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爬火山
登山客一生的朝圣地

登山客好不容易登上了火山顶,一定要摆个“甫士”,俯视一下火山湖的真面目。

登山客好不容易登上了火山顶,一定要摆个“甫士”,俯视一下火山湖的真面目。

一步一脚印走上烟火袅袅的活火山,享受七彩云端就在脚下的快感,“明知山有火,偏向火山行”的执着,只有登山者才能体会。

充满神秘感的火山,是登山客最向往的“朝圣地点”,不少著名的货站坐落在火山圈(Fire ring),热点处处的印尼苏门答腊岛,是登山客的天堂,每年从海外登机后再到印尼登山的人,除了要攀登闻名国际的火山,一睹火山口的壮观,别无其他的意图。

位于印尼苏门答腊东部的占比县(Jambi),海拔3805公尺的葛林芝火山(Kerinchi)名传四海,登山发烧友的脚印及汗迹遍布山林,彭亨媒体公会攀山队经过长时间的策划,为数26人的队伍从彭亨州关丹飞到印尼占比,耗时45分钟,开始了攻火山之路。

体力与耐性不可缺一

登上火山的经验可遇不可求,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及健康的体能,缺乏天时地利人和,要成功攻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万事俱备之余,还需要配合天气及人和,皆因,登山客失踪或掉入火山湖的事件经常有所闻,登山时遇到大风雨,行程被耽搁,被逼打道回府也屡见不鲜。

要登上全印尼最高的葛林芝火山,除了需要魄力外,最重要的还是坚韧不拔的耐性。

葛林芝火山与一般高山不同,她的山型特别,从山底走上山顶共有数个阶段,分别是丛林、森林、山石、火山石及火山沙,山路一路往上,斜度平均65度,攻顶部分斜度增加,寸步难移,火山口常年有硫磺烟,由于葛林芝火山处于高原,因此气温干爽。

首先,一行人必在在山底下的民宿过了一晚后,翌日在厨房准备好早餐及午餐,考量到无需在半山生火备饭,争取时间登山。

大伙儿做完热身运动后,在背工的协助下,26人开始艰难的爬山行程,依据向导的资料,登顶的路上,一共有3个休息亭及3个营地,若要在翌日的日出前攻顶,必须要在第三营地扎营。

向导再叮咛,登山者必须在下午4时之前抵达第二营地,才有机会继续前进至第三营地扎营,从山底到低山营地一般耗时8小时,错过了最佳时间,就必须摸黑攀爬,若体力不能支撑,卡在半山前进不得,可能断水断粮,求助无门。

在海拔3100公尺上的山腰扎营过夜,考验耐冷能力的时候。

在海拔3100公尺上的山腰扎营过夜,考验耐冷能力的时候。

失踪个案加强恐惧感

从山底到山顶,路程为12公里,来回24公里,首日必须行走8公里路,在晚上6时之前抵达第三营地最理想。

向导也透露,曾有登山客在山中失踪,这番话加剧了队友的恐惧感,人人无不加快脚步,在天黑之前抵达指定的营地,没有做太多休息。

根据地形研究,第一营地过后的山路开始陡峭。现实的向导不会灌输太多乐观的情绪,他不停要求队友小心,还呼吁队友若感到体能不支,可选择放弃。

众人从海拔1600公尺的山脚处开始登山,山脚下是一般的雨林山路,树根密麻,斜度一般,还不是相当耗力,山友一路上还可以边走边说话。

在半小时内,大队陆续抵达了第一休息亭,稍作休息后即进一步前进,一个小时后又抵达了第二休息亭,当时,众人的距离开始拉开,脚力有限的队友被远远抛在后头,由后卫队员照顾。

由于天气作美,登山友还可以保持登山速度,在视度清晰的情况下跨步前进,向导曾透露,一旦下雨,低温度加上山洪从山路中倾泻而下,攀山难度加重百倍,支撑不住的登山客很大可能会半途放弃。

第三休息亭过后的山路开始倾斜,脚步开始吃力,人人上气不接下气,频频喝水,由于火山上没有河流及瀑布,滴水难求是常事,非常考究登山者的耐力。

登上火山口之路充满荆棘,还必须经过由树根组成的“隧道”,步步为营。

登上火山口之路充满荆棘,还必须经过由树根组成的“隧道”,步步为营。

严峻山路不寒而惧

印尼的年轻背工富有人情味,一趟山行只有仅仅30万印尼盾(约85令吉)薪酬,他们除了背着超过20公斤的笨重包包,也负责拉拔步履艰难的队友,不会“见死不救”。

像蜘蛛人般攀爬山壁

从第一营地到第三营地崎岖难行,只要抬头往上一看,严峻的山路会让人捏冷汗,望而生畏,为了不生恐惧感,队友全程都低着头,一味看着地上匍匐前进,傻乎乎的往上爬,有者爬山棍也丢一旁,带上手套,用双手借力,犹如蜘蛛人一般攀爬山壁,前卫队员不断在路上刻下记号,埋头往前冲。

从下午5时开始,脚步快的人开始抵达第三营地,背工开始扎营,让疲累不堪的队友避寒,一直到翌日凌晨3时,所有队友都成功完成第一天的行程,包括不被向导看好的人,也成功登上海拔3100公尺的营地。 一些烟不离手的队友龟速前进,不断吸烟“补充精力”,而让后卫队友感到吃力的,则用了18个小时才攀上第三营地。

营地上俯视山脚,看到万家灯火的景象,再昂首看星空,灿烂的星星变成五颜六色,大自然的美景展现在眼前,与大自然及宇宙近距离接触,浩瀚的星空及大地美得叫人陶醉。

教人满足的缤纷云朵

气温接近零下的情况下,队友彻夜未眠,不停在等着攻顶时间,终于,凌晨4时到了,向导不断催促下,队友从帐篷中钻出头来,好不甘愿的带着头灯,摸黑攻顶。

在攻顶的过程中,人人走过火山石及细小的火山沙石,步履艰难,到了5时30分,犹如咸蛋的太阳开始从东边升起,一步一脚印走上云端看浩瀚的云海,脚下都是五彩缤纷的云朵,满足感爆灯。

虽然从营地走到火山口只有400公尺路程,由于情况险峻,加上缺氧,气温超低,队友必须频频停步休息,整个攻顶过程用了3个小时,接近山顶时,队友已开始嗅到阵阵浓浓的硫磺味,为了安全起见,向导要求我们在上午9时前必须下山,以免“毒气攻心”。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踏上火山顶,俯视硫磺烟袅袅的火山口,成就感满分。

登火山,是爱好登山者一生中务必做的事。

攻顶时刻,云海就在脚下,难以不叫登山者赞叹大自然的美妙。

攻顶时刻,云海就在脚下,难以不叫登山者赞叹大自然的美妙。

本报特约:游金蓉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