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比政府重要

净选盟宣布将在国庆日前夕号召4.0大集会,以让这个国家摆脱政治贪腐,并提出了4项诉求,即干净选举、干净政府、拯救我们的经济、异议权利。

他们获得国内青年党团组成的“抗争到底”联盟承诺全力支持,在全国巡回演讲,为大集会造势。

大集会将于8月29日下午2点开始至隔天(30日)午夜12点正,长达34小时,并将于吉隆坡、古晋和亚庇三地同步举行,堪称最大最长时间的大集会。

自由民主国家人民享有集会权利,只要获得警方许可与准证,大集会就可以举行,我国历史证明了这一点。

28日,纳吉改组内阁以来,国内外批评之声不绝于耳,也贬多于褒。

巫统居林万达峇鲁国会议员阿都阿兹更是大力讨伐,称牵头一马公司案调查特工队的原任总检察长阿都干尼“被卸职”及公账会4 名成员分别受委正副部长,让政府招来负面印象。

阿都阿兹也是公账会成员。

他强调一马公司案调查传闻已进入最后阶段,政府不应该在此时撤换总检察长。

他希望纳吉会解释,特工队对一马公司案的调查进展。

纳吉突然快刀斩乱麻改组内阁,所有的疑问都围绕着其被指牵涉其中的一马丑闻,随着人事更迭,人们担心的是国会公账会将耽误调查,因此出现了要纳吉辞职待查,甚至下台的声音。

一些人甚至认为纳吉撤换总检察长的作法是非法的。尽管如此,有宪法专长,包括前总检察长阿布达立表示,总检察长一职由国家元首御准,纳吉并不违宪。

今年初以来,纳吉一直受一马丑闻、26亿门等不利传言困难,改组内阁于是就被说成是他争取时间及缓兵之计,在没有具体与明确的证据之前,纳吉所做的一切,即使再不合情理,都是在体制之内。

因此,人民尽管多么不满,甚至要推翻他,也都必须是在体制之内,比如国会或巫统内通过对他的不信任票。

人民对政府和纳吉的不满,源自于急于经济及社会民生的提升多于政治,因此,大家必须扪心自问推翻了纳吉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包括体制腐败、贪污滥权横行、经济不振、选举不公、媒体不自由、公务员务虚……

我们深明,这一切不是今天才有的问题,而纳吉所沿用的,绝大部分取经自前首相马哈迪的手法,只是当年经济向荣,再得益于网络消息的不比今日的方便快捷,才不至于像今天的一发不可收拾,震撼爆破的结果是,引发了重重的舆论与社会压力及反弹。

今天,国内经济不振且不断下降之际,政府与巫统至高权威的信任明显受损与受到严峻的挑战。

人民看到在位者好端端却被革职,告密者被禁足出境,公账会的调查工作瘫痪,反之,那些涉及滥权、贪腐及专横者却安然无事;我们更应该了解国家社会任何的震荡与失控,更会造成经济失衡加剧。

因此,所有体制外的政治压力与抗争都不是最好的解决途径。人民可以推倒一个腐败的领袖或政权,但我们更应明白,唯有修正一切不公体制,才能杜绝恶性循环,当权者重施故技。

如今的问题是,人民要选择走什么样的路?如果我们要的是一个让国家政治与经济重回正轨的政府,除了不断的关注与施压之外,大选或许会是最好也是最的终审结,而比推翻一个政权更须要检视和思考的是,接下来的政府必须对所有腐败不公体制,彻底改革, 许人民一个更公平公正和光明的未来。

南洋社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