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议员促州政府揪害群马
检讨执法杜绝非法垃圾场

甘榜双溪柯达士黄梨路尾端尽管设牌注明政府地段,入侵者会被告,但仍沦为非法垃圾场。

甘榜双溪柯达士黄梨路尾端尽管设牌注明政府地段,入侵者会被告,但仍沦为非法垃圾场。

(士拉央30日讯)鹅麦区越来越多非法垃圾场涌现,引起民怨斥执法不严,士拉央市议员也要求雪州政府重新检讨市议会执法队伍的操作,揪出或涉不法勾当的害群之马。

受访的市议员向《南洋商报》坦承,不排除士拉央市议会执法队或有害群之马,不但没针对非法垃圾场问题严厉执法,甚至或涉从中捞取利益之举。

他们声称,尽管有在常月会议上反映非法垃圾场的问题,但一般回应都是敷衍带过,也未见有严厉执法,让人气愤之余,他们也多次向前任及新任市议会主席反映,但问题至今仍悬而未解。

他们希望州政府介入,检视士拉央市议会执法组的运作及及鹅麦县土地局是否有失责之嫌,并希望除了增加执法人手,也从体制上改革执法队伍的效率。

早前《星报》曾报道,有关鹅麦区非法垃圾场日增的问题,这些非法垃圾场集中的地点,包括双溪布苏(Sungai Pusu)、鹅麦8英里、根登、轰埠及甲洞等区。

报道说,一些非法垃圾场面积从4公頃至7公頃不等,并引述居民怀疑或有士拉央市议会官员谋求利益,加上鹅麦区土地局没有向非法垃圾场地主采取执法行动,导致非法垃圾场问题蔓延。

抄墙旁小路进入

据该报记者在靠近甘榜双溪津津(Kampung Sungai Chinchin)的非法垃圾场观察,现场可见挖掘机及堆积如山的垃圾。

报道也说,当地每日有逾200辆罗里到来非法倒垃圾,非法垃圾场门口可见有人摆摊驻守,据了解每倒一次垃圾收费是30令吉至50令吉,而这相比到路途较远的武吉达卡(Bukit Tagar)垃圾土埋场,更为省时省钱。

此外,位于甘榜双溪柯达士(Kampung Sungai Kertas)的非法垃圾场,3个月前虽被士拉央市议会兴建逾200公尺长的石墙围起,并挖掘沟渠阻止罗里进入倾倒垃圾,但有人却通过石墙旁的小路抄捷运进入非法垃圾场。

甘榜双溪津津的非法垃圾场还搭了帐篷放了椅子,看似有人收烂铜铁。

甘榜双溪津津的非法垃圾场还搭了帐篷放了椅子,看似有人收烂铜铁。

新旧垃圾承包商交替导因

受访的议员直言,非法垃圾场涌现除了是执法问题,新旧垃圾承包商交替也是因素,包括或有未能得标的承包商在背后搞“小动作”。

他们也说,该市议会辖区靠近吉隆坡市,又有工业区住宅区等产生很多建筑、工业及家具废料,也是导致非法垃圾多的原因。

他们认为,鹅麦县土地局有必要增加人手利便执法,同时市议会也应该和当局联手,如充公作为非法垃圾场的私人地段,以改善辖区非法问题严重的问题。

士拉央非法垃圾场集中地点(排名不分先后):

1.双溪布苏(Sungai Pusu)

2.鹅麦8英里

3.根登

4.轰埠

5.甲洞

6.峇都急

7.万挠

8.煤炭山(Batu Arang)

滥用地段未被对付——市议员●林晋伙

除了士拉央市会执法队或有害群之马,土地局本身也需检讨,为何滥用地段充作非法垃圾场者没受到对付。

之前已封锁的鹅麦8英里、双溪津津及第二中环公路(MRR2)的非法垃圾场,如今又回复运作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在市议会上针对此事提了很多轮,新任主席回应说需时检讨执法队伍。

据我所知,州政府答应让土地局原有的6至7名执法人员,增至24位至30位,希望当局不会再以人手不足为由,而不采取行动。

对付触法执法员——市议员●游佳豪

据观察,士拉央市议会辖内的非法垃圾场问题严重,若真有执法人员知法犯法,应受对付。公众若掌握类似资料,也应报警或呈报反贪污委员会调查。

个人觉得,上个月初新旧垃圾承包商交接,或有一些没获标的承包商搞小动作,像开斋节前就发生不准时收垃圾的现象。

市议会有意要加强执法,据知包括充公滥用土地用途的地段、向土地沦为非法垃圾场的私人地主罚款充公倒垃圾的罗里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