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15年后晋“老人国”
退休方案不完善老来忧

目前政府给予老年人的福利有限,因此在迈向“老人国”的同时,政府受促拟出一套照顾老人的福利政策。

目前政府给予老年人的福利有限,因此在迈向“老人国”的同时,政府受促拟出一套照顾老人的福利政策。

(芙蓉29日讯)随着人口愈趋老化,15年后马来西亚将转变为“老人国”,人们担忧缺乏储蓄退休保障,以及政府仍未拟订完善的理财及健保护理的养老体系,而会衍生系列老人问题。

未为“老人国”做准备

以州内目前的老人护理健保设备来看,国家还未为“老人国”做好准备,因为还未有为老年人特别准备的休闲场所,目前仅有小甘密拥有日间关怀中心让老年人休闲聚会活动用途。

尽管如此,对于华社而言,并不担心老年人没有消遣的场所,因为华团组织能够成为老年人齐聚的地方,尤其是乐龄公会,让老年人一样可以举办活动及参与活动。

2054年变超级老人国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的老人比率占国家人口的10%,不过随着单身及寿命更长等因素导致大马的老人人口可能在2030年增加至15%,而成为老人家,2054年则跨入超级老人国。

老人健康大不如前,因此老年人应做好财务规划,政府也应该给予医药帮助。

老人健康大不如前,因此老年人应做好财务规划,政府也应该给予医药帮助。

55岁可提公积金
耗尽储蓄难应付开销

由于我国人民的平均寿命是75岁,可是公积金在55岁可全提,而往往退休人士在把毕生的公积金耗尽后,连日常生活的开销都无法应付,一些甚至患病,最终必须靠社会人士捐款过活医病。

尽管我国的退休年龄如今已经调整至60岁,不过却有建议说再提高至65岁,以让老年人能继续在职场工作,除了可继续把生活重心放在工作上,而且也有收入,三餐温饱就不会为社会带来问题。

不过,此建议也出现异议,毕竟在同一职场上工作几十年,薪金自然会比一般同事高,可是在进入六旬后,无论是生产力还是效力自然会缓慢下来,因此是否会成为公司的累赘?

方案非多建老人院

针对于有人建议公积金局就长者护理多设立一个户头,规定会员年届65或70岁才能取出这户头款额,不过却被认为不切实际,因为担心“有钱没命享”,毕竟并不能保证可以活到70岁。

不过,公众认为,公积金储蓄是属于自己的,因此应有自主权决定在55岁后提出储蓄,所以最终问题是回归于本身是否会做好财务规划。

民众也认为,政府在“老人国”方面的政策并不代表多兴建老人院,而是应该通过教育灌输孩子孝亲敬老的优良美德,同时也可以鼓励私人界兴建日间关怀中心,让老年人可以在孩子外出工作后,一起聊天及活动。

多建日间关怀中心——芙蓉福利协会(小甘密老人院)主席李亚才(71岁)

目前森州只有一间日间关怀中心,让老年人白天前往消遣休闲,不过据了解,森州已获得政府成立多4间,分别位于淡边、金马士及波德申,不过政府是希望每一个国会选区有一间。

其实对于华社而言,老人家除了可以在日间关怀中心休闲,华团组织如乐龄公会等等,也是老年人消磨时间的地方。

日间活动中心于10年前开始兴建,尽管不断建设,可是如今全国仅有40多所而已。

日间关怀中心的创办是方便老年人去消遣、交流及参与健康活动,管理层也会安排活动给老人家。

中心拨款仅够用

位于小甘密老人院隔壁的日间关怀中心,有300个注册会员,平均每次有50至60人到中心活动,大部分是附近居民。中心的开放时间是早上7时30分至下午4时30分。

老年人是到来打太极、运动、唱卡拉OK及聊天,同时也有口琴组,导师每周会来中心教导。

尽管每年仅获得3万3000令吉的拨款,拨款还要应付中心3名职员的薪金,所以所剩下用来举办活动的款项并不多。

日前举办马六甲一日游,仅向老人家收取每人50令吉,不敷的款项由协会承担。

我们每年也会举办至少4次的聚餐会,包括6月及12月举行庆生,还有11月世界乐龄日等等。

尽管65岁还是可以工作,可是企业公司的职位并没有增加,一旦延长退休年龄,会减少毕业生的就业机会,企业也很难进行新陈代谢。

多数老人不懂理财

由于每天都有与老人接触,的确发现许多因不懂得规划及理财,一些甚至被人骗去公积金,导致晚年凄惨。

我之前是在森州城市乡村策划局任职,在退休后获得一笔恩俸金,每个月也有退休金,的确是足够应付日常开销,因此退休财务规划是非常重要。

退休后的老人,与三朋好友聊天赏鸟,生活悠闲。

退休后的老人,与三朋好友聊天赏鸟,生活悠闲。

若有能力应续工作——森青年理事会理事,保险代理罗冰心(33岁)

我的双亲还在工作,不过如果把退休年龄延长至65岁,须因人而异,因为一些人士的健康已不允许他们继续在职场上打拼。

不过,对于一些老年人,因为习惯劳动,因此一旦正式退下职场就会患病,所以要选择继续工作。

65岁的退休年龄不应该强制规定,让老年人选择要退休的年龄,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很好的退休规划。

公积金应有第三户头,不要让年过55岁的人把储蓄全提出,其实这个方案可行得通,毕竟许多人已经把公积金储蓄提完后,在耗尽储蓄后衍生社会问题。

尤其是在晚年患病者,一旦没有储蓄医治,更会使到晚年凄惨。如果年老后,还有能力工作,至少可以负担本身的生活负担。

60岁后仍可工作–前师范讲师及前芙中校长曾清(75岁)

我在1995年达退休年龄,不过之后续约2年后到芙中任华文科主任,并于2002年担任芙中校长2年,也曾教导国中母语班及到开放大学教书,在72岁才正式告别教书生涯退休。

对我来说,60岁之后一样可以在职场上工作,不过还是必须视自己的健康状况而定,不应强制规定退休年龄,让老年人可以选择是否继续留在职场,或享受退休生活。

其实老年人的经验的确有利于职场,而且可以减少采用外劳,同时不要呆在家里依赖孩子,如果自己有某方面的才能就可自力更生。

我国应做好准备

日本在老人福利方面,的确做得很多,因此我国应该要做好准备迎接,可是目前政府还有许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因此难以为“老人国”做好准备,因为推动需要人力、物力及财力。

我在退休后17年都没有离开过教育,我21岁就投身于教育,对教育非常有兴趣,而且也专于华文科,语文其实必须要非常专业,否则会难以传承,所以期间也有许多大马高级教育文凭的学生也因为学校没有华文科教师而要求教导。

我对教育有一种使命感,在前两年正式退休后,就去学习一向来非常感兴趣的书法,而且也喜欢运动,所以使到生活一样充实。

身为父母的确是要投资在孩子身上,而且也要灌输他们中华文化的美德,所以3名孩子分别在新加坡及吉隆坡工作,但是却经常带我出国旅游。

我没有经济上的负担,因为公务员每月都有退休金,我享受平淡的生活。

报道:欧玉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