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最危险而有趣的时代

“我们活在最危险而有趣的时代。”-林吉祥

大马政坛永远有人们编造不出、让好莱坞也相形见绌的剧情。

仿佛首相形象崩坏得不够快,丹斯里慕尤丁当副揆最后一夜说的话,把前者最后一丁点信心也磨光了。后者的爆料和质疑,与大多数大马人的心情产生回响,也让他们对真相的渴望翻倍。

就在次日,情节复杂化,副首相和总检察长近乎同时遭革职。丹斯里阿都干尼本是调查首相涉一马发展公司大型丑闻的4名丹斯里之一。

首相的行动没有提供答案,反而制造更多问题。从我面子书的动态时报来看,不同背景(亲政府、中立、亲反对党)朋友都反应不佳。仿佛每个人在那个早上读了降临大马的新闻,都皱起眉头。

虽然慕尤丁和阿都干尼不太讨大马人喜欢,但是他们的遭遇是没道理的,显示了人们呼吁要做事负责的国家头号人物,竟公然滥权。

灭亡的恶性循环

首相未能为自己辩护,增加了指控的可信度和合理性。在“没什么好隐瞒”论坛中,人们希望他完整解释和回答指控,在获悉最大批评者敦马哈迪出席后,他却临阵缺席而声名远播。

作为政府首脑,他应该向人民清楚回答“有做/没做”的疑问,纯粹否认或在回教堂对可兰经发誓,在这种情况或任何情况都行不通。

我们还未得到真正的答案,对真正课题的注意力一直被分散,令人非常生气。例如,近期The Edge事件明显有悖常理,再说没有报道被证明不实,消息来源却被放大检视,以至于遭冻结3个月。

人民还在等待开诚布公,耐心要用完了。相当肯定,前副首相的感觉也一样。砍下头颅、藏匿身躯,纳吉及其新内阁仍无法逃避责任、过失和错误的责任。学习负责和透明吧。真相必须说出,让一切见光,不掩盖缺点。

纳吉没有能力这么做,却有天分让情况恶化,清楚显示他应离开内阁,代之以能拯救国家、避免灭亡恶性循环的人。

参与巫统期望物质报酬

不过,我们能仰赖巫统做出对的事情吗?

考虑到巫统的等级结构,难以让纳吉退位。即使纳吉未离开首相职位,巫统也不再是曾经的有强硬原则的政党。要依赖巫统党员选择立场,来为他们的显然未获多数人民信心的领袖决定命运,就像马来谚语“倒水在芋叶”一般,徒劳无功。

在近期历史中,由于其“传统上可接受的文化”——金钱政治,巫统已失去为马来人规划未来的方向感和理念。

今天,推动马来人参与巫统活动的是对物质报酬的期望。它已陷入贪婪、权力和腐败的泥沼。巫统内部对权力和财富的欲望,一如其领袖厚颜的表现,已压倒了发展、民族与宗教和谐,以及财富分配的更高目标。

还有希望吗?

仍不清楚大马人能否在下次大选前改变联邦领导权。除了在本地咖啡店、私人圈子或社交媒体说出不满,人民还能做什么?净选盟将于2015年8月29至30日举办#Bersih4和平游行,让人民挺身而出,以非暴力方式表达不满。

我希望首相及其新副手能做对的事情,允许大马人民发声,聆听人民的要求。大马属于全民,而非当权者。让民主返回原位。

力量归于人民。

(详祺译)

黛安娜索菲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