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FT的为何不是中国媒体?

日经收购《金融时报》(FT)震惊全球。而在新媒体时代日渐没落的西方主流媒体,破产与换主人并不令人稀奇,这已经成为西方世界资本游戏的常态。如美国老牌杂志《读者文摘》二度申请破产,《新闻周刊》也是。FT是异数,它还算是适应新媒体时代的节奏,而且在数字化经营上颇具成效。但经营FT接近60年的培生集团也在转型中,两者的主仆缘分已尽。同属西方世界的日本和英国媒体存在共同的新闻理想。

日经对FT的收购对中国舆论场的冲击很大。几乎所有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都对此作了报道,而且发了诸多评论。这里或有传统媒体惺惺相惜或唇亡齿寒的集体焦虑,但更多的是对日经收购FT的诘问–或担忧FT变成日媒而报道不再客观,或怀疑背后有日本财团的其他目的…对此,7月28日的日经中外网首页发表题为《日经收购FT阴谋论真是够了》的评论文章,认为这是中国媒体的“阴谋论”,而且让日本觉得“悲哀”。

向来温和的日经有此不满亦可理解,在中日关系复杂的情势下,两国舆论场有时陷入口舌之争也属正常。当中国资本在全球推展商业并购时,包括日本和其他国家的舆论场也常常发出“阴谋论”的杂音。

戳到中国资本痛处

29日,日经再发题为《中国离收购FT还有多远》一文,称:“联想收购IBM电脑业务,吉利并购了沃尔沃,安邦保险19.5亿美元买下纽约华尔道夫酒店……,中国企业的大手笔近年来让人目不暇接。但在媒体领域却是一片空白。”

这的确戳到了中国资本的痛处,即便是南方报业,在2010年竞购《新闻周刊》时也功败垂成,这份老牌杂志最终竟然以1美元的低价售出。这无异于是对中国媒体的羞辱——中国不缺资本,中国媒体也不差钱,缺的是西方媒体对中国资本和媒体的信任。

信任赤字何以形成?社会制度的差异与意识形态的偏见当然是原因之一,但中国资本尤其是媒体也有自己的问题。中国媒体的职责定位和西方媒体是两种不同的模式,这其实用不着回避。相对于西方媒体的纯粹市场模式和所谓“第四权”,中国媒体既要发挥耳目喉舌作用又要探索市场化生存。所谓“道不同不足与谋”。

将维护编辑独立性

培生和日经、FT与日经,恰是这种“志同道合”的结合。正如FT总编辑莱昂内尔·巴贝尔所言:“编辑独立是我们的文化中固有的一部分,它代表着英国FT的 真正价值。”日经集团首席执行官喜多恒雄也说:“FT的编辑独立性将得到维护。”

中国资本和媒体亦有自知之明,也许私底下向培生集团伸出过橄榄枝,但强扭的瓜不甜,中国媒体也就罢了。

中国资本走出去,是这个时代的宏大主题。从排斥、审查到接受,中国资本在西方国家乃至全球市场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过程。现在,世界对中国企业主体的戒备心少了,但是对于中国资本涉足本国思想产品——尤其是象征西方价值观的媒体业,恐怕还有漫漫长路要走。不过,中国资本也好,媒体也罢,应该在这方面有所突破。这才真正体现中国的软实力。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本文观点不代表署名机构立场)

张敬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