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绿地 ——浮罗后花园记

回不去绿意环绕的日子了,即使路过了张望,也教人钦羡……

回不去绿意环绕的日子了,即使路过了张望,也教人钦羡……

翻过山头沿盘山公路,把烦嚣的市尘都抛在身后,我们来到岛屿的另一面,在蓝天绿地过几天舒心快活的日子。

浮罗山背,过去一直是自己熟悉的陌生地头。熟悉,因之前每隔上一段时日,总要邀约友伴花一个上午在绿林中穿梭,一伙人徒步翻过山头到小镇倘佯个把钟头,再兜个圈回到自己的生活里,也算生活充电了。即使如此,却不曾在这里度晨昏。

这一次,我说来“避世”几天,也就晨昏与共,跟这山背后的绿色生活一起醒来与入梦,“回到”曾经熟悉的日子了。

青山不老,小镇的岁月静好。

青山不老,小镇的岁月静好。

有如重回旧家园

这样的生活是熟悉的,过去岛屿东部的郊区生活,大致也离此不远。窗外婆娑的椰子树、环绕在生活周遭的各种果树、屋外让你随处埋身的绿丛小径等等,都是曾经切近的生活境地。那些无处不在的绿丛小径,让你随着外头那似近还远的蓝天逃亡而去,旁边是不知什么小生物听着你的欢快步履转身潜逃的沙沙作响,是绿色掩护中的野地小虫微细的嘶唱,是掠空而过的鸟唱,也有花瓣、枝叶掉落的声响……过去这样的生活,在这日渐拥挤的小岛,只有“回到”这蓝天绿地的浮罗腹地,它们才会回来了。

野外骑行,从前是为了赶路为了钻进绿树掩护的乡间小屋访友寻乐子,如今骑行就是目的了。穿过树丛越过人家的菜园、水稻田、迷你胶林,当然还有栽满红花绿树又鸡鸭成群满地啄食的吊脚楼,仿佛一再地与过去的自己相遇。从前只要一翻过山头,就觉得到了一个很不一样的槟城;如今重临旧地,却觉得回到了童年回到了已然消失的旧家园,仿佛某一片树丛的背后就藏着哪一个小伙伴的家,你拉长嗓音一喊,就会有个平头小瓜蹦着跳着把你迎进去了!

榴梿季食客蜂拥而至

经过70年代以降的轻工业区计划和郊区社区化之后,山背后的浮罗,成了岛上难得的蓝天绿地。过去的浮罗是槟岛的腹地:榴梿、豆蔻、丁香、稻米等等,都在这广袤的山坡平原地带茂长着,一年一度的榴梿季,国内外的食客蜂拥而至,此外都岁月静好。如今的浮罗,是槟岛的福地,山前山后两片天地,几乎所有在东部的发展浪潮中淹没的,都能在这西部的后花园找回来。

继续保有这样的浮罗山背,将是岛上的拥挤生活里莫大的福祉。

赶上季节你来,无论是名种或在地土榴梿,

赶上季节你来,无论是名种或在地土榴梿,

●杜忠全(大学讲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