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付款你儿将判死刑”
老千骗妇女2万元藏神龛

叶先生(背向镜头者)向谢琪清(右)述说母亲被电话集团诈骗的过程,中为特别助理华汉伟。

叶先生(背向镜头者)向谢琪清(右)述说母亲被电话集团诈骗的过程,中为特别助理华汉伟。

(芙蓉30日讯)电话诈骗集团猖獗,警方近期共接获9宗类似投报,昨日有一名华妇就因接到“假警长”的来电,讹称其儿子涉及贩毒遭扣留,救儿心切的妇女从银行提取巨额存款,依嘱放在拿督公神龛后面,短短几小时被骗2万令吉。

该名受骗者据实报警时,还被告知,较早前另有一名老妇也同样陷入圈套,被骗4万9000令吉,而且诈骗手法如出一辙,同样被骗到银行提款,再到附近付“赎金”。

熟悉受害人家庭背景

据反映,诈骗集团似乎摸透受害人的家庭背景,然后伺机讹骗;因此,民众受促提高警惕。

在某银行贷款部任职的叶先生(31岁,家住芙蓉邓普勒),自中午12时就频频接获陌生者通过电话查问贷款,对方吞吞吐吐,让他顿感怀疑。当时他在外坡出差。

同时,独自在家的母亲吴女士(58岁)就接获一通以马来语及英语交谈的电话,对方声称叶先生昨午在芙蓉新城与3名朋友喝茶,由于朋友贩毒而全部遭逮捕,不过警方相信叶先生无辜,可是当时他手中却捧着装有毒品的盒子,有关的谈话也告知吴女士案件号码。

不过,最后电话却转给一名声称是拿督陈(Dato Tan)的“警长”,而“警长”却以福建话与吴女士交谈,因此相信早已掌握受害者的家庭习惯,因为叶家都是以福建话沟通。

另一名受害者中计,将大笔现款藏在银行前的花丛。

另一名受害者中计,将大笔现款藏在银行前的花丛。

屡拨电干扰阻母向子查询

叶先生说,在母亲告知被骗时,也恍然大悟昨日所接获的怪异来电,因为他是负责机械的贷款,可是对方最初表示要房贷,之后说要个人贷款,最终知道他做机械贷款后,又转口说要买神手,而且两组电话号码昨日不停的拨来,由于线路差,所以有时交谈时电话突然挂掉。

因此他怀疑有关的来电是企图阻止母亲致电查询或其它原因,因为两组手机号码今日已拨不通。

他说,对方似乎知道母亲的存款银行,母亲在提款后,对方指示她把现款拿到银行对面(利民山下)的拿督公神龛后面,并嘱她放下钱后就往市区方向走去,不能回头望,所以相信过程中有人跟踪。

嘱放钱后勿回头望

他也说,由于“警长”向母亲表示,如果在银行上班时间无法交出款项,他将可能被判死刑,而母亲也从电话中听到哭声误以为是他,因此感到心慌,对方也表示交了2万令吉后,儿子回到家后要再给1万令吉,以赎回被扣留的轿车。

谢琪清:应向警局查询
勿闻哭声就慌张

武吉甲巴央区州议员谢琪清说,最近诈骗集团改变诈骗伎俩,如今向“爱儿心切”的老妇下手,企图制造恐慌,并制造哭声让受害者轻易上当。

他说,根据警方表示,昨日被骗4万9000令吉的案件,也是在同一家银行提款,并把款项放在桥上的花丛中,而此手法使到不法之徒不会被摄入银行的闭路电视。

他透露,昨日下午也接获一名妇女到服务中心求助,说儿子也因贩毒而被逮捕,诈骗手法与上述一样,对方声称是“警长陈志强”,要求15万令吉的款项,不过最终联络上在附近上班的儿子,才放下心头大石,没有上当。

他提醒民众,在接获类似来电时,不要紧张,应该求证及联络孩子,或者向亲友或可信任的人士求助。

他说,其实不法之徒也露出许多破绽,包括警长并没有拿督头衔,而且与警方任何金钱上的交易,都是必须通过法庭宣判,而不是以现金交易。

他也说,如果被警方逮捕,嫌犯不能够通过电话与家人交谈,可是家人可以到警局查询孩子是否被逮捕。

诈骗集团教唆受害者到银行提取存款及藏在拿督公神龛后面。

诈骗集团教唆受害者到银行提取存款及藏在拿督公神龛后面。

“警长”警告勿致电亲友求助

“警长”表示,若吴女士要儿子被释放,他能够协助办理文件,不过吴女士必须付8万令吉,而在“讨价还价”后,以2万令吉成交。

“警长”也多次警告不能致电儿子及亲友,否则将会对儿子及吴女士不利,而当吴女士欲致电小儿子求助载到银行提款时,对方视乎在住家附近监似她的一举一动,并警告她不得如此做,最终她只好召德士载到芙蓉公市附近的银行提款。

母亲不安难眠

昨晚出差的叶先生半夜与母亲通过手机“微信”时,觉得母亲的谈话非常古怪,感到非常不安及难眠,所以漏夜驱车回家,一抵家门母亲立刻抱着他,在追问下,才知道母亲被骗走2万令吉,而且也因为担心他,整天坐立不安及失眠。

为了警惕民众要提防诈骗集团,叶先生今日在武吉甲巴央区州议员谢琪清的协助下,与母亲前往芙蓉警局报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