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煎煮

150814D11_C1673-5

这条文冬鱼,先是煎,然后以煮的方式,我母亲说这叫作半煎煮。

半煎半煮的的处理方式后的味道,我已经熟悉了数十年。如脐带,母亲和我的味觉相连打结。

煎过隔夜的鱼,残缺无眼或是已被侵犯了半条身子,都没拥有足够将它扔掉的理由,老一辈的他们说,能吃就留下来。

起镬炒香姜丝和蒜头碎,可以加上豆瓣酱,滴下生抽也行。洒些许的水润湿了干瘪的隔夜的鱼,浮现了另外一样可亲的味道。

从一个经济角度到味道概念,这实在又实际的味道始终是令人迷惑。它不懂得花俏,老实如昨,有粥配着,圆满。

这习惯了的味道,从不会在我的餐食里缺席,时不时都随伴着。这样不曾老去的半煎煮的味道,有从前,也有现在。

翁文豪/文字与摄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