响。届时,国行进场扶持令吉,将会再度拉低外汇储备金。”

目前,他预计,美联储将升息50个基点,假设超过该增幅,将会高于市场预期。

美联储在刚结束的两日政策会议后,公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不变。

陈秋隆预测,美联储9月升息,将使到令吉兑美元下跌至3.90,但会在今年底回升至3.75左右。

陈秋隆

陈秋隆

冲击出口

“假设令吉持续下跌,将会影响我国经济表现,但这只属短期风险。我相信,令吉会跟随区域货币同步回升。”

他补充,目前对经济影响最大的风险是全球经济表现,因这会冲击出口,导致来往账项盈余收窄。

谨慎投资令吉资产

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表示,虽然外汇储备金足以缓冲国际贸易差额(BOP)危机的忧虑,但国行的立场令人担心,且升息风险增加,所以投资者必须谨慎投资令吉资产。

“目前的问题是大马的外汇机制,因国行使用令吉作为控制宏观经济的工具。”

该银行补充,假设国行持续在目前水平扶持令吉,9月升息的风险会提高。

目前,该银行预计,国行将会维持隔夜政策利率(OPR)在3.25%,直至2016年。

 

 

报道:姚思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